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兵英雄1945年徒手夺日机:轰动胶东 一生未受奖

2011年12月16日 00:47

来源:人民政协网 作者:李传根

核心提示:张吉俊等人虽然徒手夺取了一架敌机,却没有立功受奖,直到他去世。我曾经称赞他是为国立功的大英雄。他说:“不是,不是。俺只不过是和大伙一起杀了鬼子,夺他飞机为民报仇,做了点应该做的事情。”



民兵英雄1945年徒手夺日机:轰动胶东 一生未受奖



本文摘自:《人民政协报》2011年12月15日5版,作者:李传根,原题:《徒手夺机的民兵英雄张吉俊》


上世纪90年代的一天,我采访汪精卫空军扬州起义人员于飞等人时,汪伪的空军上校参赞武官何健生拿出一张照片给我看。他指着一个身材魁梧,头戴礼帽,赤脚踏在日本宣武队机翼上的人对我说:“你应该写一写这个人,他叫张吉俊。1945年他带头和村里的民兵从鬼子手里夺取了这架日本飞机!”


“真的?”我惊奇地问。


“千真万确。这张照片是我照的,送给你。”


“他还活着?”“不知道。不过你可以调查呀。”


1945年,那是抗战大丰收年。全国捷报频传,他们夺敌机的事,也当平常事,既没登报,也没有上广播。但几经查找,我终于和这位徒手夺飞机的民兵英雄联系上了。


1945年9月的一天,上午9时许,山东海阳县留格区大辛家乡南庄村民兵张吉俊正在南大沙锄白薯,突然一架日本飞机落在离他很近的海滩上。接着有三个日本鬼子爬出来,原来这架飞机左发动机发生故障,需要迫降抢修。


躲在白薯垄沟里的吉俊看到鬼子,立即仇恨满胸膛。他决心不让鬼子跑掉!他悄悄地靠近飞机,正忙着修飞机的鬼子们却没发现他。他从飞机北面的机翼下转到后面,一抬腿上了飞机。他看见上面两个小窗户开着,机舱里还有一个鬼子正在忙碌着,周围干活的几个民兵也悄悄地围过来。吉俊看到有了帮手,就不顾一切地跃进机舱,来个猛虎扑食,直扑那鬼子,右手抓住他头发,左手卡住脖子,把他按倒。但鬼子年轻体壮,劲头很大,猛一挣扎,从下面翻起来,抓一把钢刀朝吉俊突刺过来,吉俊向右一闪,左手背上被刺了一刀。吉俊忍痛拼搏,就用力朝那家伙的小腹猛踢一脚,“哎哟!”一声,鬼子倒下去了。吉俊一个箭步窜上去从他手里夺过钢刀,朝他身上乱砍,又朝他左肋骨戳了一刀,鬼子昏过去了。民兵张训兹、张钦振跳上飞机来相助,把这个鬼子拽出机舱。


张吉俊在机舱和鬼子搏斗时,其他民兵高喊“缴枪不杀!”冲过来。一个鬼子向民兵打了数枪,没打中,拔腿就跑。民兵张松套朝他扔一颗手榴弹,没炸死他,但民兵从四面八方冲来,人越来越多,那鬼子见走投无路,拔枪自杀。另外两个逃跑的鬼子,被民兵活捉。


在审讯三个俘虏时,其中被吉俊打昏后来醒来的那个鬼子说:“不是先进机舱那个人来打我,发动机很快就会修好,不用五分钟飞机就飞走了。”

“哼!”另一个俘虏讥笑地说:“你们中国人只会种高粱,能开得了飞机吗?飞机到你们手也只是一堆废铁!”


在场的人听着肺都要气炸了。正当大伙十分为难时,正好一批汪伪空军扬州起义人员赶到了。其中有白起、何健生、吉翔、陈静山等人。于飞对我说:“我们起义分两批走,即从空中和地面走。1945年8月20日,周致和、我(原名黄哲夫)、张迺强、管序东、沈树槐、黄文星等共6人。”周致和驾驶飞机飞到了延安,朱总司令设宴欢迎。


何健生说:“我和汪伪的空军少将专机班主任白景丰(后改名白起)、吉翔等起义人员和家属二十多人,从地面起义到新四军军部洪泽湖南岸的盱眙县黄花塘,受到了热烈欢迎。我们随新四军北撤到山东。忽然我们接到上级通知,就立即乘坐陈毅军长的小车赶来了。”


大家请吉俊介绍夺敌机的情况,他推辞不过,就作了介绍。


吉俊1902年农历十月初八出生在贫农家庭。他未读过书,幼时随父亲闯关东,给地主放猪、看牛、扛活。日本侵略东北后,他于1935年跑回老家南庄来,以打鱼为生。鬼子侵占他的家乡,血洗海阳。1939年,八路军的一支武装牟海大队在南庄一带活动,他就积极参加救亡运动,经常给八路军送信、带路、侦探敌情。1940年受海阳党组织和大队的派遣,深入敌占区烟台南面清山寨开饭店。他以饭店为党的秘密联络点,联络党内外人士,利用烟台伪警局长杨金荣想卖军火发财的念头,给八路军搞军火。后来党指示吉俊回家边干活,边负责民兵工作。张吉俊讲完后,大家无不拍手称赞。小伙子们激动地把他抬起来,抛向天空再接住。大家异口同声地说:“老张敢赤手空拳打鬼子,真不愧是党培养出来的好民兵!”


“别夸俺!”吉俊说:“咱海阳县有多少同胞死在鬼子的屠刀下!俺恨鬼子,才拼命杀鬼子。在大伙的支援下取胜,这胜利属于大家!”


健生无比敬佩这位智勇双全的民兵英雄。他取出自己的照相机给英雄和他们缴获的飞机拍照,并拉三位民兵和起义人员合影留念。


飞机发动机的严重故障在无零件,条件差的情况下,能否修好,大家都很担心。


“我是飞机医生!”静山说:“我保证把它修好。”这架飞机恰巧和周致和等八月二十日驾驶起义到延安的那架是一样的——日式九九双引擎运输机。于是静山、白起等就立即动手检修。经过他们的紧张工作,终于把飞机修好。


“飞机是咱的啦,还戴着日本的机徽干啥?”于是大家动手把机体上印有日本的红膏药等标志洗刷掉,在机身两侧写上“中共”两个大字,标明是中国共产党的飞机。


根据上级决定,要白起等把这架飞机转移到离这里一百多里的桃村去隐蔽起来。他们临时编组分工:白任机长(正驾驶),吉翔任副驾驶,健生当领航员,静山负责做好飞行前的机务工作。


一天早饭后,飞机腾空而起,广大军民欢呼“咱的飞机上天啦!”白起驾机低空盘旋一周,向军民们致意和告别。军民们又掀起欢呼高潮,飞机摇晃着机翼与大家告别后便爬高向北飞去。人们像欢送亲人那样一直目送着它,直到它消失在蓝天白云之间才散去。


“机舱内有人!”静山看到从飞机厕所里突然闪出一个人影来,就大声斥问:“谁?!”


“我。张吉俊。”


“你什么时候上来的?”


“昨天晚上。”


原来,吉俊曾要求说:“我没坐过飞机,想坐飞机,跟你们同去桃村。”


在“海滩上起飞难度大,”白起说:“再增加人恐怕增加起飞的困难。”婉言谢绝了他。昨天夜里,他带着干粮躲在飞机的厕所里,现在才敢出来。他边啃着干粮边说:“嗨,蚊子真厉害,咬得俺一宿无法睡!”大家听了哈哈大笑。


不一会儿飞机到达桃村,在一片比较平坦的地里安全着陆。军分区司令员黄经琛亲自来欢迎。


“八路军的飞机来啦!”人们互相传颂着。这一消息传开后,几乎轰动了整个胶东半岛。远在百里之外的周围群众络绎不绝地到桃村来参观飞机,人山人海。


张吉俊等人虽然徒手夺取了一架敌机,却没有立功受奖,直到他去世。我曾经称赞他是为国立功的大英雄。他说:“不是,不是。俺只不过是和大伙一起杀了鬼子,夺他飞机为民报仇,做了点应该做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