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灵甫《3》张灵甫之死

张灵甫《3》张灵甫之死

[抗日名将张灵甫之死(三)] ◆1945年日本投降后,国民政府因国家财政困难,大力消减军队及地方部队。第74军接受整编,复员了一万多人,缩编为『整编第74师』,仅剩兵力三万两千人。然后内战开始了。 ◆1946年7月,整编第74师在南京誓师,之后被调至苏北前线。张灵甫率74师先后攻占淮安、淮阴、宝应等重镇和十几座县城。10月强攻军事要地涟水,两日即穿越1百多米的淤黄河攻入城内与共军激战,遭遇顽强抵抗后74师撤退。同年12月,74师再攻涟水,仅14天就击破华野6师(纵)、10 纵6旅、7师19旅13个团的防御,占领涟水城,此役共军伤亡惨重。 ◆张灵甫手下败将陈毅对74军是恨之入骨,极欲除之而后快。就在张灵甫军攻占涟水之后,隐藏在国防部的作战次长、掌握国军调动大权的刘斐中将(直属华东中共敌工部)便蠢蠢欲动了。从后来的事情发展来看,陈毅和刘斐是配合在一起的。 ◆刘斐利用国防部有关人员对鲁南山区地形不熟,极力促成了置张灵甫军于死地的作战计划:令张灵甫军由孟良崮渡汶河,攻取坦埠,受纵队司令李天霞指挥及支援。令驻汤头镇张淦纵队,向界湖担任右翼策应。令驻蒙阴黄百韬军向北桃墟担任左翼策应。 ◆鲁南山区尽是崎岖的山路,第七十四军人马拥挤,宿营、补给均极其困难。到处都是岩石,很难构筑工事,大炮不能灵活运动,几乎变成了累赘和废物。对这种『逢山不能开路,遇水(汶河)搭不成桥』的绝境,第74军将士都有怨言。据随军国民政府官员毛森后来的回忆录说, 张灵甫当时牢骚满腹:『我是重装备部队,如在平原作战,炮火能发挥威力,陈毅二,三十万人都来打我,我也力能应付;现在迫我进入山区作战,等于牵大水牛上石头山。有人跟我过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给他们看吧!』 ◆张灵甫说的这个人是谁呢?从张灵甫的话上分析,这个人肯定是张灵甫的上司,且是制订作战计划的人,且张灵甫是对其无可奈何。如是李天霞的话,张灵甫大可向兵团司令汤恩伯反映情况,不至于如此无奈;张淦、黄百韬与张灵甫同级别,决无可能;如果是汤恩伯,从后来(请看下文)汤恩伯询问国防部的情况看,也不可能;如果是顾祝同,从后来(请看下文)顾祝同回应汤恩伯的话来看,也不可能;从后来国防部作战厅长刘斐响应汤恩伯的询问情况来看,刘斐到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在孟良崮会战前的那天晚上,国民政府的一些随军官员也发现了情况不对,立即向汤恩伯总司令报告了情况:中共党军陈毅部有二十万人,都隐伏在坦埠附近,汶河水位虽然不深,但沙滩广阔,通过广阔的沙滩,非常艰苦,74军暴露在二十万敌军火力面前,太危险了。第一百军李天霞部,战斗力并不强,并且在孟良崮的西南,隔着一座大山,能否支援的上令人怀疑。张淦纵队主力在汤头镇,距离74军也有七八十里,又有河流山崖阻挡,如何策应的上呢。黄百韬部本来可以增援,但由蒙阴经北桃墟至垛庄的路,两旁都是高山,部队无法展开,到了垛庄之后又是山路,如令黄百韬抽出主力,蒙阴又告危险。 ◆汤恩伯听后非常不安,立刻用电话向国防部作战厅长刘斐作了通报。但刘斐说:『这是最高统帅的决定,命令既下,不能更改。现主席已休息,不便惊动他。』汤恩伯非常不安,又打电话向徐州的顾祝同详细报告,顾祝同的回答竟是:『作战命令直达各整编师(即有关各军部),徐州陆总及你的兵团部,只是指示照办,负责督战,明晨即开始行动,照命令行事吧!』顾祝同的不警觉,终使刘斐与陈毅的阴谋得以实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