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过步兵的人都知道,过去的步兵分队有两种喇叭:一是军号,起床熄灯集合冲锋,全靠它来发号施令,连队的号手称“司号员”,营里的号手称“号母”;再就是班长手中的小喇叭,7寸长的塑料家什,前端带有三角旗,用于班组指挥。

对越自卫还击战中,这两种响器派上了用场,仗一打响,漫山遍野喇叭声此起彼伏,如同世界杯上的呜呜祖啦,直让人耳朵根子发麻。

你会说,部队不是有电台和步话机吗,怎么还用得上喇叭?顶多在冲锋时吹几声鼓鼓劲儿就是了么。

我告诉你,步话机是配给连营以上用的,在越南的高山密林中作战,官兵漫山遍野地撒开,四下望去全是树木,稍不留神就找不到同伴了,自己在哪里?班组往哪个方向运动?真要指望班长手中那把“呜呜祖拉”了。

喇叭只能吹出一个调子,但却能传达多种指令。就像“旗语”一样,喇叭也是有“谱”的,声音长短和重复次数的不同,组成不同的指令,以此调动某排、某班、第几组、向某方向攻击,或是向我靠拢、加速前进、原地待命等等。在临战训练的几个月里,识谱训练是班排长和士兵们必须完成的科目。

实事求是地说,无论是军号还是喇叭,在越战中并没有发挥太多的作用,多数情况下甚至是乱套的。记得战事第一天发起进攻时,我所在营的三个连队向一号高地冲击,数十只喇叭同时疯狂吹响,士兵们都懵了,攻击队形乱作一团。幸亏攻击前的炮火准备十分给力,守敌灰飞烟灭,否则只要有一挺机枪复活,就不知要死多少人。

到了后来,喇叭渐渐用的就少了,主要是在山林中作战,小群多路,行动诡秘,吹喇叭往往意味着暴露。再就是吹的人多了,士兵分不清那一声是呼唤自己的,于是后来干脆就不吹了。行动前班长向小组长交代清楚目标和路线,行动中缩小间距,没有意外情况中途不联系,效果也挺好。

当时我是班长,手中也有一支喇叭,然而从战争开始到结束,说实话我就从来没听明白过一次喇叭指令。自己胡乱吹过几次,士兵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你想,子弹呼呼从头上呼呼地飞,谁还能静下心编排一组指令再吹出去?即便你吹得精确无误,士兵能辨别出来吗?有一次似乎听到排长在发令向其靠拢,于是带着全班匆匆赶去,却挨了好一顿熊。还有一次眼瞅着一个小组往错误方向越走越远,狂吹喇叭没反应,只好冒险爬到树上,大声呼喊拼命摇旗,才唤回来。

可恶的是越南人手中也有喇叭,一模一样的家什,中国援助的。有一次连长召集班排长,提醒要注意越南人喇叭误导。如此一来问题就更复杂了。

真正复杂的是步话机,越南的步话机也是中国援助的,机型一样,频点往往也一样。打开步话机,便能听到哇啦哇啦的越南话,随队的向导听了后说,那是越南人在指挥呢。越南人说的比我们稠,我们想说句话似乎还要插空,真不知道这东西原本是谁的。

30年过去了,回头想想当时的乱象,真正体悟到“信息”对于战争的重要。世界杯上那吹爆球场的呜呜祖拉,让我更加期盼我军高科技的快速发展。 (贵丁 12.9)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