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作为监狱人民警察,早已被称为二流警察,三流公务员,警察和公务员只不过是两块遮羞布,狱警的政治地位和经济收入是怎么都不能和公安以及地方公务员相提并论的,世人只谣传监狱黑暗,而不知狱警辛酸,只知看守所“躲猫猫”,却不知狱警付出许多,被杀害只得到几万元补偿,还要被上级官僚严加审查,世人常将公安看守所的行为牵强附会为狱警,却不知道狱警给公安看守所收拾了多少烂摊子,本一奶同生,为何84年分家后就如此惨淡经营,监狱作为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请问监狱人民警察得到了什么,难道狱警就是马桶清洁工,帮国家把马桶刷干净了,还要被人踹来踹去地连狗都不如,五十年代清扫粪便的时传祥还能被评为劳模,而新世纪的狱警,作为美化国家的功臣,却得不到应有的地位和收入,每月微薄的工资,津补贴一直保持着最低的水平,值班费也没有了,在国家法定假日无偿劳动是狱警天经地义的责任!不仅抽不出时间陪老婆孩子,还无法给自己的小家经济支持,难道党和国家是想狱警一把屎一泡尿地喂养家里的孩子吗!

监狱警察,在21世纪的市场经济中,收入保持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政治停留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每年层出不穷的政治活动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洗脑,让狱警只知道埋头拉车,不要停下来吃饭,更不要看周围的兄弟单位们已经提高到什么水平,当今监狱上面有监狱管理局,局上面有司法厅,厅上面有政法委,政出多门,“三座大山”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再说监狱下面有监区,监区下面还有分监区,那些最基层民警,是怎么也逃不出这“五指山”了。

当今司法部,如何能体会站着的狱警肩负着家庭经济压力,老婆鄙视,孩子白眼,一个月零花钱都没有几个,到了单位兢兢业业,神经高度紧张,一丝一毫不敢麻痹大意,对罪犯打不得,骂不得,怪不得,就怕罪犯想不开,常年熬夜值班,拖垮了身体,随时提放罪犯越狱暴狱,常年在心理压力中苦熬,有些已经患上心理疾病,看到别的警种时时被关心关注,而狱警给罪犯捐款捐物,用生命确保监狱安全,罪犯安定,数不尽的辛酸和苦楚,除了狱警自己,还有几个人能懂,官僚们只管自己的乌纱帽,却不管基层民警死活,别的机关把自己宣传的风生水起,而狱警干的再多再苦也只是在绚丽都市的背阴处,谁能看到狱警的哀恸!

求求你,各位国家领导人,请你们擦亮疲惫的双眼看看狱警们吧,这些维护着社会和谐稳定的狱警们吧,他们如此劳累,而国家却对他们如此薄情,狱警是被判了无期的人呀,罪犯的无期可以到时释放,而狱警只能像老黄牛一样辛苦耕耘,在岗位上积劳成疾,领着微薄的薪水,等着国家能想起这群为社会奉献了一辈子却长时间得不到公平待遇的可怜人呀!

本文内容于 2011/12/17 19:41:05 被蓝卒子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