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瓶普通的53度飞天茅台,三四年前尚不过五六百元,如今市场价竟高达2000元左右;五粮液、国窖1573等高档白酒也闻风而动,身价日增。业内专家建议,针对高档白酒的暴利,政府可以考虑出台“暴利税”。


所谓暴利税,是针对行业取得的不合理的过高利润征税。通过测算各种资源的成本、各种费用以及利润空间,保证留给企业足够的收入用于可持续发展的开支后,计算出暴利,主要是为了调控行业的超高利润。从理论上讲,对高档白酒征收暴利税,不仅能限制行业利润,更能让酒价降下来,即便酒价降不来,也可能用这部分不合理的利润,变成为国家的税款,但笔者认为,对高档白酒业征收暴利税,在现实中很可能知易行难。


一方面,暴利界定起来并不容易。譬如,一些服务餐饮业的酒水,翻倍是经常事,目前都不算暴利,而房地产超过10%,大部分人就认为是暴利了。可见,要想对白酒企业征收暴利税,除非国家硬性规定一个利润百分比。另一方面,暴利税税负极有可能被转嫁到购买者身上。目前白酒行业的税负已经很重,但白酒价格仍然一路飙升,如果再对白酒企业征收暴利税,税负很可能最终还是被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更为重要的是,国内高端白酒消费市场还流行着这样一个怪圈,就是“喝酒的不买,买酒的不喝”。这意味,倘若对高档白酒征收暴利税,很可能征上来税款,大部分也是纳税人的钱。


笔者认为,对白酒行业疯狂涨价,政府职能部门完全有理由履行法律责任,坚决查处价格违法行为,而不能处于失语状态。因为,名酒企业轮番涨价,进而拉动整个行业价格上涨的行为,已涉嫌价格垄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十七条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或者以不公平的低价购买商品”。像茅台、五粮、剑南春等高档酿酒厂生产的名贵白酒,占据着高端消费市场的绝对支配地位,统率着白酒一线市场,而且身价居高,即便这些名酒卖到几千元一瓶,也不愁没有市场。因此,笔者建议,对于名酒涨价行为,要动用反垄断法,对其进行严厉处罚。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