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曾鼓励在神社内滥交

文章摘自《日本人的“色道”》 作者:郝祥满 出版:湖北人民出版社


我们说《古事记》是日本神道有关性启蒙的教科书,而神社恰恰是古代日本人接受性启蒙、性教育的地方,甚至是可以自由滥交、乱伦的地方。也许人们对此有些难以置信,因为我们无法想象基 督 教、中国道教会鼓励教徒们在教堂、道观内乱交。大家也许会问:神社难道不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吗,怎么能在这里做苟且之事呢?我们还是看看日本江户时代(1603—1868年)的大文学家井原西鹤(1642—1693年)在他的代表作《好色一代男》中的介绍吧。


在日本古都京都附近的爱宕郡市原地方的乡村神社,有一传承了不知多少年的被大家称为“杂鱼寝”的风俗:每一年都有这么一天,按照当地的风俗,属于这个神社的村民无论男女都必须集中到这个神社的大殿上一起睡,而且直到鸡叫以后才能离开神社,各自回家,所有村民是不允许不来的。“无论是村长的太太、女儿、女用人,还是男仆人,也不分老少,大家都睡在大殿上。唯独今夜无论干什么都可以”。


井原西鹤借主人公世之介的身份参拜了该地方的大原神社,并借世之介的眼睛看到了神社内上演的一切:


从位于寂光院的朦朦胧胧的清水河边,沿着山后的小路,拨开小松树,他们来到了大原村。夜色漆黑,但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天真无邪的少女四处逃跑的身影。还有即使被抓住了手仍然在表示拒绝的女人,也有的女人在主动挑逗男人,还可以看到两个人正在一起卿卿我我地交谈着,更有趣的是两个男人正在争夺一个女人。有的男人抓住了年过七旬的老妪而大吃一惊,还有的男人竟然制服了伯母,也有的男人故意找主人老婆的麻烦。最后,人们放荡无羁地闹作一团,有哭的,有笑的……这充满乐趣的场面,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这一风俗不仅无视贞操,而且是纵容强奸和乱伦,那些“有哭的”肯定是遭遇了强奸后的委屈。虽然这样的习俗在许多民族的先民中都存在过,但在进入文明时代以后就被抛弃了,而在17世纪的日本,他们却仍割舍不了8、9世纪以前的习俗。类似的习俗直到1945年在日本一些偏僻的山区依然未完全根绝。


日本人在正月初一、初二一般都要参拜附近的神社或者寺庙,此即所谓的“初诣”,这是男女相互见面的最好时机。“好色一代男”世之介到此地来寻花问柳,自然要了解当地的风俗,寻找自己的艳遇,男女汇集的神社自然是最好的去处。所以主人公世之介最后看到了这样的情景:


将近天明的时候,返回村庄的人们,那模样形形色色。其中,有一位手拄拐杖、躬腰驼背的老太婆。她头戴一顶把脸盖得严严实实的棉帽子,有意避开人群,绕道而行。离去稍远一些以后,她的脚步便加快了,那弯曲的腰也伸直了。石灯笼的光映出了她那回首观望的样子。世之介感到奇怪,便紧随其后想看个究竟。果然不出他之所料,此人是一位二十一二岁的女人。她肤色洁白,一头秀发十分美丽,举止温柔文雅,即使作为一名京都美女,也当之无愧。


美丽少女如此装扮自然是为了逃避强奸。在那个允许放纵的场合,要是让自己不喜欢的老丑男人抓住了自己,那该怎么办?按照习俗和宗教信仰她又不能不参加这一活动,也不敢不参加,因为日本是一个集团社会,逃避将被大家所抛弃。今年,她终于躲过一劫,可明年又将如何?如果能遇到一个可意的男人,她准备把这时刻被威胁的处女贞操送给他。故事的主人公世之介发现了这个秘密,于是便趁机捡了一个大便宜,所以故事有了以下的结局:


世之介向她求爱,她说道:“您既然是京城的人,那就请您多加原谅了。村里迷恋我的人很多,可是,我讨厌他们,所以才化装成这副样子逃了出来。”听她这样一说,世之介更加激动,发誓要终生相伴。她说道:“您可不要抛弃我……”“我怎能抛弃你呢?”说着,两人海誓山盟。之后他们躲在一棵千年老松下,欲成全美事。这时,有五六个男人,紧接着又来了三四个,都是健壮汉子,正在到处找人,边找边嚷:“村里最漂亮的女人不见了!”他们说的就是这个女人。


看到这里我们有理由担心:这位美女若是被这些男人们逮到,几乎要被轮奸。这种风俗说得好听一些、文雅一些是狂欢节,实际上是“丛林法则”的记忆,是兽性的一时发泄。


日本是一个既有严格禁忌,又善于寻找发泄途径的民族,这在今天依然随处可见。他们平时严守禁忌,在特定的时候解禁。比如公司男女职员之间,在办公室里通常都是谦谦君子,任何形式的性 骚 扰(即日语中所谓的“痴汉行为”)都被视为是不道德的;但在一起喝酒的情况下,男同事可以嘴上说下流话调情,手上抚摸女同事的胸部和屁股,在这时女同事是不可以动怒的,即使要拒绝按照习惯也是不能过于绝情的。


从以上日本神道放纵性的祈祷仪式,以及神社内的特殊庆典,足见神道教是一个反对禁欲的宗教,甚至是一个纵欲的宗教,更不用说有贞操观、性伦理观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你好!有关国际内容的帖子请发到国际大区。谢谢支持!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