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近日召开的第73届中国改革国际论坛上,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表示,在外贸出口不断收缩时,必须走向以消费为主导的经济转型,“而收入分配改革的滞后就是我们的拦路虎。”


根据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的一份研究报告,2010年中国最低工资是人均GDP的25%,相比之下,世界平均值为58%;中国最低工资是平均工资的21%,世界平均值则为50%。


另一方面,中国公务员工资是最低工资的6倍,世界平均值为2倍;中国国企高管工资是最低工资的98倍,世界平均值为5倍;中国行业工资差高达 3000%,世界平均值为70%。


“垄断企业和相关利益群体的灰色收益在推大收入差距。石油、电力、烟草等行业人员职工数占全国职工数不到8%,而其工资却占全国职工工资总额的60%左右。”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认为,当前收入分配改革问题已经十分紧迫,能否及时有效地解决已经关系到整个经济发展动力。


对于收入分配改革的深化,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认为,必须不断推进税收体制的进一步改革,扩大增值税改革试点,把结构性减税放在首位。


“至少要达到3000亿-5000亿的减税力度才能对收入分配改革较大推动。”许善达说,收入分配改革的首要改革,就是税收制度的改革。


财政部数据显示,今年1至11月累计全国财政收入97309亿元,同比增长26.8%,今年财政收入将突破十万亿大关。


“2011年中国财政收入增速预计将达到25%-30%,企业收入增速将达到20%左右,相较之下,居民收入增幅预计仅为10%,而如果剔除物价因素,增幅还将更低。”许善达对记者说。


许善达认为,中国不仅要极力提高居民收入的增长速度,使其超过GDP的增速,更要使低收入群体的增速高过高收入群体的收入。“这个是非常难的,但这是我们的目标。”


在此次海南举行的中国改革国际论坛上,重庆五项改革措施成为与会者的讨论热点之一。重庆在收入分配改革方面的探索,包括确定居民收入在接下来的五年内要占到重庆GDP的50%以上,基尼系数从0.42降到0.35;对农民土地财产权进行创新设计,不断扩大农民收入等。


许善达则认为,只有从顶层设计的角度来认真思考,在不断完善基本社会保障制度的同时,大力实施新税改,减少并优化税种,调节税负结构,在税收初次分配上下足功夫,然后再来考虑二次分配。


“政府在‘十二五’规划中首次提出要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和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我认为这是十分值得肯定的。花钱最有效率的不是政府,而是百姓。”许善达对记者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