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湾策

昔我国朝定鼎,蒋氏远遁,依强梁,傍异国,割据自守,遗祸至于今日。海波不宁,疆埸未定者,非吾军人不为也,实不能耳。

夫台湾虽小,乃吾海疆之锁钥,日、韩之咽喉,得台湾则日韩口中虱耳。今我举兵向台,则美倾力来保,日韩附之,大小逆势,其后非吾所能料也。固吾伐台有五不利:战于海峡,是以一中国之寡当美、日、韩、台之众,一不利也;以吾海军之弱当彼海军之强,二不利也;战火波及两岸,损害经济,三不利也;战胜则吾海军残,南海难保,四不利也;一旦倾危,则吾海军俱墨,甲午之祸必至,此五不利也。有此五不利,则吾伐台,战胜则难保,败则必倾危。

善用兵者,制人而不制于人,以吾所言,与其攻台湾,莫如保伊朗。保伊朗有五利:联俄保伊,煽动穆斯林,亲法、德威日、英,则我众而美孤,一利也;陆军,我所长耳,二利也;立刀兵于境外,表里河山无损,三利也;战胜则主动在我,东西俱收,四利也;战败则我海军无损,宵小不敢为非,表里无害,五利也。

夫台湾之难定者,非台湾也,实美国也,欲伐伊朗者,亦美国耳,今美伐伊朗,我一军以志愿之名保之,若我得胜,则陈兵两伊边境以胁伊拉克,逼和美国,美欲保台湾,则吾取伊拉克,欲保伊拉克,则予我台湾,即使不胜,亦无大害,此晋文公城濮取霸之势也。舍四不利而有五利,主动在我,可便宜取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