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揭秘空军拆弹部队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哑弹!


戈壁深处的投射演练,3吨重的炸弹凌空飞下,却没有传来那声本该惊天动地的巨响。


在方圆一公里作业区的人员被疏散一空后,他们穿着硬硬的防弹背心透着刺鼻的炸药味道,防毒面罩下遮着被弹药熏黑的脸庞,向着那危险的庞然大物一步一步慢慢逼近。


他们,就是中国空军的“拆弹专家”――来自空军装备研究院某所退役航弹处理站的勇士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原某地,村民黄正干、刘年友正在承包的养殖场旁看着不远处山坡上的熊熊大火。这是一次例行销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处理站每年销毁退役航空弹药2000多吨,其中产生的废旧金属等可回收物资约1000吨,以免造成浪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弹到就是命令!弹药到达货场后,要求尽快运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弹药处理工作已经走向机械化、自动化、部分智能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工作人员正利用全自动炮弹引信旋卸机将一枚枚弹药引信进行拆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官兵们默默履职,无私奉献,行走在没有战争的硝烟中,在这片“生死区”中留下了他们的身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官兵们正将处理后的航弹集中起来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官兵们正在往2号坑里码放航弹,准备实施销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航弹所的工程师王代进在研究更加安全科学、经济简便的销毁方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航空弹药的爆炸威力相当大,危险性可以预见,每次都有震天动地的响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近年来,随着拆弹机械的研制和投入使用,弹药拆除工作由手工逐步向自动化转变,工程师王代进(左)和站长杨玉春在研究设备改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马启东助理工程师正将一枚已处理的火箭弹码放整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每次销毁弹药,工程师们总是亲临一线现场,指挥销毁过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每一次的销毁都是一次挑战,处理的难度和危险程度不言而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常销毁是处理站最为平常的一项工作,这些销弹专家们总是乐在其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退役航弹的销毁,是世界公认的一个难题。处理站常年从事军队退役航空弹药销毁,遇到难题,他们合力进行技术研究集体攻克攻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件防弹背心,一个钢盔,官兵们在工作前,都要穿上这身行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名战士正在铺设销毁航弹引线,准备实施炸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迎着朝阳,迈着整齐的步伐,他们每天在没有战争的硝烟中行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有人说,销毁弹药这项工作是天天和死神打交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全自动炮弹引信旋卸机旁,助理工程师马启东(左)正在操作机器旋卸引信。他是硕士研究生,算是站里新生代。这款机器每天工作8小时,一天可以处理30mm的航空炮弹2000多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士们将弹药小心翼翼地放入坑内,准备销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站长杨玉春(右)带领官兵对仓库进行检查,确保弹帐相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蒸煮的流程,把处理后的弹筒放入沸水中,融化掉附着在弹筒内壁的蜡质,再进入下一环节。


本文内容于 2011/12/18 9:49:16 被小编a3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