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里也下雪了吗

一年中这最后一月,是以雪花的轻盈姿态拉开帷幕的。当早晨拉开窗帘看到满眼的素净时,


那份惊喜是不言而喻的。因为,前一天,还是阳光明媚,还在感慨着今年的冬天怎么总如春末夏


初般的和煦。不曾想,一觉醒来,就呈现出这样一派粉妆玉砌。心想,今晨,可以踏雪去上班


了。可,她来电话说,一会有同事顺路来接我俩一程。这雪中送炭的温暖,不好拒绝,却破了我


踏雪的梦。




路面被雪覆盖得严严实实,被过往的车流人流碾压踩踏得结结实实,坐在车里缓缓前行,很


久违的似曾相识感。




下午上班路上,积雪已开始融化,踩在上面,松松软软,间或会有一滩滩已融化的雪水,已


被污染得没有了雪花原本的洁净,反射着浓烈的阳光,很是刺眼,想流泪的感觉。




进一家珠宝店。我的珍珠项链断了很久了,需要重新串起来。戴好重新串好的项链,去单


位。




又迎来了双休日。很享受的日子。




周六,睡到自然醒,洗澡,清洁卫生,做琐碎的家务,同时看三部正在每天缓慢更新的宫廷


剧,时光也在不急不缓地流向光阴深深处。随心。




午后,他烧开水,问:“喝水吗?”我回:”当然。“他边倒水边说:“怎么每次问你都会


说喝?”回他:“女人是水做的,你不知道?”他不屑:“怎么又不是泥做的了?”白他:


“晕!给我栽赃,你们男人才是泥捏呢,所以,少喝水,小心不成形。”我也奇怪自己,每天喝


水至少一暖壶,怪不得他捎带给倒几次水也嫌麻烦呢。不过,休息在家,上床下床倒水喝,可是


我锻炼身体的一项运动,不然,除了家务活,就是整天赖在床上抱着笔记本看电视剧,真成一名


副其实的懒人了。




今天,他和他的同事去送婆婆了。婆婆在四妹那里的医院输液两周了。高血压血管硬化的老


年病,去过两个大医院做核磁、CT确诊过。老人就像孩子,听村里人说,四妹所在县城的一个


新农合定点卫生院有个星期天来坐诊的专家,想去试试。有时,心里作用也会起一定疗效的吧。


上周我和他去看婆婆,医生给复查,把脉,听诊,然后又给配了一个星期的液。昨天电话里,四


妹说,医生说不用输液了,回去仍需服药。公公自己在家不会做饭,婆婆急着要回家了。家有老


人,身体健康是儿女的福。年龄来了,病痛来了。父亲的静脉曲张,母亲的骨质增生,都是我的


牵挂。希望他们都健健康康,少些病痛的困扰。




自己在家,安静着,与电视剧为伴,享受这样的闲静时光。




午间,困,钻进被窝,手机上看郭敬明的小说,不知不觉进入梦乡。一直沉睡到四点才醒。


晚饭,黑米米饭,羊肉粉条。正忙得不可开交时,他回来了。进厨房装腔作势地问我用帮忙不


。挥拳给他,他逃掉。




饭后,他看电视,我玩电脑。听龙梅子的一首歌,听到泪水肆意。有时,真不明白自己,感


性到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窗外,路灯晕开的桔黄色的光晕一直伸向远方,像天空闪烁的繁星。楼下,尚未融化的积雪


渗着寒意,也被路灯罩上了一层暖意。你那里也下雪了吗?




有雪的这个冬天,是温暖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