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是84年的耗子,乔布斯去了,美国人民去墙街闹革命了,而我,只不过是喝多了,来写一些感想。




那个年代,都还记得吧?

先热个身吧:

读小学的时候,校门口的小摊,五分钱一大捧的切片卤藕有木有?现在看都懒得看的东西,当时却是无法取代的美味,因为是和最好的朋友一起凑钱买的。

一毛钱一个坑爹贵的大白兔奶糖有木有?

地级市的三层楼几千块钱就可以买,但是没有人要有木有?

上街的时候,盯着小摊的那个冰柜目不转睛,妈妈问我,是不是想吃雪糕?我倔强地扭过头,不想!

最后妈妈还是给我买了,我也还是吃了,为这个能高兴几天有木有?

这种雪糕的名字,叫娃娃头;没记错的话,六毛钱。




热身完毕。

为什么要提克林顿时代呢?不仅仅因为这是我成长时代,还因为后来才知道,美国一直都强大,但是从来没有像那个时代那样,强大到令中国人几乎绝望。


那时候在电视里看到台海军事演习,铺天盖地的架势,相当的震撼。大人们愤怒:“美国佬的航空母舰来台湾海峡了!要打仗了!”

后来才明白,也许当时大人们的愤怒里,还透着一丝无奈,因为以当时的国力,即使是在中国近海,也未必干得过“美国佬”。


当时我们的父母正在经历下岗,三天两头散步堵街。警察叔叔们好言相劝,甚至送水送饭,非常理屈的样子。大人们提起下岗,即使到现在,一样的义愤填膺。当时我感觉自己所在的国家简直是乱成一团,看不到希望。

多年以后的今天,我才知道,人美国的警察哪怕只有区区几个,也会追打成千上万人的游行队伍,搁中国只怕是要两个人了。


那时候的兵器知识之类的杂志里的彩照,前后两页都是装备,一个是中国的,一个是外国的。当外国那个照的是搁着上百架舰载机的尼米兹的时候,中国那个,你猜?

其实是什么都无所谓,那时候我们最好的现役国产装备,我不好意思说,大家自己去查。


科索沃战争的时候,现在还印象深刻的一幕,贝尔格莱德人密密麻麻站在城市里最后一座没有被炸掉的大桥上,齐齐举着一张图置于胸前。

图上画的,是靶子;靶环中交织的,是一个民族最后的尊严。

所以在大使馆被炸之后,我就在想,将来有一天美国人打来了,我就画个靶子去站武汉长江大桥。为什么是武汉长江大桥呢,因为我永远记得四五岁的时候第一次坐火车经过那里,大表姐把我抱到桌子上,兴奋地喊着:“长江!看见没?大不大?好不好看?”

当时在我看来,万一中美大开片,这可能是我能证明自己不愿做亡国奴的唯一能做的事情。如此壮美的景色,我生来拥有,既然无力保卫,我选择死在那里。

万幸,我到现在也没看见这个“将来有一天”,这辈子都应该没有机会了。


那个时候,我,我几乎所有的同学们,都无比羡慕美国。

上课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们,我们的GDP是八万亿,美国也是八万亿,美元。

然后面带鄙视的教育我们,像你们这样不上进,不好好学习,中国永远都只能被美国欺负。

我们全体羞愧,低下头反思。

那个时候汇率是八点几比一啊亲们。。。


当年我们唯一能拿美国开涮的,是克总的拉链门,一件与国家兴亡几乎毫无关系的事情。

那个时候我几乎全部的磁带,都是一个人的专辑:MJ。

那个时候我们都在各种杂志上寻找一个名字:比尔•盖茨,和属于他的神话事迹。

那时候我们都知道一个名词,叫美国梦。

那个时候学校的军事爱好者们在假想到中美两国开战的情形时,最后一句话一般是:“不过一般情况下不会随便开打,我们不是还有东风呢嘛。美国可能灭不掉,但是死了也要拉小日本垫背!”

如果还有最最后一句的话,就是某位哥们儿恶狠狠地说一句:“我们总有一天会灭了美国佬!”

顺便说一句,去年过年几个老同学聚会,正逢丝带姬出世,想起当年的辛酸,哥儿几个边喝边哭。


现在在国观,提到JY,大家第一个想到的是什么?对,骂人。

可是在国观刚开坛子那会儿,骂人的多半是FQ,水平高点的FQ,不是小心翼翼的引经据典,就是无比煽情地泪谈气节。至于JY,他们倚着美国的王座,什么都不用干,闷笑不语就可以了。

有硬通货在,还骂什么人啊。

不是当时的FQ怕了民主普世的光辉,而是那个时代的美国,已经成为了这一代中国人的心理阴影。美国有各方面无与伦比、遥不可及的强大,我们除了有小心翼翼埋在心底的不服气,还有什么?当时你跟人说其实中国也还行,美国也就这么回事,所谓pussy纯属忽悠,你说了有人信么?

当时谁想到美国会黔驴技穷地滥印钞票?

当时谁会想到这个帝国会负债累累?

当时谁会想到美国也会有人大规模闹革命,也会镇压人民?

当时谁会想到我们将会有黑丝带?谁会想到短短几年我们的经济总量达到世界第二?我们的高新产业、大型工程遍地开花?

更何况,多少FQ曾在心底膜拜过美国,包括我。

关于这个,有个著名历史遗迹,就是军刀04年写的那个30年GDP超鬼子的帖子,被很多人认为是YY。就连当时比较HKC的FQ,私下也在说:“这种帖子也只有军刀才写的出来。”

至于结果,大家现在应该知道了。所以我老是感叹现在当FQ实在太容易,资料一搬,排队围观。




乔布斯走了,墙街闹腾了。媒体上一片送葬似的气氛。为谁送葬?是说一个有能力就能成功的梦幻天堂已经死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印钞机、金融家支撑的帝国吗?

狠邪恶地说,我很希望这样,这几乎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起码我不用带纸靶子去长江大桥送死了;但是我不甘心这样,太快,太突然了,我才工作几年,如果美国这座大厦立即倒下,就没有我的丝毫推力在里面。

更何况,以后有小孩了,我跟小孩忆苦思甜,叫他(她)要有目标,要知道上进,落后就要挨打的时候,我很害怕逆反的他(她)用看火星人的眼光看着我。因为,我说的全是真话,只是他(她)没有经历。等他(她)再经历到这个的时候,晚了,完了。

一国之命运,一版之命运,一家之命运,一人之命运。


胡思乱想之后的胡乱涂鸦,年龄相仿的筒子们也进来说下大明湖畔吧。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