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们学校唯一的一个洗浴中心,3层的包间里面男女学生能洗鸳鸯浴,我觉得这种现象很不好。”12月11日,在西北工业大学读书的郑同学给本报打来电话表示,洗鸳鸯浴现象存在快一年了。郑同学反映的洗浴中心在西北工业大学老校区内,名叫工大,单间位于这个洗浴中心的三层。12月11日,记者来到该洗浴中心一层看到,墙上的价目表显示:盆浴单间10元每人一小时,2人18元一小时;淋浴单间8元每人一小时,2人15元一小时。洗浴中心的开放时间为:周一至周五每天下午6点至晚9点;周六周日下午2点至晚9点。洗澡时间不限,可以男女一起洗。(西部网12月13日)

也就是一个大学生“可以男女一起洗”给人带来的想象空间,于是最近频频映入公众眼睑并引发社会争议的大学生洗鸳鸯浴的话题在网上发酵,陕西西工大曝光了这个被学校承包给私人并开设在校内的可提供鸳鸯浴场所,接着又有记者兴致勃勃的深入北京某大学校外存在的众多提供学生“单人间”男女洗浴的追踪报导,并煞有介事的称,某大学门外有一家浴室提供男女共浴,记者暗访获悉,这个浴室主要提供单间服务,而且光顾的几乎全是大学生。记者采访一对刚洗完澡出来的大学生情侣,对方称,这个浴室不控制时间,她和男朋友经常会先睡上一觉,然后再洗澡,一般都得花一个多小时。当然后面的文字才更能让读者浮想联翩,记者好象更关注这个吸引眼球的内容,并描绘到:沿着狭窄的过道慢慢往前走,第五个单间门紧闭着,里面传出哗哗的水声,站在门外能清楚地听到男女说话的声音和笑声。随后,记者进入无人的第六个单间,隔着墙壁还能清楚地听到第五个单间内发出的响动。很有想象力的样子。

关于大学生洗鸳鸯浴的话题似乎并非现在才有曝光,其实近几年,大学生“鸳鸯浴”的报道不时见诸媒体。几年前,在甘肃兰州一居民区提供大学生鸳鸯浴,每人仅收费三元。几年前湖北大学附近的澡堂里开设供情侣使用的“双人单间”。近日,贵州大学某校区将学生浴室承包给私人,只要花10块钱,学生情侣就能洗个鸳鸯浴,------。倒是象西工大一样将鸳鸯浴场所开在校内并不多见,想象起来好象学生洗浴更方便了,不过基于大多数人的传统意识,我在想那些大学生情侣敢于大白天堂而皇之去洗鸳鸯浴的,恐怕即使对思想相对开放的大学生们来说,也足够出位了,好在现在大学生允许谈恋爱甚至允许结婚,这样看来,只要不存在情色交易的背景,大学生情侣洗个鸳鸯浴至少并不犯法了。所以这个事似乎也到不了要被社会谴责的地步,充其量还是一个保守传统与开放意识、主流道德伦理与学校放任自流的矛盾,根本上看现在很多大学浴室也都存在鸳鸯浴的现象,人们争议的是现在的大学生太开放还是我们社会太保守?是学校本就不应该管制还是大学治学管理不严谨?再或者真的当代大学生在性观念上的超前与大多数人产生了代沟?

我倒不是支持大学越来越普遍的这种鸳鸯浴现象,毕竟大学生还处于应该将主要精力投放在学习知识上,看起来是老生常谈,但事实就是如此,既然不限制大学生谈恋爱甚至结婚,但好象也没有必要学业期间就堂而皇之的出入于鸳鸯浴场所,为什么不能低调一点呢?再说了,估计绝大多数学生的家长并不会支持这种行为,虽然管不到大学里的孩子,作为大学生更应该自律,起码也是对普遍认同的传统观念及伦理道德的尊重。但这件事显然并不违法,所以警察也不会去过问,而网络和媒体似乎更关注的是鸳鸯浴本身,希望紧紧抓住“鸳鸯”共浴这一容易吸引公众眼球的噱头进行炒作,忽视大学生群体正处于青春期躁动的人生阶段之特性,搞得好象大学生洗鸳鸯浴有犯罪感似的;相反我认为社会应该可以容忍这种部分大学生貌似出格的行为,至于学校管不管、或是否出台制度进行管理,那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但彰显的却是一个高校有什么样的的人文风气。

毋庸置疑今天的大学和大学生也同样深受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思想开放的背后或许也存在着其它玩世不恭的随意性,甚至滋生出种种丑恶现象,这或许正是这个价值观被扭曲的浮躁社会一种表象,相比而言,大学鸳鸯浴的存在或许可以为人们提供另一个侧面的社会观察点,但这种观察绝非媒体当成娱乐新闻一般的试图窥视男女隐私,存在的事物必有其存在的道理,仅此而已。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