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中国你所不知道的冰冷的经济真相(一)

最近兄弟确实闲得蛋疼,所以这里给文盲们开个宏观经济的扫盲贴。

首先从一个大家都很熟悉的名词说起吧。今年CPI连创新高,管理层也压力很大,高层表态几乎惊人的一致:“当前,宏观调控的主要任务是保增长,控通胀。”现在第一个问题就出来了,何为保增长?通俗的说就是保8也就是保证GDP年增长率不低于8%。这个目标近几年似乎颇受民间诟病,一些所谓的经济学家还很是为此呼吁什么保8不可取,宏观经济应该调低增长率,重点是产业结构的调整等等。如果这些言论不是别有用心,我只能说这些所谓的专家无知到极点。在当下,管理层并不需要对选民负责,如果没有迫不得以的原因,管理层吃饱了没事干干嘛给自己定一个这么高的目标,万一有个闪失不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

那么保8的内涵是什么?

嗯,由于农村城市化进程加快,大量农民涌入城市;加上制造业长期惨淡经营(中国企业平均寿命4.5年),导致每年新增失业人口规模巨大——这个数字有多少呢?2009年奥巴马访华时,我们的温总理亲口承认,我们的失业人口是2亿!可以想象,我们的就业压力有多么巨大。

在中国,一个GDP增长点大致能创造2000万个就业岗位,保8就是保证每年能新增1.6个亿就业岗位,基本解决就业问题。

所以,保8的核心是就业问题,也是保持社会的基本稳定问题。嗯,在我们这个社会保障体系非常薄弱的国家,想想如果有2亿人没有工作或者说没有饭吃,是个什么场景?这样你就能理解为什么保8或者保增长是管理曾的首要任务。

何为控通胀?

就是稳定物价,保证老百姓基本生活水平,也是保证社会的基本稳定问题。

好了,保增长、控通胀归结到一句话:让老百姓有个工作,有份工资,这个工资能混口饭吃。

说起来简直难以置信,一个外汇储备世界第一,GDP总量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国家,一个经过30年改革开放与经济发展创造了惊人财富的国家,为什么进入21世纪宏观经济管理目标竟然如此低?

这话说起来就长了,兄弟简单的梳理一下这个脉络。在改革开发初期,邓公设计的发展模式是这样:发展增量带动存量改革(所谓先易后难的改革模式)。简单的说,就是先把蛋糕做大,再来解决分配的问题。经过10几年的发展,经过全国10几亿老百姓勤劳的工作,这个蛋糕是越做越大了,但是,分配的问题(必须通过******才能解决各阶层财富再分配的问题)却一直停滞不前,民间再怎么呼吁,管理层总是稳定压倒一切——好吧,现在的说法是和谐压倒一切。

问题就出来了,由于分配体制不动,那么每年的新增人口,城市化进程涌进城市的农民,下岗职工,这个规模巨大的低端人群的基本生活就只能靠经济增量来解决。从而形成中国经济独特的增量依赖症。

更严重的是,存量不动只做增量的模式不仅吞掉经济发展的全部成果,而且越来越成为经济发展的阻碍。

以2010年为例,看看目前我们的分配体系。

2010年GDP大致是40万亿的规模

首先是财政与税收的抽水机:8万亿以上,去掉20%

再是垄断央企的隐性掠夺:大致是10%(2桶油、电信、移动、电力、金融等等)

还有个无法监督的印钞机:年平均CPI算15%(仅2010年我们的GDP40万亿,货币发行量(M2)却是70万亿,相当于我们每创造1元钱财富,央行就发行了1.8元人民币。)

另外,房地产要拿走一大块(15%—20%),物流还要拿走一大块(全世界收费公路有14万公里,其中10万公里在中国。加上名目繁多的进场费用——有媒体报道,农民卖1分钱的白菜进入终端后售价变为1.4元!)

剩下不到20%的财富才是全社会各行业,总人口80%以上分配,而且,各行业领头羊还要拿走这些财富的大头。(比如,白酒的茅台、五粮液,制造业的联想、海尔,通讯的华为、中兴等等)

这样全国绝大多数中小型企业,绝大多数老百姓只能分点面包渣了。

美国一个产业工人的劳动收入可以供养4.8人,德英法是1:6.8,韩日是1:3.8,我国劳动供养率为可怜的1:1.1。

所以,在欧美国家1亿适龄劳动人口社会只需要提供2000—3000万个就业岗位就能保持社会稳定,不仅是因为他们分配体系的劳动供养率高,而且它们有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

在中国, 1亿适龄劳动人口社会至少要提供8000万个就业岗位才能保持社会基本稳定,就是因为我们在分配体系中劳动供养率太低,而且社会保障体系非常脆弱。

所以,国外GDP能有2—3%增长,社会就一片欢呼,而我们至少要保8才能维持社会稳定!

结论,嗯我相信就是文盲都看出来了:分配体系严重不公平,政府拿得太多。那么,为什么政府要拿得太多呢?根源就在于政府职能的错位。

欧美国家一般都是小政府,权力受制约,政府只提供公共服务与产品,很少直接介入经济。而在中国,政府几乎就是全能政府,权力不受制约,政府当仁不让要主导经济,官员政绩当然就只能考核GDP,政府主导经济钱从那里来?必然通过财政与税收抽水机、印钞机集中资源与财富“来办大事”。嗯,这就是我们经常听到的有某某特色的市场经济,兄弟的理解是用计划经济的一套来搞市场经济,简单的说,大致就是请个兽医来给人看病,不出乱子才不正常。

政府主导经济后果是有百弊而无一利。

首先是效率低下,这里就说一个盐巴的故事。中国的食盐可以说是一个政府亲自管理商品的典型例子。有食盐管理法,有专门的盐业总公司负责生产与经营,按照食盐管理法规定,食盐的出厂价由国务院管理(吓死人吧),销售价格由各级政府管理,按规定生产与销售利润都不得超过15%。这么一个严格的体系,你一定认为食盐应该管理得很好吧?那么,请你去趟超市,买袋盐巴,看看规格——一般都是500克一包,再看看价格。大致是1.5元——1.8元。贵不贵?可能你觉得不贵。好吧,请你按照这个规格换算成一吨食盐零售价是多少?哈,很多文盲都算出来了,是3000多元一吨,现在我告诉你食盐的生产成本大致是300元/吨,不知道你做何感想。这就是政府直接管理商品的效率!

其次,政府主导经济必然依赖投资拉动,导致产能过剩,通货膨胀严重。2008年次贷危机后,管理层出台了个4万亿刺激计划(实际上算上地方政府投入,已经达到10几万亿的惊人规模)。那么,这4万亿的钱从那里来?中央财政每年都是赤字,可能很多文盲都猜出来了,这4万亿很可能大部分都是川哥偷偷印出来的。所以,到了2010年后我们的CPI才会连创新高,神奇的猪肉又冲上20几元的高峰。

最后,政府主导经济导致财富浪费严重。

一方面财政年年以超过30%高速增长,今年已经突破10万亿的收入了!(感慨下),财政赤字却年年创造新高(从90年代到2010年,年年财政都是赤字,而且步步攀升,去年已经突破万亿),另一方面年终政府突击花钱数字也是年年创造新高(去年是2万亿,今年将超过3万亿)。

好吧,这个问题先打住。兄弟是谈经济不是FQ。下面我们再来谈谈管理层如何保增长,控通胀的问题,坦率的说,中国经济这盘棋确实难下啊。

保增长,就要靠经济3架马车:投资、消费、出口来拉动,但是,目前这3架马车都出现很大的问题。

首先看消费:居民储蓄率长期高达60%,消费在GDP比例长期在35%左右徘徊,过去依靠消费升级的模式来启动内需目前也到了瓶颈(从八十年代小家电——90年代家用电器——2000年房产与汽车),在目前房地产市场遭遇最严厉的调控背景下,消费市场更是低迷。

在中国持续高通货膨胀背景下,老百姓购买力急剧下滑,提升内需更是成了遥不可及的梦想,去年消费在GDP比例已经跌到27%,今年5月后疯狂上涨的猪肉背后是百货业大幅度下跌。老百姓真的是穷啊。

这里兄弟要狠狠鄙视一下所谓的“拉内需,促消费”的说法。为什么这个口号中国年年提却总是老大难的问题?因为这是个伪命题。只要有钱谁不知道吃好、喝好,玩好啊,用得着你来“拉”来“促”吗?问题是老百姓没钱啊,有钱都被你拿走了,还消费个PI啊。

再说说投资:过去20年在国内生产力不发达,基础设施不完善的情况下,投资成了拉动经济百试不爽的灵丹妙药,现在,中国制造已经行销全球,高速公路已经遍布全国,投资拉动不仅对经济正面作用越来越小,相反,产能过剩以及通货膨胀(2009年4万亿大单引发的恶性通货膨胀文盲们一定深有体会吧)等一系列投资带来的副作用反而成了影响经济发展的绊脚石。

目前我国钢铁行业的过剩的生产能力达到了2亿吨;水泥生产能力达到18.7亿吨,已经远远超过实际需求,目前在建的400条生产线还将新增生产能力6亿吨;电解铝生产能力过剩600万吨,在建的还有200万吨……截至2009年第一季度,在24个行业中有19个行业存在着不同程度的产能过剩。(哈,这还是2009年数据,现在只会更糟)。

产能过剩,必然要找出路。出路无非一个内消一个出口。国内消费前面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里兄弟要补充一句,最近几年宣传得沸沸扬扬的“家电下乡”、 “汽车下乡”实质上就是为制造业过剩的产能找出路。好吧,农民可怜的钱包又得奉献一回了。至于出口,这更是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最后说说出口。

出口:加入世贸为中国制造打开了通向全球的道路,但是,扭曲的汇率导致人民币严重低估使进出口日趋不平衡,节节攀升的外汇储备已经成为越来越严重通货膨胀的主要原因。

这里,专门为文盲们辅导一下汇率。嗯,这个很重要,非常重要。

什么是汇率?就是人民币兑换外币的比值。这个汇率由谁决定?当然应该由市场决定。比如,一美元可以买5双袜子,人民币要买相同数量品牌的袜子要5元,那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就应该是1:5。但是,在中国,这个汇率却由政府制定,人民币被人为大幅度低估——嗯,这个兄弟承认,是有历史原因的。改革开发之初,我们急需大量外汇来购买发展所需的设备与技术。但是,当时中国商品在国际市场上又没有任何竞争力,怎么办?于是政府强行把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拉到1:8的高位,再加上出口退税政策(潜台词就是,我不赚钱,我亏本卖,美国大爷你总要买了吧),中国制造开始流出国门。最严重的是,2003年加入世贸后(兄弟一直猜测象中国这种操纵汇率的国家美国居然同意加入世贸,很可能是别有用心),由于扭曲的汇率,导致进出口严重不平衡,外汇储备急剧上升。(文盲们可以自己查一下近10年我国外汇储备变化资料)

为什么进出口严重不平衡,很简单,因为扭曲的汇率加上所谓的出口退税政策,大家都只愿意出口,没人愿意做进口生意,因为出口亏本也赚钱,进口赚钱也亏本。看看我们中国制造行销全球,而进口什么呢?大致只有2样,其一,中国没有的资源性商品,比如中东的石油、巴西与澳洲的铁矿石、泰国的大米,其二奢侈类商品,比如日德的汽车、瑞士手表、法国化妆品、意大利服装等等。

这里专门解释一下一个奇怪的经济想象:为什么中国制造的同类商品国内价格远远超过国外。

原因无非3个,第一就是这个扭曲的汇率。第二就是我们的出口退税政策,这个所谓的出口退税隐藏着更荒诞的逻辑:为了补贴外国消费者,中国消费者需要承担更高的税、费。

资料数据:由于我国常年实行出口拉动经济增长战略,每当外部发生危机,中国都会提高出口退税标准。比如,1998年,为了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将出口退税率提高到5%、13%、15%和17%四档。为了应对次贷危机,我国自2008年8月份起,连续7次上调出口退税率,综合退税率从9.8%提高到逾13.5%。

出口退税率提高了,财政收入却还在增长(抽水机厉害啊)。据国家税务总局统计,2009年全国共办理出口退税6487亿元。但是,2009年财政收入去从08年6.1万亿增长到6.8万亿!。第三,就是我们高额的流通成本。(这个不展开,文盲们对多如牛毛的收费公路一定有体会。)

由于这个扭曲的汇率政策使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令人痛苦的事实:最近10年中国制造为全世界抑制通货膨胀发挥了重大作用,代价是中国老百姓承担了更大的通货膨胀。

知道3.2万亿美元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们不但少了近20万亿的商品,还承担了央行为了按照现行汇率收购这3.2万亿美元多发行20万亿人民币的通货膨胀!

中国老百姓是世界上最勤劳的人民,我们起早贪黑,节衣缩食,就攒下这么点银行存款,结果却是一只看不见的手(通货膨胀)悄悄把我们的财富拿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是,近20年,在没有战争,没有动乱,经济貌似欣欣向荣的局面下,作为人民币基础体系的元角分,角与分已经基本退出流通市场——这个现象不敢说绝后,但一定是空前了,要知道美元流通了几百年,现在美分都还在流通领域使用啊!

资料:经济学家时寒冰曾经做了一个测算,81年1万元人民币购买力相当于2010年255万元!

文盲们看了这个有什么感想?好吧,老师再点拨你们几句,从2012年开始,先别急着找工作,先别急着把钱存银行,先仔细学习兄弟的帖子,再想想怎么开始保护我们自己的财富。对!在中国,保护财富比创造财富更重要。

回到前面出口的话题,当前人民币处境确实尴尬:到底是升还是贬?

人民币该升还是该降?这是一个痛苦的问题,如果人民币升值,前面分析已经谈到,由于分配体系的问题,我们的制造业一致在微利边缘挣扎(中国制造业平均利润率不超过5%),人民币稍微一升值,制造业立刻就会死掉一大片——今年温州跑路潮的背后就是人民币升值下制造业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如果人民币不升值,那么进出口继续不平衡,央行就只能继续发行更多的人民币来收购对外贸易获得的外汇,通货膨胀愈发难以控制,嗯,现在是3.2万亿外汇储备,如果继续增长到5万亿,甚至8万亿,后果简直不敢想象——而且外汇储备多了,放那儿也是一个头痛的问题。

嗯,这还不是最痛苦的,还有更痛苦的——更痛苦的是:扭曲的汇率不仅加剧了国内通货膨胀,而且还倍受欧美发达国家指责——吃亏还挨骂。

这里文盲们一定不解了,我们通过拉高汇率,低估人民币——实际是我们消耗资源的商品已经是亏本卖给你们了,怎么欧美发达国家还老是拿汇率说事,动不动给我们来个反倾销什么的?

欧美发达国家是一个完全市场经济的国家,市场经济最需要什么?是流动!虽然中国的商品是亏本在卖,而且收来的外汇也很大方的借给他们,但是对于欧美发达国家他们不仅仅要你卖商品,更重要的是他们也需要中国来买他们的商品,你操纵汇率形成商品的单向流动,人家当然要指责你了——他们也要保护自己的制造业啊。所以,国际上对于中国的反倾销政策大多是发达国家,象什么非洲、拉美国家什么时候听说过对中国实施反倾销的?不发达国家几乎没有什么商品可以卖给中国的,而中国商品亏本卖给他们,正好可以抑制本国的通货膨胀,偷着乐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指责大方的中国人呢?

好吧,我承认,欧美发达国家指责我们操纵汇率还有一个更深的目的,就是打击我们的制造业(这是另一个话题,这里就不展开了),

现在兄弟把经济3架马车都一一做了分析,问题就出来了。对于宏观管理层而言,保增长与控通胀似乎已经成为不可兼顾的2难选择:保增长还是控通胀?

如果要保增长:则放开房地产市场调控、货币政策宽松化、人民币贬值——结果,货币流动性进一步泛滥,通货膨胀加剧,甚至很可能出现恶性通货膨胀。

一旦通货膨胀持续加剧,市场形成恐慌,想想32万亿居民存款,只要5万亿进入民生领域……(这个结果已经有经济学家做了推算,只要5万亿进入民生领域,我们的生活必须品立刻上涨100倍!文盲们,这还真不是在吓你)

如果要控通胀:则货币政策从紧,人民币继续升值——结果,制造业大面积破产,经济一蹶不振。

中国经济这盘棋还真难下啊,所以,不少外媒以及经济学家已经做出预测:中国经济2013年将硬着陆!这里给文盲们解释一下什么是硬着陆——嗯,你站在30层高的楼顶上,再跳下去,当你的脑袋与水泥地面接触的时候就叫硬着陆。

中国经济2013年会硬着陆吗?或者说中国经济短期会崩溃吗?文盲们,谁来回答这个问题?

嗯,凡是回答是的先把手掌升出来,老子先打10下再解释。

回答是的文盲你太小看我们管理层的智慧了,再给文盲们普及一个常识——在中国体制下,做到政府高层的一定是这个社会最聪明的精英(私心、私欲什么的这里不探讨),而且在中国体制下,管理层的政策选择面比西方国家政府要大得多——大得多是个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西方政治精英想都不敢想的事,我们不但敢想,而且敢做。

网上一句话很经典:中央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或者中央在打一盘很大很大的麻将。这句话来形容管理层的执政思路,还真有点靠谱,如果要更准确的描述,那就是:中央在挖一个很大很大的坑——嗯,文盲们别想歪了。

且听我一一道来。

给文盲们上课就是累啊,这么深入浅出的文章,你不认真学习,反倒置疑这里置疑那里,这是学习的态度吗?好吧,就算是置疑,你也要认真学习后再提问吧,看看你们质疑的问题:

其一,关于失业人口的问题,这个我不解释,这是2009年奥巴马访华时,我们的温总理亲口承认的,我们的失业人口是2亿。这个新闻网上一搜就有,你还不相信去问宝哥,就别来烦我了。

其二,为什么会有这样巨大的失业人口,兄弟一再强调,由于农村城市化进程加快,大量农民涌入城市;加上制造业长期惨淡经营(中国企业平均寿命4.5年),导致每年新增失业人口规模巨大——这句话文盲们懂不懂,不懂再看10遍。

其三,关于为什么我们每年必须新增1.6亿岗位的问题,兄弟一再强调,我们与西方国家的差距是分配不公平,我们的制造业平均寿命不到5年,而且都是在微利下挣扎,所以整个经济对增量形成巨大的依赖,而西方国家不是这样。

就以劳动供养率为例——这个我已经说过,还得重复一遍。给文盲上课就是累。

美国一个产业工人的劳动收入可以供养4.8人,德英法是1:6.8,韩日是1:3.8,我国劳动供养率为可怜的1:1.1。这个数字说明什么,从微观上讲,欧美一个家庭只要有一个人上班,就足以养活全家,年底还有存款出去旅游消费什么的,而我们呢?因为只有1.1的供养率,所以2口子上班,如果只是普通的工人或者工薪阶层,养一个小孩都困难,不得不啃老或者节衣缩食。而且西方国家失业有完善的社会保障体制,而我们普通老百姓家庭只要有一个人失业,生活马上就要出问题。

从宏观上讲在欧美国家1亿适龄劳动人口社会只需要提供2000—3000万个就业岗位就能保持社会稳定,在中国, 1亿适龄劳动人口社会至少要提供8000万个就业岗位才能保持社会基本稳定,所以,我们在要压倒一切保8 ,西方就是0增长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嗯,一个劳动供养率就能分析这么多,文盲们,你提问时认真思考了我的帖子内容吗?

请注意,我的帖子是给你扫盲的,是用来学习的,质疑什么的,你先读10遍再说。

这个坑是什么?

这个坑就是建立货币蓄水池来容纳超发的货币。好了,这里兄弟就可以完整的描述一下管理层的执政思路:即保增长的前提下,建立货币蓄水池缓解通货膨胀压力,通过空间换时间,最终实现结构调整,产业的升级的目标。

嗯,很完美的思路。但是,必须提醒文盲们的是,货币蓄水池只能缓解通货膨胀,不能解决通货膨胀,是治标不是治本。

中国通货膨胀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2位数的CPI将在未来10年内悄悄偷走我们大部分财富。如果我们想保护好自己几十年的劳动果实,就必须学会投资与理财。其中存银行与买股票是最不赞成的投资理财模式。(提示:别相信统计局的数据与主流权威媒介报道)

所以通胀时代最紧迫任务是:保卫我们的财富——这个话题我在后面展开,现在,先让我们梳理一下,这个货币蓄水池是怎么建立的?通俗的说,就是过去管理层怎么挖坑,现在在挖什么坑,未来会挖什么坑,不把这些非常重要的问题搞清楚,文盲们就很难理解中国经济的发展脉络,更谈不上预测未来的经济发展趋势或者怎样保卫我们的财富。

中国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速度最快的时期是92年(同比增长31.3%),93年(同比增长37.3%),94年(同比增长34.5%),由于缺乏吸纳货币的蓄水池,很快在94年出现极为严重的通货膨胀,国家公布的CPI数据就已经接近25%。所以94年后,国家管理层痛定思痛,开始了宏观建“坑”的历程。

第一个阶段货币蓄水池(1994年—2000年)就是让民生产业市场化(教育、医疗、房子)。这个坑但是确实是效果显著,不但飞快吸纳了超发的货币,控制了通货膨胀,还启动了内需。

但是,用绑架民生产业市场化来拉动内需或者是建立吸纳超发货币的后果是极其恶劣的,短短10几年时间,普通老百姓很快就发现自己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于是民怨沸腾消费愈加低迷,拉动经济越来越依赖投资和出口,形成经济上的恶性循环。

第二个阶段货币蓄水池(2000年—2011年),是股市与房市。

首先我来谈谈股市,中国的股市好啊,至少在3个层面为管理层分忧解难。第一是为亏损的国有企业买单,在90年代亏损的国有企业是中央财政买单,这让中央财政不堪重负,几乎陷入快要崩溃的地步,后来老朱弄了个分税制——税收中央拿大头,逼着地方成了吃饭财政——才算缓了口气,但还没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是,股市一出来,问题解决了,亏损国有企业由股民买单了。2000年3.15老朱答记者问时是这样说的:“中国的股票市场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对于国有企业的改革,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文盲们在炒股票前建议学习这段话,至少10遍。

第二就是货币蓄水池了。资料,美国股市扩容到800只股票,用了100年,香港股市扩容到800只股票也用了33年,中国用了20年时间,已经发行了2000多只股票————文盲们在炒股票前建议学习这些数据,至少10遍。

第三,就更不得了,吸纳超发的货币再蒸发掉。资料:从2003年开始,中国外汇储备节节攀升,货币供应也越发难以控制,2003年我国货币供应21.92万亿元,到2007年已经达到40.34万亿元,于是2007年物价飞涨,通货膨胀压力空前巨大。这使得通过股市蒸发财富,消灭购买力成了重要的选项,随后中国股市惨烈大跌,到2008年10月,深沪2市蒸发的市值已经超过20万亿元!无数升斗小民数十年积累的财富被洗劫一空,但,通货膨胀却总算抑制住了。

提醒:2007年5月首先是猪肉价格飞快突破20元大关,5月30日,股市突然惨烈大跌,时间节点上惊人的重合耐人寻味。2010年开始物价一路攀升,股市也连连下跌,惨不忍睹。

结论:在通胀压力巨大的时候,股市不可能出现牛市(想一想,如果牛市了,股民解套了把资金投向民生领域,通货膨胀更加无法控制),所以,在你生活压力最大的时候,往往股票都只能割肉——很残酷,却是真实的经济真相。所以,炒股票研究什么K线图还不如关注猪肉的价格走势——文盲们在炒股票前建议学习这段话,至少10遍。

好吧,我承认,中国的股市不仅仅是一个货币蓄水池,它还是一口锅,嗯,在必要的时候可以蒸发财富的锅。(好吧,我承认,全世界的股市都有在关键时刻做锅的职能,原因很简单——货币超发,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超发的货币找不到出路时就只能蒸发掉)

下面再来谈谈房市,这是一个牵动很多文盲神经的问题。

要把房市说清楚,非得单独开个帖不可,兄弟这里就偷偷懒简单的输理一下房市的脉络以及房市为什么充当货币蓄水池的,文盲们如果看不懂,那也没办法,中国经济最精彩的是未来,兄弟还有很多东西要写啊,手疼。

第一个问题,中国房市是如何绑架地方经济的?

94年,面对窘迫的中央财政,老朱弄了个分税制。何为分税制?就把税收分为国税与地税,这可不是简单的多挂了个牌子的问题——它孕育的深刻变化至今还在影响着我们的生活。那么,分税制是怎么切割这个税收蛋糕的?税收大致分为4块:所得税、关税、流转税、营业税,国税拿走前3块(大致占总税收的80%以上),地方就只留下可怜的营业税了。这个分税制一下子让中央富得流油,全国80%以上的地方政府立刻就变成吃饭财政——所谓吃饭财政,就是每年为吃饭而奋斗的财政。好吧,中央为了安抚地方95年又出台了个政策:地方出让土地时,土地出让金90%归地方所有——文盲们学习这段历史有点领悟没有?

但是,在商品房市场没有启动的时期,地方政府就是卖地也 没几个买家啊,吃饭财政还是吃不起饭。与是98 年国务院又取消了福利分房,同时又启动银行按揭——商品房市场正式启动。当时,老朱很清楚在分税制下这个商品房盒子打开会有什么后果,所以,还在这个盒子上设置了一道保险——当时设计的住房改革方案是这样的,低端人群用廉租房解决,普通老百姓政府建设经济适用房解决,高端人群才是用商品房解决居住问题。必须承认从98年—2003年,中央投入好几百个亿,大致解决了700万人口的经济适用房的问题。到了2003年,住建部出台了一个文件:核心是用“带保障性质的商品房“替代了经济适用房,这下就是把盒子上的保险拆掉了,把所有的人都推向了商品房市场,人为制造了规模巨大的刚性需求——房地产一下子就火了起来。

房地产就这样绑架了地方政府,所以,每每中央一调控房市,地方第一反应就是抵制,能不抵制吗?税收大头你都拿走了,地方就靠点卖地收入来吃饭了,你调控房市不就是调控机关干部职工的饭碗吗——这还真的一点不夸张,每次调控房市,只要房市一低迷,很多经济不发达的地方政府真的连公务员工资都发不出来了。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中央宏观调控房市无用,反而是每一次调控房市后都迎来房价的迅猛上涨?

这个问题文盲们一定会抢着回答:因为房地产绑架了地方政府,地方抵制所以没用。那你们就又错了,兄弟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地方抵制对宏观调控影响很有限。原因很简单,不仅地方的帽子在中央拎着,更重要的是所有的货币政策金融工具都掌握在中央手中,这些才是对房市有决定性影响的砝码。比如,现在房市低迷是什么原因?不仅仅是限购——那只是对那么几十个一线城市有影响,真正对全国绝大多数城市有影响的是限贷!

好了,那么中央宏观调控房市为什么无用呢?

请看下面一组数据。2001年我国货币供应量为15.28万亿,2002年为18.32万亿,2003年为21.92万亿,2004年为25.01万亿,2005年为29.6万亿,2006年为34.55万亿,2007年为40.34万亿,2008年为47.51万亿,2009年为60.62万亿,2010年为72.58万亿。对比期间房价增长趋势,与货币增长趋势惊人一致。

文盲们现在明白了吧,调控房市为什么无用?因为印钞机太厉害了,而且房市又要发挥货币蓄水池的作用——一方面超量发行货币,超量发行货币又要赶到房地产这个蓄水池里,一方面又要宏观调控房市——抱薪救火,火不越烧越旺那才是怪事呢。

第三个问题最有意思,既然中央宏观调控房市无用,那为什么中央还要经常坚持调控房市呢?

首先,必须得承认,管理层一定比兄弟聪明10倍,那么,为什么连兄弟都知道中央宏观调控房市无用,还要坚持调控呢?这个原因兄弟琢磨了很久才算明白。

宏观调控的深层原因:增加房地产市场政策变数,抑制制造业资金过快流进房市。这个问题目前已经非常严重了,我们制造业的领头羊比如海尔、联想、首纲等等最近纷纷介入房地产,这在西方是不可想象的。大家都热衷参与财富分配而不是财富创造,大量制造业资金流入房地产,不仅推高了地产泡沫而且使产业空心化越来越严重,产业空心化后果是什么?是经济沙漠化!后果可能比经济硬着陆更可怕。

第四个问题:房地产在中国经济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这是一块硬币的2面,发展房地产好处是明显的,弊端也很明显。好处当然很多,首先是消费的主力,去年全国社会消费额是12万亿,房地产就占了6万亿,半壁江山啊,然后它可以直接带动50几个行业,保8中至少有2个点是房地产贡献的,最后房地产发展可以带动大量资源性产品9比如铁矿石)的进口,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目前进出口不平衡的现状。

弊端也很明显。高房价吞噬了老百姓那点可怜的财富,房市火爆的背后是消费愈加低迷,过去我们的消费在GDP比例好歹也有个35%(美国是70%),去年已经跌到27%。拉动经济越来越依赖投资和出口,形成经济上的恶性循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