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合练:探照灯下飞行两眼一片茫然

合练:探照灯下飞行两眼一片茫然

去航空博物馆参观,看到三台老旧的探照灯陈列在外场的边缘,无人搭理渐渐锈蚀,但灯具内巨大的半弧反光镜面,依然明亮照人,看着自己的身影,想起近40年前的往事,我驾战鹰飞进探照灯群光柱中,刹那间像被打瞎了眼睛,茫然一片。

一. 下达任务

1973年4月23日(星期一)上午10点15分,我们小分队终于出发前往渤海边某机场,参加与高射炮部队的合练。说是合练其实是陪练,利用真实飞机陪高炮和探照灯部队演练要地防空战术。今天的人会问,不是有雷达吗,干嘛还用探照灯?当时,越南战场教训深刻,美国A-6攻击机携带的“百舌鸟”反雷达导弹很厉害,防空导弹和高炮雷达被它击中概率很高,失去雷达的防空就成了瞎子。所以肉眼搜索观察仍很重要,夜间探照灯与高炮配合是必不可少的防空手段之一。

最初下达任务不是我团参加,是老伊尔-10团的事,他们已经进行了充分的准备,一帮有经验的老飞行员,白天飞夜航练,像这样的合练对他们是小菜一盘(我是这样看的)。临到出发前20天,突然有了变化,陆军的高炮部队对合练对象提出意见,希望喷气式战斗机当“靶机”,而老伊尔-10是螺旋桨的。原来,这只高炮部队参加过越南实战,对F-4“鬼怪”、F-105“雷神”熟悉,很难对付,希望加大合练难度。这给空军出了个难题,由于是陆军老大哥的建议,空军不得不考虑。如果早知道如此,就不必让我们师的飞机大老远的赶来参加了,歼击机有的是。但军委、总参命令已下,要想更改谈何容易(即使报上去让就近歼击机参加,会让总部领导误认为空军有些飞行部队不行)。所以,空军不改其宗,让我们师自己调换机种参加演习。

我们师有三个团,A团是飞强五的(改装一年多);B团正在改装强五;C团是飞伊尔-10的。除了C团夜航较熟练,强五两个团都没飞过夜航(强击机部队没有夜航大队)。正好我所在的B团(原来飞米格-15比斯),刚刚改装了一半。我所在大队是第二批改装,还保持着比斯飞机技术,夜航也不生疏,领导就选择了我大队5个人,代替伊尔-10参加合练。

原准备使用三架比斯飞机,后来一看情报资料,敢情夜晚探照灯一照,飞行员根本睁不开眼睛,分不清东南西北。为保险起见,师里决定使用两架歼教-5教练机(一架飞任务,一架留备份)。人员也进行了调整,由师里副参谋长兼师领航主任带队(指挥),团里由团领航主任、大队长和我三人参加。

随后几天,我们抓紧时间,根据任务要求进行训练,尤其夜航飞行。临阵磨枪必出纰漏,不信你看:两架飞机,转场还好四个人看似正合适。可一飞才发现,人数不好配,演习时王副参谋长在指挥所指挥,不上飞机的。剩下三个人,两架飞机;正常起飞备份那架飞机只剩一个人了,如果真要使用备份机怎么办?按演习要求,下达开车命令后,我们两架飞机必须同时启动,万一一架飞机故障,另一架可以立即顶替上去,必须分秒不差。这不,又要修改计划“增加一个人”,可问题又来了,5个人怎么转场(不能为一个人派架运输机吧),只好重新打报告,请示增加一架单人米格比斯。如此这般总算安排好了(嗨,那时的计划性差强人意,人为拍脑瓜决定)。

二. 到达合练地域机场

1973年4月23日(星期一)中午,到达预定机场,下了飞机,发现停机坪有许多飞机,有轰-6、轰-5、伊尔-18运输机,还有驻场部队的歼6和更远芜湖来的歼7,挺热闹。因为我们飞来一架米格-15比斯,引来地勤人员的关注,他们挺奇怪“怎么老比斯也来参加演习?”。

驾驶比斯的就是我,打开座舱盖,机械师上来问候,看有什么要求。我说飞机很好没问题,“麻烦你们了”,我客气了一句。交接完,一辆吉普车来到飞机前,我和领航主任先去塔台接洽,这是转场飞行到外场的惯例,也算是一种交接礼貌。塔台上指挥的是一名副团长,相互寒暄几句。又有飞机来到,我们就离开了,头顶上呼啸飞过四架密集队形编队的歼6,高度很低。飞行员都明白,有客人自远方来,大家都想显摆显摆,我们会心的一笑“够厉害”。

晚饭后,合练空军指挥组的领导(军区空军作战部长)召集领队会议,参练各单位带队参加。王副参谋长和团领航主任去开会,临出门叫上我一块去,我明白,五个人里我最年轻,让我当记录并充当作战参谋,正好我也喜欢掺和领导层的决策会议。

到会议室,领导还没到,各个部队的人都在聊天等待,坐在我旁边的,是36师轰炸机的,他们来了一架轰-6,是本次合练最大的家伙;对面还有20师的,他们也是轰炸机,是轰-5。还有北京来的一架伊尔-18是34师的,东道主当然是驻场部队的。交谈中了解到,他们以前都或多或少参加过类此空炮合练,有些经验。唯独我们和东道主是第一次,难免相互讨教一番。

晚8点钟会议开始,军区空军作战部长主持会议。听他一发言,就知道也是飞行员出身的(当过某歼击机副师长)。先是大家彼此介绍一番,很快进入主题。本次空炮合练经总部批准,由大军区组织,高炮部队不是空军的,而是军区直属炮兵第5师的高炮团。另有其他军区高炮部队派人现场见习取经,为全军开展空炮合练打基础。

陆军高炮团的刘团长介绍情况,他们就驻地附近,有70公里远,参加合练的有团属100毫米高炮3个连、57毫米高炮2个连和师属高射机枪5个连,还有探照灯3个连。假想以某县城为中心的“京津要地”防空,组织地面火力群,在雷达搜索失效情况下,如何有效抗击“敌人”的空袭行动。发言结束,刘团长还感谢空军老大哥支持此次合练,希望空军能给高炮兵足够的压力,起到锻炼作用。发完言,刘团长礼貌的退场。

会议室顿时热闹起来,各路神仙纷纷嚷嚷议论不停,只有我们不动声色。飞运输机的讲,我们只能扮演侦察机;飞歼6的说,我们怎么空袭(只能空中掩护);飞轰炸机的问,我们采取什么方式“投弹”;飞歼7的甚至提出没我们事(言外之意该回去了)… … 。

作战部长示意大家安静,并说,今晚只向大家通报情况务虚,具体如何实施,先请各单位回去议论一下,拿出你们的方案。注意掌握,四条原则:(1)量力而行,安全第一;(2)尽力而为,拿出你们的本事让陆军满意;(3)合练全过程不使用实弹,由照相胶卷评判结果;(4)夜间“空袭”场次方案别忘了汇报。“最后,明天中午各单位上交方案,散会”,主持会者大声宣布。

三 合练方案我们早就胸有成竹

1973年4月24日(星期二)上午。早饭吃过,大家就来到副参谋长房间,敲定我们方案。昨天晚上会议结束后,大家就议论了好一阵子,都觉得强击机战术大显身手的时间到了,别看不起我们两架歼教-5和1架米格-15比斯,强击航空兵可有对地攻击得独家秘笈。

王副参谋长首先说,我们的方案必须稳妥可靠可行,在保险的基础上来几个绝招,为强击机争气。王副参谋长原来是我团的老副团长,大家一起飞过不少低空攻击科目,我们许多招数还是他带教出来的,大家彼此非常了解。

早在出发前,师长就交代过,让复习几套低空战术练习,以备万一,还专门提供飞行日进行训练。所以大家现在底气很足,我拿出随行带来的《强击机飞行训练大纲》,找出我们飞过的战术科目,念给大家听;大家边讨论我边记录整理,最后形成了三套“强击机单机、双机、三机”空炮合练方案。

根据我的日记向大家简单介绍,方案1:昼间双机对地攻击,按《飞行大纲》第329练习进行(“双机编队一单机从不同方向、不同高度进入攻击”包括投弹和射击);方案2:昼间三机对地攻击,按《飞行大纲》第330练习进行(练习名称“四机编队以单机或双机从不同方向、不同高度进入攻击”使用投弹轰炸和射击);方案3:夜间单机“模拟”对地空袭,按《飞行大纲》第281练习“夜间飞行低空简单特技空域飞行”进行。我们像指挥部提出,昼间(即白天)飞行可以使用照相枪攻击,并提供胶卷,而夜间飞行,因为没有设备(即红外相机)无法实施夜间照相。

这是一个相当诡秘的借口,其实我们从没有进行过夜间射击,当时没有夜视器材,根本看不到地面目标。提出这个理由,只是想利用夜间在高炮阵地上转几圈,省得陆军老大哥数落空军无能。不怕大家笑话,直到我停飞转业,强-5也不可能进行夜间地面攻击;现在“新强-5”如何不得而知,反正“飞豹”可以,歼-11BS就更厉害了。

四. 进行熟悉合练现场地形飞行

1973年4月26日(星期四)上午7点,天气晴朗。华北某机场一片繁忙,场站检查跑道,地勤准备飞机,加油车穿梭于停机坪上。在飞行员休息室里,大家各自准备自己的装具。不比不知道,看人家歼-7飞行员,身穿全套补偿服,全密闭的头盔面罩。站在那里就像一个个武士,威风凛凛;因为是中低空飞行(高度不超过400米),我们可以不带氧气面罩,但必须穿抗荷服(裤装),战术动作较大有帮助。再有,按规定,在沿海地域飞行必须穿橘红色的救生背心。

昨天(星期三)下午,传来一个好消息,我们自己的维护地勤赶来了,他们对飞机更了解,相互也好配合。同时,师里根据我们的要求,由师侦查科副科长带队,增援了照相侦查冲洗小组,带来了野战冲洗判读胶卷设备。我飞的比斯飞机,本来就是架可以装配侦查照相设备的,昨天晚上一切都准备完毕。

情况是这样的,高炮部队在目标区中心,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白灰),直径有200多米(构成所谓“要地”),里面摆上六门高炮和若干高射机枪,组成一个小型高中低火力点,是我们空中攻击的“靶标”。所谓是否击中目标,全看射击胶卷的判读,胶卷上有时间和弹着点显示;高炮也有相应的随炮照相机,双方互相照,再看时间差距,相同批次时间在前的为胜方。但我们经过认真分析,认为高炮有许多优越条件:首先,他们炮多,随便那门“开火”击中,你是说不清的;其次,那天刘团长介绍共有5个高炮连和5个高射机枪连参加合练,圈里圈外有至少有20多门高炮,40多挺机枪,可以在方圆50公里范围内打埋伏。经了解,这只高炮部队还是在越南老挝战场浴血奋战过美军敌机的英雄部队。

空军别的部队如何不管,首先我们要做好准备,叫来侦查科就是具体的措施。你可能会讲“怎么想的这么细?”这就是强击机飞行部队的特点,无论是打仗、演习都要摸准“敌情”。和歼击机不一样,他们一听拉警报就往飞机上跑,争分夺秒升空迎战,敌人在那?不用管,只等地面引导就是了,讲究的是“速度”。强击机不行,不弄清 “敌情”(地面),你飞上天干什么去?炸弹往那投?炮弹火箭往那打?

今天的熟悉区域飞行,就是我们提出的,得到轰炸机老大哥的支持,他们也要仔细看看“目标区”,好制定战术。理由很简单,安全第一嘛。歼击机老大哥想简单了,这么大个圈(目标区),几个架次就报销了(俯冲射击)。

回到今天主题,8点半,正式开飞,随着绿色信号弹升空,第一批飞机开始启动发动机,第一批起飞顺序是由大到小(伊尔-18、轰6、轰5),每批间隔10分钟,留有足够空中观察时间。第二批间隔第一批最后一架半个小时(它们飞的太慢);第二批顺序是:歼教-5和比斯、歼6、歼7。

轮到我们,迅速双机起飞(歼教5是长机,我是僚机)奔向目标区。长机由团领航主任和副大队长驾驶,我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侦查照相,中空低空各转一圈,其中进入一次俯冲攻击和一次水平攻击,方向有九十度交叉。要求长机尽量平稳,我跟着打开空中侦察拍照。当时飞机上装的是老式的“АФА-БА/21型”相机,体积较小,能排连续拍摄黑白胶卷30米(该相机由前苏联1946年生产,我国1953年引进,主要装备在米格-15比斯飞机、乌米格-15和早期米格-19等侦查型上,规格:焦距:21cm、相幅13x18 平方厘米,适于中低空照相)。每到拍照航线,长机就发出口令,我们平稳通过后就下令关机,宝贵的胶卷不能浪费。

完成任务我们顺利返场降落,侦查科立刻取走胶卷盒,送到临时布置得简易暗房冲洗。晚饭后,大家围坐在判读机放大镜边,一帧一帧看“拍的还真清楚”,大家不断夸我,嗨,这也是在侦查中队练出来的。

果不出所料,除了中心靶区外,在明显的进入或退出攻击延长线上,都埋伏有大量高射机枪阵地,专门打低空来袭者或攻击退出者,这是我们的薄弱环节;另外,在外围辅助航线下面(10-20公里处),分层次部署着许多高炮阵地,一些100毫米高炮隐隐约约藏在树林和山坡间,那都是极其要命的地方。看得出来,陆军老大哥实战经验非常丰富,阵地布置十分合理“来者不善”啊。大家同声感叹:这哪是帮他们训练,简直是拿我们当下酒菜“厉害呀”!

该靶区地貌有这样特点,南北方向是平原,有公路铁路干线;而东西方向一边是渤海(东向90度),另一边是丘陵山区(西向270度)。预案中的主攻击方向多选择南北进入退出,高炮兵力部署较多。如果由东向西进入,攻击航线大部分在海上,不易选择地标(攻击进入点),影响准确性;而由西进入,有山区影响,如果低空进入,地形不利发现目标,进入攻击也困难。可能因为如此,高炮认为攻击可能性较小,部署兵力不多。经过分析,我们找出了攻击目标的几个有力方案:(1)由海面进入虽然地标不明显,但在60度方向12公里有一个小岛,完全可以作为三转弯参照点,另外,从东面进入,高炮观察员迎着阳光发现飞机有些困难,时机易晚有利攻击。(2)从西边攻击,更有利隐蔽,因为情报照片上可以发现,有一条河从山区流经目标区进入渤海,河床很宽但水量较少(春季),而河流流经方向构成一个山间缓沟,起码有3-5公里宽,飞机完全可以沿山沟低空接近目标不被发现,这是我们强击机飞行员的强项。事后证明,歼击机老大哥强行俯冲攻击,大部分被“击落”,也难为他们,如此复杂的低空强击战术,不经训练是不可能达到目的的。

从指挥部也传来消息,今天飞行日进行顺利,各单位很重视对地形的研究,拿出不同对策,大家收获不小。据说轰炸机也侦查照相了作好了安排,但听说轰-5、轰-6只能水平轰炸,连俯冲动作都不能做,难道就来个高空轰炸?不知他们怎么玩。还有,由于今天大家都是四平八稳飞的,高炮老大哥以为是预演,见空军也没拿什么高招,对胜利充满信心。是否麻痹大意了,但愿如此,明天看吧。

大家觉得找出了明日攻击方案,异常兴奋。接着我们又根据训练大纲要求,按地形地貌重复研究了协同动作,为防止空中通话“泄密”,副参谋长又还和大家确定了地面及空中指挥暗语。什么叫“指挥暗语”?因为空中飞机与地面塔台及指挥所、合练指挥部都用同一通话频率,你一讲话大家都听得到,虽然和高炮没有互通互联,但指挥部有人,可以通消息。所以必须制定小范围关键指令的“通话密语”,举个例子:长机下令:“低空高度200左转弯集合”,把低空高度200改为“海岛200”,左转弯改为“苹果”(右转弯肯定是“鸭梨”);把集合改为“开学”(解散就是“放学”)。合起来“低空高度200左转弯集合”,就改成“海岛200苹果开学”,类似关键点的指挥用语采用自己的“暗语”。其他用语,必须按空军规定的当天飞行通话暗语表执行,这种暗语每隔几天或几周就会改变,沿海或前线轮战值班则每天甚至上下午都会变,因为明语通话的频率很容易被敌方破译,所以多采用暗语,有利于保持短时间指挥隐蔽性,所以飞行员每次飞行都必须带个记事板,绑在大腿上,紧急情况背不下来,可以看一下。但多数情况,飞行员应该记住的,就像演戏必须背台词一样。

文章很长了,欲知昼间和夜间正式合练过程和结果,请看续集更刺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