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过路费”案远未尘埃落定

从某种层面来说,“天价过路费”案或许随着时建锋“不上诉”的表态而尘埃落定。但是,如何避免司法调查受到权力、财富垄断集团的干扰,如何避免草率的司法判决对公民形成二次伤害……这些疑问,却依然没能随着这一纸判决书而尘埃落定。


12月15日,河南“天价过路费”案再审当庭宣判:被告人时军锋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罚金5万元;被告人时建锋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罚金1万元。


“天价过路费”案几经周折,虽然最终判决结果峰回路转,但整个案件变化的原因依然云遮雾罩。虽然被告人时建锋开庭前就表态“只要判得不多就不会上诉”,但辩护律师依然坚称“时军锋并未当庭表示不上诉”,在法律规定的10日上诉期限内,时军锋随时有权利提起上诉 ,这给最终判决结果带来一丝变局。尽管如此,让一个偷逃过路费的公民罪当其罚、不枉不纵,理应是整个判决的第一诉求。而要做到这一点,那些隐藏在案件中,变幻不清却能够影响案件走向的因子,也理应通过司法调查向公众澄清。


比如,检方对“天价过路费”案的指控金额由368万元锐减至49.23万元,但检方却未在起诉书中说明数字巨变的原因。这种巨变,究竟是此前调查计算不严谨导致的错误,还是交通垄断企业干扰司法、恶意提供错误金额,抑或是司法机关迫于公众舆论乃至上级压力无奈做出的改变?如果这背后的问题不能厘清,那么如今的判决即便能让被告人满意,也未必能让公众信服。


司法不严谨、不公正之害,从此前“天价过路费被判无期”中可见一斑。倘若不是媒体曝光,一个运沙石的货车司机,恐怕就要背负最沉重的刑罚。草率的司法调查与判决,对公民自由与权利的伤害,难以估量。也因此,司法调查与判决的任何改变,都需要开诚布公,否则法律无法得到公众信仰。


公众对“天价过路费案”始终保持关注热度,不仅是在关注时建锋这个货车司机的个体命运,更从时建锋个体命运的峰回路转中,获得了感同身受的共鸣。这种共鸣既有对司法判决公正的期待,更希望此案反映的高速公路不合理收费现状得到某种程度的矫正。是的,在时建锋之后,有无数人还要继续奔走在那条巨额收费的高速公路上 。在“逃费要被处罚,不逃费就赔本”的语境下,要怎样才能脱离这种巨额收费的民生之痛,如何避免受到法治不公的二次伤害?这不仅考验着司法的公正与智慧,更拷问着现有的制度困境。


从某种层面来说,“天价过路费”案或许随着时建锋“不上诉”的表态而尘埃落定。但是,如何避免司法调查受到权力、财富垄断集团的干扰,如何避免草率的司法判决对公民形成二次伤害,如何能让如时建锋这样的普通民众从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中获益,而不是因此背上沉重的负累……这些疑问,却依然没能随着这一纸判决书而尘埃落定。某种程度上,公众不仅需要一纸公正的判决书,更希望以此为契机,给案件折射的社会痼疾寻找一种药方,以使自己免于被民生之痛灼伤的恐惧。李研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