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全裸死在床上 一男人割伤手腕晕倒卫生间

:00 记者俞莹 陈超 陈荣辉 在王隘新村播报


王隘一村一女子全裸死在床上


一男人割伤手腕晕倒在卫生间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听说王隘一村6幢出人命了,我们赶到时,一辆救护车刚刚离开。


出事的是6号楼底楼的一间出租房,房门关着。


小区居民还在议论着,旁边的大姐指指6幢旁边的一个房产中介,“问那位中介老伯,他发现的!”


老伯摆摆手,一脸紧张:“我不知道的,不知道的!


“中午12点不到,旁边的住户跑来跟我说,隔壁怎么煤气味这么重,敲敲门又没人应,让我开门进去看看。我们就一起过去,房门锁着,打开进去后,整个屋子都是煤气味,我就去厨房关煤气,可是没找到,发现煤气瓶倒在地上,管子被人割开了。我一看大事不妙,马上把窗户全都打开。


“然后我就发现租客老卓躺在卫生间地上,被子蒙在头上,手腕上割过了。


“跟我一起进去的那个租客去的是卧室,他在那头大叫说,有个女人死在床上!我不敢过去看,马上报了110和120。


“老卓1963年出生,奉化人,今年8月31日搬来这里的,平时这间小房子里进进出出的人很多,大家对那个女的一点印象也没有。


“老卓现在被送到李惠利医院去抢救了,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旁边的住户悄悄告诉我们,听说两人是因为赌博起的纠纷,男的输了蛮多钱,昨天就把女的杀了,然后准备割腕自杀,结果一直没死成,于是割断了煤气管准备自杀。


事后,我们找到出警的120急救医生。


朱医生回忆:我接到报警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有两个警察在了。房间里什么情况我还不了解,又不能破坏现场,警察给我一块钢板,让我踩在上面进去检查。


卧室的床上有个女人,头发散乱,脖子和左手腕都有刀伤,血已经流干了,我摸了下四肢,都已经僵硬。但确定死亡还要做心电图,掀开被子,我发现女人身上一丝不挂。心电图显示,她已经没了。


院子改装成的简易卫生间里,有个倒地的人,他还有呼吸,我赶紧将他送往李惠利医院。在急救车上,男人尚有一点意识,但问什么话都不说,左手腕还有刀伤。


由于煤气吸入过量,把病人送到医院后,我自己也撑不住了,在医院做了高压氧。


对于居民们的传言,白鹤派出所没有给出正面答复,只说案子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我们在李惠利医院住院大厅遇到了白鹤派出所的民警,他们证实卓先生还在医院抢救,但具体的情况不方便透露。(通讯员 葛琳 建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