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另一个世界是可能的

主要内容:

本期节目中,韩德强老师评述了拉美加勒比国家共同体成立的巨大意义、存在的困难和局限,他认为这个联盟是基于在反对美国这个共同敌人上存在共同利益才形成的,缺乏稳固的共同体文化的思想基础,而且还面临美国政府、跨国公司、各国反对派等一系列阻力,从历史上看,一个巨大的权力体系需要为人民服务的文化才能变得团结、强大、持久。

嘉宾简介

韩德强:著名学者,和谐社会理念最早提出者之一。长期研究国内外的一些重大问题,涉猎甚广,在社会、经济、政治、历史和文化多个领域提出了许多独特的观点,尤其重视东西方文化的比较研究。他是真正的思想家,虽不同于高度细碎化、规范化的学术界,却注定要影响人心,影响社会,影响世界。

内容提纲:

共同体能否取代美洲国家组织?

共同体缺乏统一的文化

另一个世界是可能的:融合东西方文化

经典语句:

现在成立的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实际上是一个泛左翼的共同体。它在反对什么上是明确的,都反对新自由主义,都反对资本,反对对自由贸易、自由投资的无限制放纵,都主张要加强社会的建设、政府建设。但到底怎么加强?在方式上,在程度上其实差异会非常巨大,所以我说这是一次国际政治的华尔街游行

美洲国家组织,是美国的殖民地部的美洲分部。因此美国的中央情报局、美国的海军陆战队,美国的各大跨国公司、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在美洲的 33 个国家里面都有蛛网般的存在。要摆脱美国蛛网般的影响,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拉美左转当中最强烈的是委内瑞拉,但是委内瑞拉要搞的叫21世纪的社会主义。这个21世纪的社会主义不是科学社会主义,实际上是以民主、平等、公正作为号召的一个社会主义。这个拉美最左的国家,它其实也无非是要求民主、平等、公正。还是建立在私有制的基础之上,还是在接受国际诸多的游戏规则。

我们过去的30年都认为权力是罪恶,所以我们把权力不断的削掉。削掉之后迎来一个个的跨国公司。跨国公司是个新的权力中心。怎么办?所以,查韦斯喊出来说我们整个拉美地区,国家权力不断被削弱,资本在我们国内的力量不断增强,最后我们的人民是被资本所统治,怎么办?要对抗资本就得出现权力。

我们可以在为人民服务的主导价值观下容纳民主思想。既然是为人民服务的,当然也可以是民主的,人民就可以讨论协商我们的短期利益是什么,长期利益是什么,局部利益是什么,整体利益是什么。通过磋商去慢慢形成统一。当磋商不容易达成一致的时候,我们更多的想一想长远利益和整体利益在哪里。

英国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说20世纪东方被西方化,西方极端化,所以整个20世纪是一个极端的世纪。我认为这个评价大体正确。反思20世纪,我们能不能在21世纪找到一个不极端的,把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各自优点结合起来而不是让它们相互否定的和谐世纪呢?这就需要新的思想文化的想象。

如果说拉美各国每个国家都出现像毛主席这样的领袖,这些领袖有比较强的组织动员能力,那么这些人又达成关于民主政治的共识,使得为人民服务的领袖和民主政治的运动相结合,那么显然拉丁美洲就会有光明的前景。这两者缺一个条件,就都可能有动荡和波折。

过去三十年是新自由主义泛滥的三十年,它主张政府要变成小政府,社会的事情都要资本去管。左翼也出现一个思潮,反对官僚政治。所以左翼反对官僚政府与右翼反对政府它形成一个奇妙的耦合,最后资本主义国家政府和社会主义国家政府的力量都被削弱了,这个过程中得到好处的就是跨国公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