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了492年秦桧终于坐起来了


跪了492年秦桧终于坐起来了


杭州西湖边的岳王庙里,有一尊秦桧像,秦桧和他的妻子在岳飞墓前,一跪就是490多年。12月14日,南京江宁博物馆开馆,里面出现了一尊正襟危坐的秦桧像,和人们印象中的奸臣模样截然不同。从今天起,有兴趣的市民可以免费去参观。


“不跪的秦桧像很少见”


昨天,位于江宁竹山的江宁博物馆新馆开馆。这座新馆占地面积17.8亩,主展厅设有《千秋江宁》、《风流东晋》、《裴家同书画展》三个固定展览。

昨天,记者在《千秋江宁》的展厅中,看到了一尊坐着的秦桧像。“如果不看介绍,还以为是历史上的哪位文化名人。”一位参观的嘉宾在秦桧像前驻足良久,据其称,目前国内有7尊秦桧像比较有名,都是跪着的,“像这样不跪的很少见。”

记者看到,“秦桧”穿着一身官服,手里拿着纸,正坐在椅子上,仿佛是有什么心事。这尊秦桧像,跟普通人印象中的奸臣似乎搭不上边。塑像边上,写着秦桧的介绍,以及他跟江宁的关系。


“我们只是尊重历史,秦桧只跪皇上、父母”


在老百姓的印象中,秦桧是谋害岳飞的大奸臣,一跪就是近500年。

“2005年的时候,还闹出过一桩风波。”这位嘉宾说,当年,上海艺术家金锋塑造了秦桧夫妇的雕塑站像,并给作品起名为《跪了492年,我们想站起来歇歇了》,引来了许多争议。“从29日起,江宁博物馆才对市民正式开放,市民看到这尊塑像,不知道会不会有异议。”

“我们只是尊重历史,市民肯定会接受的。”江宁博物馆馆长许长生告诉记者,当初把秦桧像塑成坐像,主要有两点考虑,首先秦桧是江宁人,他的家族墓全部在江宁,目前已经挖掘出了许多秦氏家族墓,许多文物还在江宁博物馆展出。


另外一个因素则是,秦桧的奸臣形象更多的是出现在演艺和野史中,史学界对其本来就有争议。而且,岳飞之死要放在当时的历史大环境之中来考量,不能归咎于秦桧






秦桧像、“汉奸碑”和南京大屠杀


梁新


最近,在秦桧的老家南京市江宁区,秦桧有了自己的博物馆,此馆已开放两月余,开馆前,还请一位艺术家为秦桧夫妻塑了像,一改这对男女的跪姿,让他们“坐了起来”。艺术家还为这个雕像起了个名字,叫《跪了492年,我们想站起来歇歇了》。


前不久在方正县,曾经为历史上的日本“开拓团”立了一块碑,被全国的多数人称为“汉奸碑”,后被当地有关方面偷偷拆掉。


而南京大屠杀是70多年前日本侵略军攻陷当时的中国首都南京时的一次惨绝人寰的屠城,屠刀下的死难同胞30万。


也许有人会问,这三者风马牛不相及,怎么把它们扯一块?


是的,表面上看,三者的确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是如果放到中国历史的大背景上看,我们就可以发现其中的因果关系。


根据历史资料记载,秦桧不仅仅是我们知道的“大奸臣”,更是在敌方入侵后被俘叛变并且受派遣打入原来所在国家高层作为“内应”的“汉奸”。正是他利用赵构不愿意迎回宋徽宗和宋钦宗的心理,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抗金名将岳飞,断送了一个国家。当然,现在看来,当时的金人即是我们今天的满族同胞,也许会有人认为这扯不上爱国不爱国问题。另外,按照被西方列强频频作为对别国发动侵略战争的理论依据使用又被国内某些所谓精英奉若神明的“人权高于主权”的歪理去理解,只要某些人认为他的所谓“人权”受到侵犯了,他就有理由以各种形式配合侵略军侵略和肢解自己的国家。


所谓“开拓团”实质上是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时,紧跟在军事侵略后面的经济侵略,关于其性质已经有多人论述过,本文就不再赘言。虽然他们没有那些日本军人那样凶残,而且他们中的好些人也是受害者,但是为他们立纪念碑都是欠妥的。广大民众对此的不满,不仅仅在于立碑这件事本身,更在于某些地方官员在这一事关民族尊严和民族大义的大是大非问题上的糊涂。


至于南京大屠杀,虽然到目前为止,没有史料说明汉奸在此事件中发挥重要作用。但是日本侵略军为什么当时能够攻城略地,所向无敌呢,除了因为当时日本在经济和军事上的强盛(连当时的世界经济军事强国美国一下子也顶不住)和中国由于封建社会的封闭落后以及列强的无度掠夺造成的积贫积弱以外,与中国国民的某种劣根性不无关系。有些人,只要能够保住他的既得利益,他可以有奶便是娘,汪精卫之流就属于这种人;有些人。对当时的社会现实不满意,希望借助外国势力势力来改变,缺乏在民族大义上起码的是非判断;加上当时日军的的确强大,为了保命,有些人选择了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于是,就有那么一部分人,主动或者被动地充当了汉奸。于是世界民族史上一种罕见的现象出现在我们中国――资敌者比侵略军的人数还多。


汉奸现象的出现,也许是有比较深刻的社会原因,一是长期的封建统治带来的严重的社会问题和社会矛盾,使某些人背叛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时找到了借口;二是国家长时间的落后形成了国民的弱国心态,擅长同胞窝里斗,却在外来列强面前卑躬屈膝;三就是上面所说的“有奶便是娘”心态,只要能够保住他的既得利益,这个国家出卖给谁他都无所谓。


随着新中国的诞生,这种汉奸现象开始受到严重的遏制,而这些年来,由于国内外政治气候的某些变化,汉奸现象又改头换面冒了出来。


我对日本、德国和以色列等国家没有多大好感,但是我对这些国家的国民的极强的民族意识非常欣赏,像发生在我们中国的汉奸现象就很少发生在这些国家,因此,他们的国家的强盛与此不无关系。当然,这种比较强的民族意识是把双刃剑,在为其国家强盛和发展提供坚实的民意基础的同时,也会为德日等国的以法西斯主义为主要特征的极端民族主义的发生和发展提供了土壤。


而我们中国不存在,或者起码现在不存在发生类似当年的法西斯国家和现在的某些强国对外发动侵略战争的情况,因此,我们需要比较强的民族意识为国家发展和强盛提供坚实的民意基础。而于对产生于当年的国家积贫积弱时期的汉奸现象和汉奸心态,无论其以什么样的伪装出现,都应该给予无情的揭露和坚决的反对和批判。因此,任何的对现实的不满意都不应该成为某些人在各种冠冕堂皇的旗号下勾结外部势力颠覆本国政府和入侵、肢解自己的国家的借口。


那么,发生在不同时间的秦桧像、“汉奸碑”,同发生在此前70多年的南京大屠杀有什么关系呢?


从某种意义上上可以这么说,秦桧就是后来的汉奸们的祖师爷,他为其徒子徒孙们树立了一个榜样,其身后,汉奸一直不断种,这位先生“功不可没”。


而方正的“汉奸碑”的建立,可以说是由于某些当地领导的无知,也可以理解为他们为了GDP,可以罔顾民族尊严和民族感情。反映了某些人在这方面的麻木,而这是非常可怕的,我们可以不记仇,但不能忘记历史。


这两件貌似毫不相干的事情与某些人叫嚣“建议美国考虑把中国切分成七个国家”,和宣称要“一分钱就把她卖给美国作它的第五十一个州。”联系起来,并且联系到这种叫嚣和宣称竟然在当今一些人中间有市场,说明这一点,现在在一些人当中,那种卖国求荣的意识仍然有市场,这与当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时没有什么两样,而这正是导致我们受到侵略的内因之一。加上当时的敌强我弱等众多因素,才导致日军长驱直入,而南京大屠杀正是日军侵华犯下的众多罪行之一。


那种出卖国家与民族的行为如出一辙,但是借口却各不相同,秦桧当年的借口是促使南宋和金签署“和平协议”,避免战争;汪精卫等当年的借口是“曲线救国”,而现在的汉奸的借口就是所谓的“人权高于主权”。在这一前提下,秦桧像、“汉奸碑”就与南京大屠杀产生了因果关系。如果放任某些汉奸在国外敌对势力的支持下为所欲为,南京大屠杀的悲剧重演就只是时间问题。


中国不称霸,但并不是可以任人宰割;中国的社会上的确存在问题,而且有时候还比较严重,这应该由中国人自己解决,任何外国势力都滚一边去;在比较宽松的社会环境下,某些人过度亲近和崇拜某些外国以及对执政党和政府退出批评并不违法,其中的正确部分甚至受到法律保护,但是在任何情况下,出卖国家和民族,勾结外国势力,充当其侵略和肢解自己国家的帮凶的,都是人民不共戴天的敌人,不管其打着什么冠冕堂皇的旗号,我们都与之势不两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