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二十四计 假道伐虢

计曰:“两大之间,敌胁以从,我假以势。困,有言不信。”

“假”:(1)借义;《左传.僖共二年》“假道于虞以伐虢”。引申为凭借、借助。《荀子.劝学》:“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人不是生来就不同,是因为君子善于借助别的事物。(2)宽容。《北史.魏世祖纪》:“大臣犯法,无所宽假。”(3)如果、假如;曹操《与王修书》:“假有斯事,亦属钟期不失听也。”假如真有这种事情,也希望你像钟子期那样不至误听。(4)非正式的;《史记.陈涉世家》:“乃以吴叔为假王(吴叔,指吴广)(5)假,真的反义,这是后来的意义,古代不称“假”,称“伪”或“赝”。

“假道伐虢”的典故出自春秋时期。虞国(今山西省平陆县)和虢国(今河南省陕县)都是近邻,两国唇齿相依,彼此依靠。但他们都是强国晋国的近邻。晋献公早有吞并他们的野心。公元前六五八年,晋国大夫苟息向晋献公献计,建议用名马、美玉、美女等国宝献给虞国的国君,结好虞公,取信于虞,然后请他同意晋军借一条道路去攻打虢国。虞公同意了晋军借道,并派军队充当晋军的先头部队,这年夏天,晋军在虞军的帮助下,占领了虢国的夏阳,即现在的山西省平陆县东南地区。公元前六五五年,晋献公又向虞国借道伐虢,大夫宫之奇以“辅车相依,唇亡齿寒”的道理劝说虞公,说明虞、虢两国的利害关系,劝说虞公联虢抗晋,不要借道给晋国,但是虞公不听,再次允许晋军借道伐虢。宫之奇预言说:“虞和虢将同归于尽,等不到过年就完了”,随即带着家属逃到国外躲难去了。果然,在该年的农历十二月一日,晋国灭亡了虢国,虢公逃到了洛阳。晋军班师凯旋之时,驻扎在虞国,趁虞国不备之际,突然袭击,轻而易举就灭掉了虞国。

“敌胁以从,我假以势”:被敌人强迫胁从,我就要借此机会显示作用,发挥威力。就是趁别人十分困难需要的时候,用各种手段达到我方的目的。“困,有言不信。”困,是指穷困潦倒,进退不得的困难时刻。意思是,人处在困难时期,所说的话不会被别人相信,也不会轻易地相信别人。

该计的意思是说:处在敌我两个大国之间的小国,当敌方强迫它屈服时,我方应立即出兵,显示威力给予救援,以取信于小国,并以此扩充自己的势力。根据《困卦》的原理,对处在困难之中的国家,只有空话而无实际的援助,来话不来钱,是不能取得对方信任的。

一九六八年五月,即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的前三个月,当时以苏联为首的华沙集团,苏、德、波、匈、捷等五国,联合在捷境内举行以“波希米亚森林”为代号的军事演习,苏联趁机向捷克境内大量集结兵力和物资,熟悉作战地域。这次演习的主要地区,就是后来苏军入侵的地带,演习中使用的部队就是后来入侵的先头部队。入侵时,苏军为了迅速控制捷克斯洛伐克的首都布拉格,并企图首先夺取机场,因此在八月二十日二十三时,以一架大型运输机飞临布拉格国际机场上空,伪称机械发生故障,请求紧急迫降。机场按照国际惯例允许其迫降后,机上由七十名伞兵组成的先遣队迅速地占领了机场,威逼机场工作人员照常工作,为后续部队着陆服务。这亦是“假道”的一种方法。

该计的按语说:“假地用兵之举,非巧言可诳。必其势不受一方之胁从,则将受双方之夹击。如此境况之际,敌必迫之以威,我则诳之以不害,利其幸存之心,速得全势。彼将不能自阵,故不其战而灭之矣。”按语说得非常明白,假道伐虢之计,不是靠花言巧语就能欺骗成功的,必须要有一定的条件。必须是一个国家处在这样的形势下,即如果他不是受到来自一方的威胁,就会受到双方的夹击。在这种情况下,敌人自然会用武力去逼迫他,我方就可以用不侵犯他的利用为诱饵,利用他侥幸图存的心理,乘机插足进去,扩大势力,控制局面。这样对方有求于我,我方不经过战斗就能达到目的。因此,假道伐虢之计中,利诱、渗透、扩展、占领是具体的方法和手段。

“假道伐虢”之计在职务犯罪侦查中,就是要利用举报人和被举报人之间的矛盾,或是犯罪嫌疑人之间的矛盾,利用政策和法律进行攻心,利用法律和政策允许的条件,“假道”犯罪嫌疑人的畏罪、害怕、悔过的心理,让他们交代自己的罪行,或是揭发他人的犯罪事实,达到侦破案件的目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