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网恋日记7和色男吃饭竟被逼买单

章小云再次从我QQ上消失。这哥们越来越干脆,当天回去就把我给开了。我这次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有点诧异:应该我踢他才对。


又过了一个星期,我几乎把他忘记了,偶尔想起也如浮云掠过,不痛不痒。


夜深了,我还在网上飘着。聊天游戏看电影听音乐逛论坛。到一些曾经热络的网友空间串门儿,看聊天记录,拾捡那些散落的人事悲欢,离开时再把自己的访客记录删掉。感觉自己像一个无家可回的小孩,苦巴巴趴在人家门缝里偷看,想觅得一点温饱,又怕主人出来轰赶。——没有了魂系魂牵的网恋对象,我恋的是网——网络是我轻歌曼舞的舞台,网络亦是我自囚的牢狱。


又逢双休,两天的空闲也是空缺。冬夜寒冷漫长。我不是不想睡,只是不愿躺在那荒凉如沙漠的睡床上。

关电脑时,已经凌晨两点了,我低声嘟哝着一个俄罗斯人的诗句:

“我来到这里,无所事事,

不管在哪儿,反正都是寂寞……”



大清早有人打门,是同事小郭。她所学是物理专业,在学校代数学课,要去B市参加跨学科考试。同行的还有一个兄弟学校的老黄,他有车。小郭想坐他的顺风车,以图省下往返几十元的车钱。可她又觉得老黄这人看起来挺猥琐的,单独和他一起不安全,死活要拉上我同行。

我因睡眠严重不足,脑袋紧绷绷的像被门挤过。然而小郭根本不由分说,她把我儿子打发去她家,简单收拾收拾,就死拉硬拽着我一起上了老黄的车。

我昏昏沉沉瘫在后座,耳听着小郭和老黄的说笑声,在我因瞌睡而涣散的神思里,只是一些噪噪切切的声音碎片,拼凑不出一个完整的意念。不知过了多久,冷不丁身上重重着了一记,我一个激灵睁开眼:

“到地儿了吗?”

车子还在路上疾驰着。小郭不知何时,从与我相挨的后座爬到前面的驾驶副座去了。刚才是她扭过身来拍打我。她眼睛看着我说话,却用第三人称:“她真睡着了诶!”

老黄笑道:“你昨天夜里是出去偷人家还是抢人家啦?困成这样。”

我揉着眼睛:“昨天邻居家的狗不停叫,闹腾了一夜,害的我没睡着——敢是见了鬼魂?”

小郭撇嘴:“别扯了,肯定又熬夜上网来着。以后就叫你蜘蛛大仙,因为天天在网上爬来爬去。”她自认为这话很有趣,咯咯笑个不停,两只肩膀随着笑声不停摆动,像一只小母鸡。

老黄等她笑完后道:“你刚才问我……”他们把我扰醒后晾在一边,继续进行他们的谈话。


我百无聊赖向车窗外张望,早晨还阳光明媚,这会儿又阴云四合,天空像一张不哭不笑的死人脸——这天变得太快了,而且事先完全没有任何征兆……跟章小云有一比。

冷不丁想起他来,因为他就在B市,因为,上次分手时他还恬不知耻的说,下周该轮到我去找他了——就算是放其黄犬之屁,味儿还没走干净,这厮又把我删了。

鬼使神差的,我在他规定的时间,真的又去了B市。


这种考试根本就是走形式。我们来太晚,到达时已经开考半个时辰,两位考生火急火燎跑进考场,四十分钟后就笑嘻嘻交卷出来。老黄提议吃了午饭再走。我和小郭又被老黄载到一家餐馆。


B市素有药都之称,这里的药膳很有名。老黄点了壮阳狗肉汤、菊花鲈鱼、山药炖排骨。点好后他就把菜单递给服务员:“就要这几个吧!”——点菜也不让让女士,真是没风度没礼貌。

我嫌他点的菜油腻,问有没有清淡点的,服务员推荐百合银耳莲子粥。小郭有心,看了看菜价就没再点。


前半场,老黄和小郭吃的非常和谐,乍看像一对夫妻……当然不是过日子的柴米夫妻,因为夫妻到了这把年纪,肯定不会互相夹菜—是即将客客气气散伙的夫妻—老黄坐下的椅子腿好像是有生命的,自己会走,跟小郭越来越近——然而不知怎的一来,老黄说到这顿饭该我们两个请,因为车子多载两个人要多出油钱的,这油钱他就不叫我们掏了。


小郭脸子刷一下拉了下来,借着吃我这边的菜,她把座椅向这边挪了又挪,跟老黄的心理距离通过到物理形式表现出来。

老黄却不管,照旧津津有味的吃喝,还感叹可惜要开车,不然喝点老酒更爽了。


小郭向我咬耳朵:“都说教书的抠门,果然不错!你看他多会算计!也怪人家数学教的那么好!”那口气,好像她自己不是教书的,而且也教数学似的。

吃完饭,老黄悠闲的点起一颗烟,自顾吞云吐雾。小郭冷着脸坐着不动,我看场面僵了,到前台结了帐,招呼二位走人。


餐馆相邻的超市正在做促销,鸡蛋才三块八一斤,小郭眼睛一亮,提议说反正天还早,不如买些鸡蛋回去。吃饱喝足的老黄更加好脾气,他让我们尽管买、尽情买,他正好在车里打个盹。


超市里买鸡蛋的人特别多,规定每人次只能买三斤。排队等付账时,小郭忽然向我诉起穷来:她说自己新买了期房,每个月都要还房贷的,必须算计着花。平时吃饭都是青菜豆腐对付着,跟电视剧《蜗居》里的郭海平似的……我以为她接下来会向我借钱,不想她话题一转:这老黄太不地道了!他就是放空车也是一趟跑,也得烧那些汽油不是?多载两个人能费他多少?

我说你坐人家车子,请人吃顿饭才对呀,总不能让他AA制吧!小郭想反驳,但她大概想到,我是她硬拉来的,应该也不可以算作AA制,就用一种醉醺醺语气说:“那他也不能那么吃呀,宰人呢嘛,专门捡贵的点,三个人叫了四个菜……”她大概以“酒”盖脸呢,第四个菜是我要的……我虽然没说话,脸上也不自在起来。

“对了,多少钱?”这位姐姐冷不丁又醒酒了。

我说算了吧,一顿饭而已,我请。

她说你请就你请,这年头有钱的都是狗东西!然而她说完这话就掏出一个鼓囔囔的钱包来,掏出张百元钞塞给我。

买了三斤鸡蛋后狗东西小郭嫌不过瘾,提议再进去买一趟。反正收银员也不记得咱们已经买过一次了。不想这第二趟鸡蛋竟然排队排了很久,等我们出来时,已经暮色苍苍,老黄连人带车都不见了。

小郭急忙掏出手机预备打给他,才发现有几个未接来电,都是老黄打来的,回拨过去,老黄说他家打来电话说他老娘忽然肠胃炎发作又吐又泄,他在超市找不到你们打电话又没人接,只好自己先回去了。他说很抱歉,改天他回请我们吃饭就是了。


小郭挂了电话跺脚道:“他娘这会儿发作什么肠胃炎?一定是他自己狗肉排骨吃太多补过了头,他现在忙着回家,到家才又吐又泄呢!”这位庸医兼未卜先知者发表完卓见,立刻考虑到当前的问题:“坏了,不知道还有回M县的车没有?”


虽然时间很赶,小郭还是找了个水龙头把我们买来的鸡蛋清洗了一遍。她未雨绸缪的考虑到:坐客车可能会很挤,鸡蛋可能会破几个流在塑料袋里,蛋壳洗干净了,破了的鸡蛋液倒出来还可以吃。


我们到底晚了一步,回M县城的最后一班车已经开走。小郭和我每人提着两包鸡蛋,面面相觑,要哭不得咧嘴。小郭算着又要赔上一夜住宿的钱,我想起儿子还别人家里。


这时手机响了,是校长打给小郭的:她班有个男生,因迷上了网络游戏,不上学也不回家,连续几夜在网吧上网。他母亲白天干了一天活儿,夜里又找了一夜,不想早晨从网吧出来,头晕眼花骑自行车撞到一辆疾驰的货车车轮下,当场身亡——到死,她都没找到儿子。


调查追究的结果,事故责任不在车主,她家人实在没得追究,就找到了学校——如果学校管的严些,如果那个学生规矩上课老实回家,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更关键的问题在于,该生到现在依然不知所踪。

校长介绍完毕接着下达命令:“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包专机也行,总之务必马上回来。不管怎样,你是班主任,你必须到场!”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这次小郭真的见泪了,不知为那失去母亲的孩子还是为当前的困境:“XXX本来就是个敏感的孩子,知道了不知会怎样……怎么办呀,包一辆车回去也行呀!”责任心使然,她貌似不再计较钱的事儿。然而我们两个人生地不熟,都不知哪里有车可以包。


手机又响了,小郭赌气恨恨按着挂机键:“校长就是急脚鬼,站着说话不腰疼,头疼的事儿就找到我啦!我,我是神通广大孙悟空呀!一个跟头翻回去呢我!”可是手机还在响,原来是我的。一看,却是章小云打来的,我大喜,对小郭说:“救星来了,我找一个人送咱们回去。”


说实话,我对章小云实在没把握,若直接说让他送我们回去,没准他根本就不会理。这个人就像电影里老奸巨猾的日本鬼子,油盐不进的角儿——我,作为一名抗日志士,对付这种人,小米加步枪肯定不行,还得用谋略。


我离开小郭好几步才接电话,章小云这流氓装得没事人似的,问我一天了怎没来?或者还是他来找我?我说我才到B市,怎么敢违命不来呢,让他到车站接我。章小云果然开车前来。知道这种人爱面子,我根本没私下商量,直接到面前同着小郭把情况说出来,他果然无法拒绝,还彬彬有礼的问我们是不是吃了晚饭再回去。小郭连忙谢绝了。


坐进车里我才算踏实。想想可笑,几斤鸡蛋,充其量便宜不到十块钱,却要一辆奥迪a7专送。章小云表现的还算不错,既没有做出亲昵之举,也没有不耐烦的样子。只是在车后镜里盯了我几眼。我忍着笑,把脸扭向一边。


他开车技术实在不赖,在市区的车流里左闪右突,一点都没耽搁,到了市外的公路上更是疾驰如飞。且看他手脚并用,挂挡踩油门打方向,熟练潇洒至极,因为专注,犀利的眼睛直视前方,眉峰微微皱起,嘴唇也抿成了一条线,看上去说不清是坚毅还是冷酷,我又有点神魂颠倒了。


相关阅读:[原创]纵情狂欢一夜之后 把我丢公寓他走了[原创]网恋日记2 离婚女人就像破产公司

[原创]网恋日记3

[原创]网恋日记4 我被情人强暴

[原创]网恋日记5 初会网友说他有艾滋

[原创]网恋日记6血色拥吻

本文内容于 2011/12/22 9:33:17 被fallrain36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fallrain369 在第9楼的发言:
你太仁慈了,区区几张牛肉干对章小云来说,怎能算上罚呢~~~往下看
 以下是引用不老的狼 在第8楼的发言:
1、你们幸亏没有坐老黄的车回家,因为你们买了鸡蛋,重量又增加了,老黄的车又要多烧油了,你们又欠他一份人情了!

2、“。。。他开车技术实在不赖,在市区的车流里左闪右突,一点都没耽搁,到了市外的公路上更是疾驰如飞。且看他手脚并用,挂挡踩油门打方向。。。”章小云回到家以后可就惨了,牛肉干(罚款单)一定会好像雪片一样飞来。。。。。。

所以说嘛,还是有钱好!这也是个个穷人们为之奋斗的目标啊。。。。。。

要不换成----狼子野心?

是你逼俺滴~~

 以下是引用不老的狼 在第13楼的发言:
阴毒妇人心?有时候这句话是真理!只是老狼不愿意这样去想像一个妇人。。。。。。毕竟好人是大多数!呵呵。


 以下是引用fallrain369 在第14楼的发言:
要不换成----狼子野心?

是你逼俺滴~~

 以下是引用不老的狼 在第13楼的发言:
阴毒妇人心?有时候这句话是真理!只是老狼不愿意这样去想像一个妇人。。。。。。毕竟好人是大多数!呵呵。

狼子野心?太难听了吧?有时候狼也会长着一颗菩萨心啊。。。

越来越喜欢这头狼啦

 以下是引用不老的狼 在第1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fallrain369 在第14楼的发言:
要不换成----狼子野心?

是你逼俺滴~~

 以下是引用不老的狼 在第13楼的发言:
阴毒妇人心?有时候这句话是真理!只是老狼不愿意这样去想像一个妇人。。。。。。毕竟好人是大多数!呵呵。

狼子野心?太难听了吧?有时候狼也会长着一颗菩萨心啊。。。


现在可以回复这条了----我的意思是,看了8你会发现罚他钱太轻了----不许说阴毒妇人心哦!

 以下是引用不老的狼 在第1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fallrain369 在第9楼的发言:
你太仁慈了,区区几张牛肉干对章小云来说,怎能算上罚呢~~~往下看
 以下是引用不老的狼 在第8楼的发言:
1、你们幸亏没有坐老黄的车回家,因为你们买了鸡蛋,重量又增加了,老黄的车又要多烧油了,你们又欠他一份人情了!

2、“。。。他开车技术实在不赖,在市区的车流里左闪右突,一点都没耽搁,到了市外的公路上更是疾驰如飞。且看他手脚并用,挂挡踩油门打方向。。。”章小云回到家以后可就惨了,牛肉干(罚款单)一定会好像雪片一样飞来。。。。。。

所以说嘛,还是有钱好!这也是个个穷人们为之奋斗的目标啊。。。。。。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