[原创]跌倒的老人与小孩该不该扶?——孙悟空如是谈 – 铁血网

[原创]跌倒的老人与小孩该不该扶?——孙悟空如是谈


“救命啊,救命啊!”循着一束耀眼的红光,抬头望处,只见一个小孩呈仰望星空状被倒吊着悬在一棵松树的树梢上。那孩子约摸七八岁的样子,浑身上下赤条条的。我那一向多愁善感的师父就想要好心上前搭救他,一边向八戒沙僧发号施令,一边又亲自下马要把白马让给孩子骑。此情此景,此言此举,却使我老孙猛然陷入了一段沉思......


那也是在一片松石乱岗之间,那也是在一阵腾云雾霭之下,一个路边跌倒的老人,曾经同样发出过声嘶力竭的呼救声......


往事越来越清晰。


那是在一年前的平顶山,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们师徒正在行山,突然一个道士打扮的老人拖着一条血淋淋的伤腿从路旁的草垛中爬了出来,到了师父的马前就乒乒乓乓地磕头,当时我师父吓了一跳,慌忙从马上跌下来扶他请起,还问他究竟因何受伤,要不要附近找个诊所帮他包扎一下。那老人就瞎掰说他是山南的道士,与徒弟途径此地路遇猛虎,徒弟被猛虎叼走吃了,他自己一时慌不择路摔了一跤把腿给跌伤了,现在不仅十分疼痛,而且很有可能是胫骨粉碎性骨折,连爬的力气都没有呢,希望我们救他一救。师父一听二话没说就指挥沙僧快把老人扶起来,我却在一旁为师父滥发同情心的举动感到十分心焦——


我上前拉住师父的手说:“师父,这跌倒的老人可扶不起呀!如今这好心救人可是个技术活,你念过卫生部出台的《指南经》没有?”


师父闻听鄙视地说道:“阿弥陀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眼下正是救人要紧,还管他什么《指南经》,《指北经》的。”


我说:“那也不能随便救。这救好了他他讹上咱们;这救不好他他更得讹上咱们,咱师徒救人一没录像二没旁证,万一他跟官府说追他的猛虎就是咱们变的怎么办?还不得让咱们负主要责任?”


师父耐心的跟我解释道:“悟空啊,我是僧,他是道,衣冠虽别,修行之礼则同。我今天要是不救他,我就不算是真正的出家人。再说咱们本身也是一穷二白的,包里除了个要饭碗啥值钱的也没有,他要是讹,也只能是讹咱们这点良心。”


师父见我仍有畏难情绪,又用双手从背后猛撑起我的腰道:“悟空,你要是出家人,你就应该救。他要是讹你,为师替你跟官府解释。要是解释不通,还有强大的如来做咱们的政治和组织保证,再不济的话,你可以上网发微博,让广大网友替你喊冤嘛!”


那老人也在一旁起哄架秧子道:“救我一救吧,施救者可以免责!”


我心说废话,我一救人的我有什么免责不免责的。当时我一看这情况是非救不可了,虽然我明知道那老头是妖怪,他把自己弄伤在这他就是冲着讹人来的。但是师命不可违,事到如今,我老孙也只好硬着头皮充当一把见义勇为的好青年了。结果那老人还乖滑的很,先是说腿上有伤不能骑马,又推推攘攘的说沙师弟晦气脸重比较害怕,非得死乞白赖让我老孙背他不可。我吩咐师弟管好师父前面先走,而我自己驮着这个碰瓷专业户在后边慢慢地跟着。其实我这样做有我自己的小九九——本来这山路就崎岖难行,何况还要背一百多斤!别说背上驮着的是个妖怪,就算是个好人,活这么大岁数他也早够本了,等到跟师父师弟拉开了距离,他们看不见我我就一骨碌把这老头扔到山下直接摔死得了。


我只是一路上单纯的算计着一会儿在哪摔死他的问题,没想到这个碰瓷专业户却先下手为强,反使了一招“移山倒海”的法术,把两座大山运来压在我老孙的肩上。左肩挑着须弥山,右肩挑着峨眉山,中间还压着个死老头,我在心里嘀咕道:妈的,这年头好心救个人压力山大呀!这两座大山压的我老孙颤颤巍巍浑身是汗,正在琢磨怎么脱身的时候,那老头又不失时机的调来第三座大山——泰山,压在我的额头上。真真是个泰山压顶。我立刻感到骨软筋麻,昏昏沉沉的倒了下去。后来不用多说那老头果然腾云驾雾去逮我师父了,直到最后费了好大一番周折才把师父师弟从莲花洞里狼狈不堪地救了出来。而眼前的这一幕竟与当时的情景如此相似,我那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师父竟然又要对那个来路不明的孩子施以援手......想到这里我血冲脑门再也HOLD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个健步冲上前去一声断喝:“住手,我看谁敢救那个孩子下来!”


师父和师弟显然被我突如其来的发飙惊呆了,站在那里怔怔的看我。我说:“师父,你能不能长点记性别那么博爱?难道你忘了上次好心救老人的下场?就算你不记得我老孙被三座大山活活压住的事实,就连你自己,不也差点让妖怪给生吞活剥了吗!”


师父略有迟疑的沉吟道:“他还是个孩子......”


仿佛就像事先商量好的似的,那树上的妖怪一听我师父同情他是个孩子,出于煽动的目的主动出击道:“师父啊,我吊在这树上三天三夜了,一共过去了十八个路人,没有一个救我的,你们是第十九个......”这敏感的数字使我师父好不容易才破土动工的心理防线又瞬间崩塌了。不出意外师父又二次动员我老孙背他。不过这回我老孙可多长了个心眼——经过上一次的背老人事件我算总结出来了:见义勇为必吃亏,好心救人定上当。这年头做人难,做好人难,做一个能让人承认的好人就更是难上加难。当不成好人咱还不兴当把坏人了吗?哼,好你个装可怜的小妖怪,看我老孙这次怎么收拾你。


要说这妖怪坑人的招数也都没点新鲜的。上次那个老人使了个移山倒海之法,这次换成这个小孩又想弄个100倍重力的神通把我老孙活活压死,他们莫非都是如来一个师父教的不成?幸亏我这次早有准备,刚驮着他走了没两步,还没等那个孩子下手,就一把把他从背上抓下来,重重的掼在了一块大石头上,把尸骸摔的像肉饼一般。为了防止他有重生之术,我又索性把他的四肢一根一根地扯了下来,直到亲眼看到那孩子死的不能再死了,我才转身放心的离去,深藏功与名。


当你想要主动扶起身边自行跌倒的老人和小孩时,你该知道他们很有可能就是银角大王和红孩儿。



不必查证,本人是天涯的咆哮万里触龙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