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土豆烧牛肉而联想到的

由土豆烧牛肉而联想到的

相关典故 1965年秋天,毛泽东写了一首《念奴娇·鸟儿问答》。但这首词没有公开发表,直到整整十年后的1976年元旦,才和他的另外一首词《水调歌头· 重上井冈山》一起,发表在人民日报上。人们很快明白了,一场大规模的政治运动就要到来了。原词全文如下:



鲲鹏展翅,



九万里,



翻动扶摇羊角。



背负青中国下看,



都是人间城郭。



炮火连天,



弹痕遍地,



吓倒蓬间雀。



怎么得了,



哎呀我要飞跃。



借问君去何方,



雀儿答道:



有仙山琼阁。



不见前年秋月朗,



订了三家条约。



还有吃的,



土豆烧熟了,



再加牛肉。



不须放屁,



试看天地翻覆。



从毛泽东的原词看来,他是用一种诙谐的、口语化的笔法,对赫鲁晓夫进行尖刻的嘲讽,对其和美国的勾勾搭搭给予严厉的批判,斥责他是一只被战争吓破了胆的、只能在灌木林中苟且偷生的鸟儿!最有意思的是最后几句,毛泽东甩开斯文,大放粗话,开了中国诗词之先河。更有意思的是,这首词还被谱了曲,在广播里大唱特唱,那个粗词作曲家处理成短促的音节并有休止!当时我正在农村插队,记得一个老乡一本正经地问我,金子,怎么吃土豆还得加上牛肉,还不许……



我笑破了肚皮。



毛泽东在词中还用了一个“典故”——土豆烧牛肉。



“土豆烧牛肉”是中苏论战时,我党批评赫鲁晓夫经常提到的一个词汇。上中学时老师告诉我们,赫鲁晓夫说,共产主义就是一盘非常好吃的“土豆烧牛肉”。说心里话,当时听到时,嘴里还真就有了巴甫洛夫效应(见鬼,还是俄罗斯人!)——那时候,沈阳市民每人一个月只有权吃半斤猪肉,回民才能吃到牛肉。吃牛肉的记忆已经是大跃进之前的事了……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赫鲁晓夫的仇恨——就是因为他撤走了专家,逼我们还债,我们才这么苦!



毛泽东用此“典故”,旨在揭露鲁晓夫篡改马克思列宁主义、歪曲共产主义。其实,赫鲁晓夫不是这个意思。



20世纪50年代末,赫鲁晓夫访问匈牙利,在欢迎他的一个集会上,他说:到了共产主义,匈牙利人就可以经常吃“古拉希”了!



“古拉希”是匈牙利一道非常有名的家常菜,具体做法,就是把牛肉和土豆加上红辣椒和其它调料,放在陶罐里炖,炖得烂烂的,汁水浓浓的——喷香!然后,将它浇在米饭上,即可食用了。这样一看,就是象我这样对饮食文化一丝不懂的人也能明白——就是浇汁饭嘛!但《参考消息》编辑部的翻译们犯难了:直译,国内读者肯定不懂,还得加括号,解释一番,造成文字冗长。后来大家一商量,便翻译为“土豆烧牛肉”了。严格地说,这个翻译是不准确的,也在以后造成了很多误解。



其实,不论这个翻译是否准确,如果赫鲁晓夫真的这样理解共产主义的话,那毛泽东对他的批判也不算为过。但问题是,赫鲁晓夫的性格 和语言风格决定了,他不是这个意思,他不过是想用这道名菜,来取悦于匈牙利人:你们看,我对你们民族的文化是多么了解、多么热爱?



毛泽东在写这首词的时候,赫鲁晓夫已经下台一年了。但毛泽东仍旧对他穷追猛打,不肯放过。在穷追猛打之中,他以往那令人惊叹的诗情和才情也随之销蚀了,只剩下尖刻和怒骂。



1989年,邓小平在会见戈尔巴乔夫时说,当时我们双方都说了很多废话。



这是一个十分睿智的结论,它把过去的一切都化解了。



但毛泽东这首词,却永远留下了。[7]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