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宁波“女仆电玩店”制服黑丝女仆陪吃陪喝陪玩[图]


浙江宁波“女仆电玩店”制服黑丝女仆陪吃陪喝陪玩[图]


浙江宁波“女仆电玩店”制服黑丝女仆陪吃陪喝陪玩[图]

12月14日据浙江在线报道,浙江宁波江北最近开了一家“女仆电玩店”,并以“全国首推女仆一对一全程跟踪服务”为噱头,在网上进行宣传,并被网友广泛转发,记者进行深入调查,真的只是陪玩游戏吗?


进门叫你一声“主人”,以女仆的身份为客人端茶、陪客人打牌,给客人营造一种主人的感觉,这就是日本ACG(动画、漫画、游戏)迷们喜欢的女仆咖啡屋。作为“舶来品”,自2008年的成都“女仆咖啡店”开业以来争议从未停歇。


有人说这种电玩店、咖啡店为游戏迷、动漫迷等宅男们提供了娱乐、交际的场所,更有甚者将其上升到“女仆文化”的高度;但更多的人认为,这是社会文明的倒退,因为它本身就是一种畸形文化,其中还夹带着丝丝情色味道。


消费 中包厢200元一个陪玩40元一小时


上周,商报两名男记者以顾客身份,来到江北这家名叫patapon啪嗒砰部落,两名女服务员正在吧台上整理东西。见有客人进门,一个穿黑色女仆装的女孩迎上前来,举手投足间学生气十足。


“我们这里,楼下可以打台球,喝东西;楼上是包厢,可以玩电玩和桌游……”说着,她递上一张价目表:小包厢100元,中包厢200元,不限时,现在大包厢有人正在玩。“如果你有需要可以叫一个女仆和你们一起玩,电游是40元一小时。”


记者示意去楼上看看,女孩忙招呼着来到楼上的中包厢,内外装修风格一致,红色的布艺沙发,中间是一个长方形矮桌,对着液晶电视和游戏机。“这个房间可以玩桌游,也可以打电游。”而旁边的小包厢则明显要小很多,仅能摆下一张沙发以及电视和游戏机。记者走进小包厢,这里甚至都没有打扫,里面垃圾果壳丢在地上,电游控制手柄,电线搅在一起。“前一天晚上留下的,还没来得及收拾。”女孩笑着向我们解释。


记者两人在小包厢坐下,开始玩游戏,随后女孩端上来一桌小吃,就是些香蕉干、鱿鱼丝之类的,还有两杯奶茶。


陪喝酒小费另算80元一小时能带出去


“来这里的基本都是附近写字楼里上班的年轻白领。他们喜欢玩桌游或电子游戏,很多时候,他们玩游戏的人都不够,就从我们这里叫几个女孩去凑一下数。她们穿着女仆装,和客人们一起玩游戏,感觉真的还是很特别的。”女孩说,“当然,如果客人闷了,我们还可以陪着聊聊天、喝喝酒。不过,喝酒的话,小费要另外付。”


“就这些吗?”记者问。


“你只要买了钟,我们还可以陪你出去玩呀。一般情况下,客人只要付80元一小时,就能带一个女仆出去玩。至于出去到底玩啥,那店里就不管了,只要不违法,双方自愿就可以了。”女孩笑笑说。


收入 只是陪客人玩游戏月收入就能超3000元


该店还打出广告说“高薪聘女仆”,于是在一天下午,商报两名女记者又以应聘者的身份来到这家店。负责接待的是一名20多岁、长相清秀、穿着蕾丝花边女仆装的女孩,她自称君君,是宁波某大学的学生。


“我们老板去上海了,手机停机了。”放下手中的电话,君君用宁波话告诉记者,自从这家店开张,她就在这里工作了,老板联系不上,不过,她可以先带我们先参观一下。


参观过程中,君君告诉记者:“我们这里分白班和晚班。白班是下午1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晚班是晚上7点开始,客人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下班。”


那么工资是怎么算的呢?


君君说:“工资并不是固定的,但如果你能坚持工作下去,基本月收入超过3000元肯定是没问题的。”君君说,其实也就是陪客人玩玩游戏,很容易的。


“你们会玩三国杀这类的桌游游戏吗?”解释了一番后,君君突然问。


“只会一点。”记者回答说。


“哦,不过这也没关系。我们这里有培训课程,会教你怎么玩,还会教你怎么制作拿铁、果汁等饮料,而且培训期间也有工资拿的。”君君又热络地向我们补充解释说,给客人亲手做饮料也是一项很重要的服务特色。


“其实,我们这里服务员的主要工作就是陪客人玩电玩、三国杀等桌游,说白了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棋牌室,只不过是让服务员陪他们一起玩罢了。”君君说。


客人 富二代、宅男、白领是店里常客


在交谈的过程中吗,记者并没有发现店里有客人出入。“晚上生意比白天好很多,主要今天是下雨天,所以下午没什么人。”君君向我们解释。


君君说,一般情况下,在周一至周五的上班时间里(下午),到店里的顾客很少,基本上是一些宅男,对面写字楼里面的上班族偶尔也会过来。而到了晚上,店里就会比较热闹,很多白领下了班就会过来,而一些富二代和他们的朋友更是他们店里包厢内的常客。


而每到周末,晚上就会经常出现客满为患的场面,大多数客人都会玩到凌晨一两点才回去,有的甚至通宵。


“我们店里生意开张以来都还不错,每天都有上千元的进账。”君君说道。


当记者问起是否要陪客人喝酒或万一遇到毛手毛脚的客人怎么办的时候,君君说:“如果你真的不会喝你就说不会,但是啤酒最好能喝一点。如果遇到有客人毛手毛脚,老板说过,他会出来保护我们,帮我们赶走那些毛手毛脚的客人。”


不过,君君随后又补充说,这两天老板有事到上海去了。


疑问 真的只是陪客人玩玩游戏而已?


在和君君的聊天中,记者了解到,这家店在半个多月前刚开张时有20多个服务员,但很多人“不太适应”,现在只剩下七八个,正在上班的另一名服务员小洁(刚到店里上班没几天),显然也“不太适应”。在我们和君君聊天的间隔,也断断续续地听到小洁和君君的谈话。


小洁说:“我不怎么想干了……就是那个男的……”


君君则在一边不断地劝慰着。


说话间,店里来了一名中年妇女。


“阿姨,你来了,这两个是来应聘的。”君君赶紧招呼。原来,此人是老板的母亲。


“你们是学生吗?在不在学校住宿?”中年妇女问得很简洁,也很直接。


“我们在南高教园区读大学,晚上要回寝室。”记者回答。


“那就是说,你们只有周五到周日的晚上有时间了。”中年妇女显得很熟悉情况,“那你们就每星期这三天来上班吧,晚上7点开始上班,客人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才能下班。”


中年妇女还说,不需要办什么手续,这个工作只要年轻女孩就能做,这个周末直接来上班就行了,兼职待遇是8元一小时,陪客人另加20元一小时。“周末客人会玩得很晚,我们在对面的小区里有房间,你们可以不用回学校睡。”


对于中年妇女所说的待遇,即使是全职一个月也挣不了3000元。对此,君君的解释是,这里每个服务员“身价”都不一样,主要看客人大不大方,“像昨天就有一个女仆赚了600元的小费。”


陪客人玩玩游戏,客人就付600元的小费?付给店里80元一小时,就能带服务员出去,出去做什么?看来,君君起先那套“这里是另一种形式棋牌室”的说法,显得相当不可靠。


服务员 什么杂活都干,我们真的成了女仆


采访中,记者看到另一名服务员神情也很沮丧,“我打算干完这周结清工资就辞职了。”女孩说,“当初我是觉得好奇才来这里打工的。来了以后却发现这里的情况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当初觉得,来这里无非就是穿着女仆装和客人玩玩游戏就行。老板事先也承诺,除了这些,我们什么都不用干,而且上下班也有固定时间。可来了以后,却发现不仅要陪客人,还要拖地板、端茶倒水,甚至洗碗刷盘子,都要我们干,这下我们真的成了女仆了。”女孩有些气愤,“而且一开始的时候,老板承诺是7点下班,可每一次都要拖到8点、9点才能下班,说好结算的工资也是一拖再拖。”


工商 经营项目并未涉及“女仆陪玩”等项目


记者从宁波甬北工商所了解到,该店的注册名称是“宁波星之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为10万元,法人代表是一个25岁的女性,经营项目为文艺活动策划、企业文化推广、婚庆礼仪服务等三项内容。


昨天下午,甬北工商所工作人员前往现场调查后告诉记者,“女仆陪玩、陪聊”这样的经营项目,是根本不可能从工商部门那里批出营业执照的,而用“女仆”等字眼进行宣传,也是不符合相关规定的。此外,从经营电玩游戏和提供酒水食物看,该店还应该办理“文化经营许可证”和“食品流通许可证”。


昨天,该店负责人称,她在上海,不能赶回店内,而店内工作人员也拿不出营业执照。目前,工商人员已收缴了该店的相关电玩设备,准备进行进一步调查。


专家 这是文明社会的倒退


市文化研究会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促进会会长朱斐认为,让男性顾客食客享受“主人”的待遇,让女服务员沦为为“主人”服务的“仆人”,本身就是在人为地制造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甚至有歧视服务行业从业人员之嫌。说到底,推崇的仍是封建社会那套人身依附思想,与我们时下提倡的人人都是自己命运主人的理念格格不入,是文明社会的一种倒退。


更有人士担心:商家以“女仆”概念制造卖点和噱头,而来此光顾的客人难免鱼龙混杂,特别是付给小费之后,随时都能带服务员出去,这很危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