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杂谈]人均一元的污染赔偿凸现民轻命贱

[漂泊杂谈]人均一元的污染赔偿凸现民轻命贱


文/漂泊诗人






在江西德兴市,江西铜北集团下属的多家矿山企业,多年将工业废水排入乐安河,祸及下游包括乐平市在内的数十万群众。


乐平市政府在去年10月上报省政府的“请示”报告中称,由于受到乐安河污染影响,部分沿岸村镇的井水仅为地下水IV类水质标准,不能直接饮用。与严重污染极不相称的是,排污企业的赔偿标准“廉价”得令人难以置信,排污企业仅有的赔偿,依据的竟是20年前的一交调查结果,只有区区18万元。对于乐平市受污影响的40多万人来说,赔偿款人均还不到1元钱。(据《新华每日电讯》12月9日)


德兴市是我国重要的有色金属工业基地不假,但此工业基地也享有“污染重地”之恶称,污染如此之重,当地政府及官员不可能不知,但为何知而不治,还当地环境于纯净还健康于群众呢?说白了就是“政绩”这个紧箍咒套牢着官员,还有“鸡的屁”驱赶着官员追求近利而不惜以牺牲群众利益和土地资源为代价。一句“一切为经济让路”,便成了剥夺民众健康权生存权的搪塞词,一顶“纳税大户”红帽檐便可遮掩当地农田抛荒,癌症高发的黑洞。


百姓生存空间恶劣,身体甚至生命受到摧残,但得到的赔偿仅年均不足一元,说出来没人敢相信,但不敢相信的事就偏偏发生在我们身边,这除了我们政府的长效机制欠缺,官员轻民贱民思想严重,脑子里急功近利,环保监管部门往往不敢遵循职业操守,变相迎合政府官员而非百姓谋福而非替子孙后代着想。有数据表明,我国环境违法成本平均不及治理成本的10%,不及危害代价的2%。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浙江台州椒江两岸的医药化工园区,几十年来因废水、废气污染而一直饱受市民诟病。2010年全市共处罚污染企业718家,罚款金额2916万元,平均每家罚款仅4万元。试想一座城市的一个园区就有七百多家企业违法污染,当地政府不敢下狠药来治,而是处罚不伤毫发,得利的不光是污染企业,官员的帽顶也被加厚,当地环境受到无情破坏,百姓无端遭殃。


而更可笑的是,沿岸数十万群众深受乐安河污染之苦,但当地矿山企业和环保部门却异口同声,将主要责任推到“历史”头上。理由是:德兴早在唐宋年间就有采铜历史,污染主要是由于历代废弃的采矿区产生的,现代企业不应代历史受过。好一个找古人顶罪,这与遇重在责任事故便是临时工替罪如曲同工;玩弄的是权术,愚弄的是百姓。


如今中国的全盘大开发,皆是逐利思想在作乱,经济搞上一切都会好,殊不知,在无序开发之下,石油、煤炭、稀有金属、哪怕是老祖宗留下来的陵墓,老天赐给的天然山川如今都成了官员梦寐以求的财富,在“发展是硬道理”面前,它己演变成了当地民众苦难的根源。而对于环境的破坏,官员无法品尝,因为位居高条件优越,苦难和灾难自然成了民众的必尝品。又如中国的官车,每年耗费数千亿的大钞转为尾气排放可以,但耗费几个亿来治理排污或改善祖国花朵的校车的问题上,官员们总会喊穷诉苦。一切出在官本位思想上,官重民轻毒瘤一直根植脑海,试想,面对一个上市公司在严重污染生态破坏环境,其处罚也只是十八万,真不及人家一顿乌龟三八宴,而百姓受污赔偿人均不足一块钱,连一盒感冒药都买不回,百姓的健康和屁民的生命就这么不值钱?



纵观现今,全国土地纷踊开发,矿产资源疯狂开采,各地竞相争夺“GDP”意想成标杆,好一派破坏生态环境大跃进,但殊不知,等等一切都是侵占百姓利益、丁吃卯粮吞噬后代、破坏生态环境为官位贴金的表现,其后果是天怒人愤。一句话人均一元的污染赔偿既彰显管理缺失,更凸现民轻命贱的官僚恶习。




[漂泊杂谈]人均一元的污染赔偿凸现民轻命贱



村民面对受污的河流欲哭无泪


(图片摘自网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