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潜逃国外11年的嫌疑犯被感化而归[已拜读]

潜逃国外11年的嫌疑犯被感化而归

在“大清网”行动中,绵阳市游仙公安分局党委牢固树立追逃工作一盘棋思想,打破警种界线,从各警种抽调精兵强将,成立游仙“清网”追逃组,分赴各地对全局38名网上在逃人员展开全力缉捕。按照游仙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江峰的指示“即使只有万分之一可能也要付出一万分努力!”分局副局长蒲轲带领汉仙桥派出所追逃组对犯罪嫌疑人张某展开了智慧和勇气的较量……经过了许多周折和艰辛的付出,最终将已逃自境外安居的犯罪嫌疑人张某规劝回国,投案自首。

案情回放

2000年1月,犯罪嫌疑人张某伙同他人先后窜至游仙区、涪城区等地,盗割正在使用的通信电缆。案发后,涉案其他人员先后归案,张某一直在逃。这个仅读过两年书的张某居然逃到了境外,在缅甸站住了脚跟。

雪山迷雾,难不倒身负使命的公安干警

经过侦察和群访,副局长蒲轲得知嫌疑人张某有一哥哥在松潘县打工,蒲轲立即带领警员向松潘进发,经过艰难的跋涉,5560米海拔的雪宝顶山呈现在他们眼前,山体一侧不断有碗大的碎石砸向路面,警车载着众人在冰雪覆盖的弯道上不断滑行着侥幸躲避飞石,打滑的时候只得把全车唯一一件多功能大衣贡献出来垫在车轮下。为民除害的使命感战胜了恶劣的自然条件,当天晚上,在松潘县川主寺见到了嫌疑人张某的哥哥和其父亲,经过大量地耐心细致的工作,嫌疑人张某的家属答应回去好好想想。他们的真诚和实惠的有关《关于再次敦促在逃犯罪人员投案自首的通告》的政策,取得了家属的信任。副局长蒲轲不敢松懈,决意第二天赶到家属所在的工地上继续展开思想攻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家属所在的工地地处4900多米海拔,路况十分险恶,狭窄的机耕路上,不断有碎石在车轮的转动下滚落深渊。和眼前的情况相比,前天在九道拐上的遭遇简直是九牛一毛。走,还是不走?“任何成功都需要付出。”就是刀山也要上。在蒲轲的带领下,民警们只得弃车步行,来到“绳桥”。看着来回晃荡的铁索和紧贴在桥面下暗波汹涌的江水,已经出现高原反应的追逃组民警们双手死死抓住软弱无力的扶手,颤颤巍巍地在桥面上一点一点小心挪动。好不容易走到绳桥中央,铺着木板的桥面已经浸在江水中,冰冷的江水从桥面的缝隙中涌出来,打湿了鞋底和裤脚。一个激灵,全身仿佛都僵住了。家属见到因高原反应二嘴唇青紫的民警,感动不已的家属一把使劲抱住追逃组民警李子怡,毅然推掉即将进行的腹部手术,动情地对追逃组表态,一定要把他弟弟找回来。

三日后,追逃组飞抵云南丽江。

境外智取 不失中国警察风范

到达丽江后,张某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通过当地公安部门的支持,追逃组终于查到嫌疑人张某的手机信号正前往瑞丽方向。事不宜迟,追逃组赶紧连夜租车追踪。

在瑞丽,追逃组接到嫌疑人张某的电话,他已经在缅甸境内。失望之余的民警通过调查了解到,嫌疑人张某在案发后的十余年时间里辗转缅甸、老挝和柬埔寨等周边国家,三年前在缅甸当雇佣军时是瓦邦军某主席的警卫员,“现任”瓦邦军驻缅甸木姐市办事处副处长,已有一名缅甸籍女友。

一个偷盗电缆的蟊贼居然和境外武装扯上关系!通过进一步工作,追逃组找到一个突破口:张某女友的亲戚在瑞丽某单位工作。张某女友的这位亲戚了解情况后,也帮助追逃组苦口婆心地劝其自首。犹豫反复了几次后,最终说出了他现在的位置——缅甸南坎市。

木姐和南坎市是中缅两国边境上民间贸易活动频繁的小城镇。不过自今年“湄公河事件”后,两国的边境口岸已经管制。瑞丽警方得知情况后婉言相劝,目前缅甸的局势混乱,不如想办法让嫌疑人张某回国后实施抓捕。

11月10日,在蒲轲副局长的执意坚持下,边境警方帮助追逃组和嫌疑人张某进入缅甸境内。南坎街头随处可见荷枪实弹的武装部队。电话里,张某不断要求追逃组变换见面地点。一直保持高度警惕的追逃组发现从入境开始,身边就一直有人尾随。暗中观察后,追逃组断定这些人极有可能是张某安排的。现在的张某已不再是普通的梁上君子,拥有军中职位的他安排几个小喽啰根本就是小菜一碟。这时,张某又要求追逃组在离边境线更远一些的另一个小镇见面,左右为难之际,蒲轲面色轻松地热情邀请张某过来一起吃午饭,轻易就将工作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既稳住了张某,又最大限度地保证了自身安全。

真情规劝 金石为开

在南坎简陋的饭馆里,追逃民警李子怡拿出《关于再次敦促在逃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的通告》和游仙公安分局开具的法律文书等资料,逐条念给仅有小学二年级文化的张某。席间,哥哥对弟弟讲述了追逃组民警是怎样连夜翻过雪宝顶,怎样穿着单衣登上海拔4900多米的工地,怎样三度深入三台芦溪老家,让目不识丁的母亲理解支持。十一年未曾谋面的父母兄妹,险象环生的境外生活,自首后其乐融融的合家团聚……在民警真诚耐心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后,张某答应先送民警返境,第二天回国自首。

回到瑞丽后,张某迟迟没有消息,生怕警方对张某实施抓捕的哥哥隔几分钟就拿出手机来看看有没有弟弟张某的电话,后来干脆把手机放在床头死死盯住。面对哥哥的忐忑不安,民警们表现得倒是很平静,一再表示对他的信任。但同时决不敢掉以轻心,张某混迹江湖这么多年,这一去,究竟会不会再有回音?如果没有,下一步又该如何?整整一天,所有人都等着张某的这一通电话,活像一群蹲在鼠洞前狩猎的猫。

时间在煎熬的过程里显得格外迟缓。11日下午,哥哥终于接到弟弟张某已经回到瑞丽的电话:“我想了很久,落叶归根,我虽然犯了罪,但我还是人,是人总得讲良心,这次四川公安千里迢迢来规劝我,都是为我好,见面时他们没有歧视我,对我人格的尊重让我心悦诚服,我决定投案自首接受惩罚。”

这次千里追逃规劝成功的案例,再一次展现了公安干警的大智大勇和把握政策的水平。也证明了恩格斯所说:“每个人的人格都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道德用以激发善,法律用以制约恶。”根据这样的原理,制约恶的最好方法是激发善,激发善的最好方法,是用以得报怨,以大善来对待大恶。当然使用这些方法是有条件的。这次‘大清网’中许多规劝成功案例就包含这样的原理。

本文内容于 2011/12/29 22:42:36 被网络卫士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