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正在跌去国之人气

股市,正在跌去国之人气

伊朗“无人机”、叙利亚乱局、欧债危机、美国撤军,包括新“加入”的中韩渔民作业争端、“十三钗”与“飞甲”豪华的“贺岁PK””等等,是这段时间公众持续关注或“被”关注的热点。

实际上,最近众多国人感触最深的可能都不是这些,而是股市,只能用“惨烈”二字来素描的股市。

无底无边,惨烈;无股可逃,惨烈;高低通杀,惨烈。

股市涨跌起伏,财富虚拟变化,市场品种题中应有之状,盈与亏,你选的,你该的。

此次“惨烈”的后面真正令人惊异。

静悄悄。

多年上下翻腾,股民心态自我调节能力早已百炼成钢,但为什么现在再听不到他们自嘲的声音?为什么无人再有心情重新填词续侃酸甜苦辣的“股市之歌”?“能干嘛?”,一位资深股民问记者。或许他也不知道想问谁、该问谁。

或许,痛,莫过于什么都不再想说。

面对此情,笔者隐隐生忧。股市之外溢,股市之延伸,股市之肇始,对国家的伤害,绵绵的伤害,深深的伤害。这种伤害不易发生,但一旦发生,可能很难修复甚至不可逆转,这就是人气,国家的人气。

当看到新闻评论员继续用“由于外围市场下跌。。。”这样的习惯性语言来“解释”或“标引”“一夜之间回到十年前”的中国股市时,笔者不禁一声叹息。“外面跌,我们跌,外面涨,我们还是跌”早已不是笑话。身为主流声音的传播者、引导者,能不能在“为国”二字上负点基本的责任?可自欺,甚至“可以”、“可能”“欺人”,但绝不可、也绝不许欺国。

当期待看到一向敏锐而不失淡定的《环球时报》能舒解因为出离失望而现在正罕见地选择极度沉默的1.3亿股民(账户统计),却终不见片字时,笔者不得不再次研墨展纸。

正处在崛起第二历史性阶段也是崛起决定性阶段开局之时的中国,征途不易,相助需多,然尤需人气(关于“崛起第二阶段”概念见近期《大国崛起,首在器宇》、《大之器,大国崛起的力量》、《大国博弈时代正在来临》等拙文)。

国之人气,民众对国家的信任之聚。一民观物,井底之见,难免偏失,唯国家全局,运筹帷幄,方可最大程度、最大范围,为国民造福,偶有“大”与“小”不合、暂现“集体”与“个人”不匹,然不改国民之信。十年来,股市之民也是这样信任有加,各项政策法度、各项市场规则,总是紧跟猛赶,生怕与时而不俱进。而今,大跌之下,亿万股民与亲朋对窗苦饮淡酒,而一批亿万富翁、家族却正是在这几年“神功”练成,佳酿盈仓。信?还是不信?今后会不会成为一个问题?

国之人气,民众对国家的理解之聚。如此大国,人口众多、资源有限,运国实难,即使如履薄冰、殚精竭虑,偶有不足、失误,理所难免,然不改国民之忠。十年来,股市之民大体也是这样宽厚善解,总是试图去“正确地”理解、去“全面地”理解、去“比心式”理解、去“自责式”理解,而今,身处全球经济连续发展最快之国,却身陷全球股市垫底之局,今后还能不能“理解”、还敢不敢“理解”、还怎样去“理解”?

国之人气,民众对国家的出力之聚。国之崛起,外有他人居心掣肘,内有重重万水千山,即使众志成城,各尽其力,犹难冀可毕三年五载之功。几十年改革开放腾飞的历史,也是每位国人智者献智,力者出力,各展所长,为国奉献,成就国家,也发展自己的历史。期间,风风雨雨,曲曲折折,然不改国民之劲。十年来,股市之民无论投资也好,投机也罢,闲钱也好,家底也罢,除其中极少数巧取豪夺者外,主观毋须细论,但客观上总体扮演了托起股市巨手之角色,这是他们付出的最大、最持久也最重要之力。无此力,庞大而重点攻关的国企改革何进?庞大而高薪确保的机构与基金体系何生?庞大而持续饥渴的企业发展融资何出?等等,只是,今后还会有如此“执着”“给力”的民众吗?

“气”,于人,不可少一口,于国,不可缺一时。

1949,中国一夕聚起了翻身人气,纵然列强在侧虎视,依然敢将“纸老虎”打;

1978,中国重新聚起了强国人气,纵然经济濒临崩溃,依然傲世腾飞三十余载;

国之人气,聚之不易,失之不可,务必惜用、惜护、惜补、惜强。

本文内容于 2012/2/18 20:39:43 被zxcvbn1970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