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给中国人看的游行

是在“利比亚战地日记”这本书里面被消失的一天。

------------------------------------------------------------------------

今天是我们在班加西遇到的天气最糟糕的一天。


因为沙尘暴的关系,一走到户外,风大的人都无法站稳。钻进车子,嘴里充满了沙子的味道。总是蓝天,阳光,令人心情愉悦的班加西,因为这场沙尘暴,变成了土黄色一片,依稀可以看到海边停泊的那些,涂成蓝色的游艇。


这样的天气,甚至影响了胃口,大家坐在餐桌前,默默地吃着盘子里面的牛扒,没有一句对话。看看邻桌,一家三口,呆呆的坐在那里,等待着点好的东西上桌,和我们一样,没有一句对话。

够控制非洲,只有通过他,才能够进入非洲。 在微博上上载了几张中文标语,收到一个网友的私信,问“为何当地人如此看重中国的态度?” 我回复他:“因为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那具有影响力的一票。” 中国的影响力,不单单在利比亚问题上,还有叙利亚,苏丹,所有出现冲突争议的地方。 在过去,中国奉行的政策,是不干涉他国内政,但是在今天,不干涉,很多时候会意味着,是不是站在统治者的一边。奥巴马政府在中东过去半年发生的变革中的表现,已经让他看到的后果,也就是他为何要发表这样一篇中东政策讲话,为的是能够把阿拉伯民众的民心再争取回来。 虽然在很多人看来,俄罗斯选择站在同盟者,而不是道义的一边,但是正是因为他们的立场鲜明,使得国际社会,任何人都不能够忽视俄罗斯的存在。但是中国,模棱两可的态度,在现在的国际形势下,往往意味着两头不讨好,当然运气好的话,可能是两头都讨巧,只是很可惜,这样的情况,只有在双方还在博弈的时候才会出现,当大局已定的时候,不会得到任何一边的信任。 在反对卡扎菲的利比亚人看来,卡扎菲之所以还顽强地站在那里,是因为他依然有空间,这些空间来自于不公开反对他的那些国家,包括俄罗斯,和中国。但是至少在过去一个星期,俄罗斯有些动作,而他们的态度,也开始在慢慢转变,这无疑是会增加卡扎菲的压力,因为让他的希望变得又小了一点点。但是中国的沉默,会被卡扎菲视为是支持,至少是默许,既然会有这样的客观效果,那末中国的不干涉内政,其实却起到了影响内政的效果。 收到美国在班加西的联络小组的一封邮件,是一篇新闻稿。虽然美国还没有承认过渡政府,但是早就派出了一个小组驻扎在当地,和过渡政府保持密切联系。第一次采访过渡政府官员的时候,对方就不断反问:“中国为何不也这样做?”,因为不需要付出什麽。 新闻稿宣布美国负责中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的到访,明天会有一个记者会。不过让我感兴趣的,是里面的一段话“卡扎菲必须离开权力,并且离开利比亚。“ 也就是说,美国确实在考虑这样一个方法,寻找一个愿意收留卡扎菲的国家,这样他和他的家人,就不需要受到法律制裁,作为他交出权力的一个交换条件。 说到交出权力,也门总统萨纳第三次反悔,海湾委员会决定退出斡旋,也门首都萨那街头出现冲突。 这是必然的,面对一个死活不下台的当权者,民众的和平示威产生不了压力,那末,只有用反抗的方式了,但是这样的方式,也就是意味着流血和牺牲。


我甚至忘记了每天必须打回公司的电话,因为只能够使用卫星电话和外界联系,除了可以上网的时候,其他的时间,似乎又回复到以前没有手机时候的生活,因为如果网络不稳定的话,还可以没有电子邮件。虽然有卫星电话,但是和平时不同,因为完全由自己决定是否和外界联系,而不是被动的,必须24小时保持电话开机。一个多月下来,开始习惯了别人找不到自己,只有在必须的时候,才会打电话和必须联系的人讲话,因为线路不稳定,所以也习惯了长话短说,事实上,就像140个字的微博,几句话,已经可以清楚表达。


于是说话,变成了真正的面对面的沟通,和同事,和开始熟悉的同行,新闻中心工作人员,和被访者,和这里的陌生人。也因为这样,更是想要逃避电话,似乎电话的那一头是一个必须要回去的现实世界,而自己,却好想在这个地方,享受多一点这种安静和孤独。


今天会有一场游行,这是班加西的一个商会组织的。原本这场游行放在了星期六,但是主办者很快改变了主意,决定放到星期天,因为时差的关系,他们担心星期天播出的新闻会缺少观众,因为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到的印象,中国的电视观众,周末会比较少,不过确实有一定道理,如果他们是希望中国的官员可以看到这场游行的话,周末肯定会少了一批,在办公室看电视的官员和公务员们。

这是在“利比亚战地日记”这本书里面被消失的一天。 ------------------------------------------------------------------------ 今天是我们在班加西遇到的天气最糟糕的一天。 因为沙尘暴的关系,一走到户外,风大的人都无法站稳。钻进车子,嘴里充满了沙子的味道。总是蓝天,阳光,令人心情愉悦的班加西,因为这场沙尘暴,变成了土黄色一片,依稀可以看到海边停泊的那些,涂成蓝色的游艇。 这样的天气,甚至影响了胃口,大家坐在餐桌前,默默地吃着盘子里面的牛扒,没有一句对话。看看邻桌,一家三口,呆呆的坐在那里,等待着点好的东西上桌,和我们一样,没有一句对话。 我甚至忘记了每天必须打回公司的电话,因为只能够使用卫星电话和外界联系,除了可以上网的时候,其他的时间,似乎又回复到以前没有手机时候的生活,因为如果网络不稳定的话,还可以没有电子邮件。虽然有卫星电话,但是和平时不同,因为完全由自己决定是否和外界联系,而不是被动的,必须24小时保持电话开机。一个多月下来,开始习惯了别人找不到自己,只有在必须的时候,才会打电话和必须联系的人讲话,因为线路不稳定,所以也习惯了长话短说,事实上,就像140个字的微博,几句话,已经可以清楚表达。 于是说话,变成了真正的面对面的沟通,和同事,和开始熟悉的同行,新闻中心工作人员,和被访者,和这里的陌生人。也因为这样,更是想要逃避电话,似乎电话的那一头是一个必须要回去的现实世界,而自己,却好想在这个地方,享受多一点这种安静和孤独。 今天会有一场游行,这是班加西的一个商会组织的。原本这场游行放在了星期六,但是主办者很快改变了主意,决定放到星期天,因为时差的关系,他们担心星期天播出的新闻会缺少观众,因为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到的印象,中国的电视观众,周末会比较少,不过确实有一定道理,如果他们是希望中国的官员可以看到这场游行的话,周末肯定会少了一批,在办公室看电视的官员和公务员们。 不过很快,他们发现,星期天有欧盟副主席阿什顿的到访,于是他们最后决定,改到今天。 他们通知了三家中国媒体,事实上现在在班加西也就是三家媒体,凤凰,新华社,以及央视。 沙尘暴天气,对于游行当然不是好事情,还好到了傍晚,风势开始变小。 这些利比亚人聚集的地点在老区市中心叫做“树广场”的地方,这里都是意大利人四十年代的建筑,意大利大使馆就在这个地方,街道两旁全部都是时装店,鞋店,以及太阳眼镜店,不用细看就知道,这些贴着不同品牌的商品,绝大多数来自中国。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参加这次游行的,很多人就是在这里做生意的商人们,他们对于中国一点也不陌生,因为每年都要去中国的不同城市进货。 组织者叫做依桑,穿着熨烫得非常帖服的衬衣以及西裤,他三十多岁,比一般的利比亚人显得要瘦小很多。他告诉我,他做中国贸易已经七年,算了一下他去过的中国城市,从广东到福建,不过去的最多的城市,还是在江浙一带。这很正常,义乌小商品市场里面,早就有了中东社区。看看班加西的那个批发市场,从鞋油到鞋带,全部都是中国产品,不过现在,这个市场只剩下这些存货了。 就在昨天晚上,他特地到酒店,希望和我聊聊,因为他这才知道,虽然有三家中国媒体,但是最终可以报道的,却只有一家。 “你们游行的目的是什麽?”虽然我很清楚,他们对着中国媒体,肯定就是会说,希望得到中国人民支持和帮助,希望得到中国政府帮助这样的话,但是既然是私下聊天,我很想听听,到底是什麽原因,让他们这个时候,要有这样的行动。 “我们要中国政府看到我们。”依桑显得很严肃,“看看俄罗斯政府,他们一开始很强硬,但是现在他们的口气变软了,他们也派人和这里的过渡政府接触了,但是中国呢?” “你说你在中国做了七年的生意了,你应该很了解中国,这是你们的内政,中国政府可以怎样做呢?” “他们至少要看到我们这里发生了什麽吧。而且现在的局势已经这样明朗,应该是时候表个态了吧。” “如果中国政府继续坚持这是利比亚的内政,保持沉默呢?” “我们这里的人是这样,我们看重那些一开始就支持我们的人。看看未来的利比亚,这里会成为投资热点。看看米苏拉塔,百分之九十的城市遭到破坏了,未来的利比亚重建,会有太多的机会的。我们喜欢中国人,中国公司,看看班加西那些中国公司承建的楼盘,他们做的那样出


不过很快,他们发现,星期天有欧盟副主席阿什顿的到访,于是他们最后决定,改到今天。


这是在“利比亚战地日记”这本书里面被消失的一天。 ------------------------------------------------------------------------ 今天是我们在班加西遇到的天气最糟糕的一天。 因为沙尘暴的关系,一走到户外,风大的人都无法站稳。钻进车子,嘴里充满了沙子的味道。总是蓝天,阳光,令人心情愉悦的班加西,因为这场沙尘暴,变成了土黄色一片,依稀可以看到海边停泊的那些,涂成蓝色的游艇。 这样的天气,甚至影响了胃口,大家坐在餐桌前,默默地吃着盘子里面的牛扒,没有一句对话。看看邻桌,一家三口,呆呆的坐在那里,等待着点好的东西上桌,和我们一样,没有一句对话。 我甚至忘记了每天必须打回公司的电话,因为只能够使用卫星电话和外界联系,除了可以上网的时候,其他的时间,似乎又回复到以前没有手机时候的生活,因为如果网络不稳定的话,还可以没有电子邮件。虽然有卫星电话,但是和平时不同,因为完全由自己决定是否和外界联系,而不是被动的,必须24小时保持电话开机。一个多月下来,开始习惯了别人找不到自己,只有在必须的时候,才会打电话和必须联系的人讲话,因为线路不稳定,所以也习惯了长话短说,事实上,就像140个字的微博,几句话,已经可以清楚表达。 于是说话,变成了真正的面对面的沟通,和同事,和开始熟悉的同行,新闻中心工作人员,和被访者,和这里的陌生人。也因为这样,更是想要逃避电话,似乎电话的那一头是一个必须要回去的现实世界,而自己,却好想在这个地方,享受多一点这种安静和孤独。 今天会有一场游行,这是班加西的一个商会组织的。原本这场游行放在了星期六,但是主办者很快改变了主意,决定放到星期天,因为时差的关系,他们担心星期天播出的新闻会缺少观众,因为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到的印象,中国的电视观众,周末会比较少,不过确实有一定道理,如果他们是希望中国的官员可以看到这场游行的话,周末肯定会少了一批,在办公室看电视的官员和公务员们。 不过很快,他们发现,星期天有欧盟副主席阿什顿的到访,于是他们最后决定,改到今天。 他们通知了三家中国媒体,事实上现在在班加西也就是三家媒体,凤凰,新华社,以及央视。 沙尘暴天气,对于游行当然不是好事情,还好到了傍晚,风势开始变小。 这些利比亚人聚集的地点在老区市中心叫做“树广场”的地方,这里都是意大利人四十年代的建筑,意大利大使馆就在这个地方,街道两旁全部都是时装店,鞋店,以及太阳眼镜店,不用细看就知道,这些贴着不同品牌的商品,绝大多数来自中国。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参加这次游行的,很多人就是在这里做生意的商人们,他们对于中国一点也不陌生,因为每年都要去中国的不同城市进货。 组织者叫做依桑,穿着熨烫得非常帖服的衬衣以及西裤,他三十多岁,比一般的利比亚人显得要瘦小很多。他告诉我,他做中国贸易已经七年,算了一下他去过的中国城市,从广东到福建,不过去的最多的城市,还是在江浙一带。这很正常,义乌小商品市场里面,早就有了中东社区。看看班加西的那个批发市场,从鞋油到鞋带,全部都是中国产品,不过现在,这个市场只剩下这些存货了。 就在昨天晚上,他特地到酒店,希望和我聊聊,因为他这才知道,虽然有三家中国媒体,但是最终可以报道的,却只有一家。 “你们游行的目的是什麽?”虽然我很清楚,他们对着中国媒体,肯定就是会说,希望得到中国人民支持和帮助,希望得到中国政府帮助这样的话,但是既然是私下聊天,我很想听听,到底是什麽原因,让他们这个时候,要有这样的行动。 “我们要中国政府看到我们。”依桑显得很严肃,“看看俄罗斯政府,他们一开始很强硬,但是现在他们的口气变软了,他们也派人和这里的过渡政府接触了,但是中国呢?” “你说你在中国做了七年的生意了,你应该很了解中国,这是你们的内政,中国政府可以怎样做呢?” “他们至少要看到我们这里发生了什麽吧。而且现在的局势已经这样明朗,应该是时候表个态了吧。” “如果中国政府继续坚持这是利比亚的内政,保持沉默呢?” “我们这里的人是这样,我们看重那些一开始就支持我们的人。看看未来的利比亚,这里会成为投资热点。看看米苏拉塔,百分之九十的城市遭到破坏了,未来的利比亚重建,会有太多的机会的。我们喜欢中国人,中国公司,看看班加西那些中国公司承建的楼盘,他们做的那样出

他们通知了三家中国媒体,事实上现在在班加西也就是三家媒体,凤凰,新华社,以及央视。


沙尘暴天气,对于游行当然不是好事情,还好到了傍晚,风势开始变小。


这些利比亚人聚集的地点在老区市中心叫做“树广场”的地方,这里都是意大利人四十年代的建筑,意大利大使馆就在这个地方,街道两旁全部都是时装店,鞋店,以及太阳眼镜店,不用细看就知道,这些贴着不同品牌的商品,绝大多数来自中国。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参加这次游行的,很多人就是在这里做生意的商人们,他们对于中国一点也不陌生,因为每年都要去中国的不同城市进货。


这是在“利比亚战地日记”这本书里面被消失的一天。 ------------------------------------------------------------------------ 今天是我们在班加西遇到的天气最糟糕的一天。 因为沙尘暴的关系,一走到户外,风大的人都无法站稳。钻进车子,嘴里充满了沙子的味道。总是蓝天,阳光,令人心情愉悦的班加西,因为这场沙尘暴,变成了土黄色一片,依稀可以看到海边停泊的那些,涂成蓝色的游艇。 这样的天气,甚至影响了胃口,大家坐在餐桌前,默默地吃着盘子里面的牛扒,没有一句对话。看看邻桌,一家三口,呆呆的坐在那里,等待着点好的东西上桌,和我们一样,没有一句对话。 我甚至忘记了每天必须打回公司的电话,因为只能够使用卫星电话和外界联系,除了可以上网的时候,其他的时间,似乎又回复到以前没有手机时候的生活,因为如果网络不稳定的话,还可以没有电子邮件。虽然有卫星电话,但是和平时不同,因为完全由自己决定是否和外界联系,而不是被动的,必须24小时保持电话开机。一个多月下来,开始习惯了别人找不到自己,只有在必须的时候,才会打电话和必须联系的人讲话,因为线路不稳定,所以也习惯了长话短说,事实上,就像140个字的微博,几句话,已经可以清楚表达。 于是说话,变成了真正的面对面的沟通,和同事,和开始熟悉的同行,新闻中心工作人员,和被访者,和这里的陌生人。也因为这样,更是想要逃避电话,似乎电话的那一头是一个必须要回去的现实世界,而自己,却好想在这个地方,享受多一点这种安静和孤独。 今天会有一场游行,这是班加西的一个商会组织的。原本这场游行放在了星期六,但是主办者很快改变了主意,决定放到星期天,因为时差的关系,他们担心星期天播出的新闻会缺少观众,因为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到的印象,中国的电视观众,周末会比较少,不过确实有一定道理,如果他们是希望中国的官员可以看到这场游行的话,周末肯定会少了一批,在办公室看电视的官员和公务员们。 不过很快,他们发现,星期天有欧盟副主席阿什顿的到访,于是他们最后决定,改到今天。 他们通知了三家中国媒体,事实上现在在班加西也就是三家媒体,凤凰,新华社,以及央视。 沙尘暴天气,对于游行当然不是好事情,还好到了傍晚,风势开始变小。 这些利比亚人聚集的地点在老区市中心叫做“树广场”的地方,这里都是意大利人四十年代的建筑,意大利大使馆就在这个地方,街道两旁全部都是时装店,鞋店,以及太阳眼镜店,不用细看就知道,这些贴着不同品牌的商品,绝大多数来自中国。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参加这次游行的,很多人就是在这里做生意的商人们,他们对于中国一点也不陌生,因为每年都要去中国的不同城市进货。 组织者叫做依桑,穿着熨烫得非常帖服的衬衣以及西裤,他三十多岁,比一般的利比亚人显得要瘦小很多。他告诉我,他做中国贸易已经七年,算了一下他去过的中国城市,从广东到福建,不过去的最多的城市,还是在江浙一带。这很正常,义乌小商品市场里面,早就有了中东社区。看看班加西的那个批发市场,从鞋油到鞋带,全部都是中国产品,不过现在,这个市场只剩下这些存货了。 就在昨天晚上,他特地到酒店,希望和我聊聊,因为他这才知道,虽然有三家中国媒体,但是最终可以报道的,却只有一家。 “你们游行的目的是什麽?”虽然我很清楚,他们对着中国媒体,肯定就是会说,希望得到中国人民支持和帮助,希望得到中国政府帮助这样的话,但是既然是私下聊天,我很想听听,到底是什麽原因,让他们这个时候,要有这样的行动。 “我们要中国政府看到我们。”依桑显得很严肃,“看看俄罗斯政府,他们一开始很强硬,但是现在他们的口气变软了,他们也派人和这里的过渡政府接触了,但是中国呢?” “你说你在中国做了七年的生意了,你应该很了解中国,这是你们的内政,中国政府可以怎样做呢?” “他们至少要看到我们这里发生了什麽吧。而且现在的局势已经这样明朗,应该是时候表个态了吧。” “如果中国政府继续坚持这是利比亚的内政,保持沉默呢?” “我们这里的人是这样,我们看重那些一开始就支持我们的人。看看未来的利比亚,这里会成为投资热点。看看米苏拉塔,百分之九十的城市遭到破坏了,未来的利比亚重建,会有太多的机会的。我们喜欢中国人,中国公司,看看班加西那些中国公司承建的楼盘,他们做的那样出

组织者叫做依桑,穿着熨烫得非常帖服的衬衣以及西裤,他三十多岁,比一般的利比亚人显得要瘦小很多。他告诉我,他做中国贸易已经七年,算了一下他去过的中国城市,从广东到福建,不过去的最多的城市,还是在江浙一带。这很正常,义乌小商品市场里面,早就有了中东社区。看看班加西的那个批发市场,从鞋油到鞋带,全部都是中国产品,不过现在,这个市场只剩下这些存货了。


就在昨天晚上,他特地到酒店,希望和我聊聊,因为他这才知道,虽然有三家中国媒体,但是最终可以报道的,却只有一家。

够控制非洲,只有通过他,才能够进入非洲。 在微博上上载了几张中文标语,收到一个网友的私信,问“为何当地人如此看重中国的态度?” 我回复他:“因为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那具有影响力的一票。” 中国的影响力,不单单在利比亚问题上,还有叙利亚,苏丹,所有出现冲突争议的地方。 在过去,中国奉行的政策,是不干涉他国内政,但是在今天,不干涉,很多时候会意味着,是不是站在统治者的一边。奥巴马政府在中东过去半年发生的变革中的表现,已经让他看到的后果,也就是他为何要发表这样一篇中东政策讲话,为的是能够把阿拉伯民众的民心再争取回来。 虽然在很多人看来,俄罗斯选择站在同盟者,而不是道义的一边,但是正是因为他们的立场鲜明,使得国际社会,任何人都不能够忽视俄罗斯的存在。但是中国,模棱两可的态度,在现在的国际形势下,往往意味着两头不讨好,当然运气好的话,可能是两头都讨巧,只是很可惜,这样的情况,只有在双方还在博弈的时候才会出现,当大局已定的时候,不会得到任何一边的信任。 在反对卡扎菲的利比亚人看来,卡扎菲之所以还顽强地站在那里,是因为他依然有空间,这些空间来自于不公开反对他的那些国家,包括俄罗斯,和中国。但是至少在过去一个星期,俄罗斯有些动作,而他们的态度,也开始在慢慢转变,这无疑是会增加卡扎菲的压力,因为让他的希望变得又小了一点点。但是中国的沉默,会被卡扎菲视为是支持,至少是默许,既然会有这样的客观效果,那末中国的不干涉内政,其实却起到了影响内政的效果。 收到美国在班加西的联络小组的一封邮件,是一篇新闻稿。虽然美国还没有承认过渡政府,但是早就派出了一个小组驻扎在当地,和过渡政府保持密切联系。第一次采访过渡政府官员的时候,对方就不断反问:“中国为何不也这样做?”,因为不需要付出什麽。 新闻稿宣布美国负责中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的到访,明天会有一个记者会。不过让我感兴趣的,是里面的一段话“卡扎菲必须离开权力,并且离开利比亚。“ 也就是说,美国确实在考虑这样一个方法,寻找一个愿意收留卡扎菲的国家,这样他和他的家人,就不需要受到法律制裁,作为他交出权力的一个交换条件。 说到交出权力,也门总统萨纳第三次反悔,海湾委员会决定退出斡旋,也门首都萨那街头出现冲突。 这是必然的,面对一个死活不下台的当权者,民众的和平示威产生不了压力,那末,只有用反抗的方式了,但是这样的方式,也就是意味着流血和牺牲。


“你们游行的目的是什麽?”虽然我很清楚,他们对着中国媒体,肯定就是会说,希望得到中国人民支持和帮助,希望得到中国政府帮助这样的话,但是既然是私下聊天,我很想听听,到底是什麽原因,让他们这个时候,要有这样的行动。


这是在“利比亚战地日记”这本书里面被消失的一天。 ------------------------------------------------------------------------ 今天是我们在班加西遇到的天气最糟糕的一天。 因为沙尘暴的关系,一走到户外,风大的人都无法站稳。钻进车子,嘴里充满了沙子的味道。总是蓝天,阳光,令人心情愉悦的班加西,因为这场沙尘暴,变成了土黄色一片,依稀可以看到海边停泊的那些,涂成蓝色的游艇。 这样的天气,甚至影响了胃口,大家坐在餐桌前,默默地吃着盘子里面的牛扒,没有一句对话。看看邻桌,一家三口,呆呆的坐在那里,等待着点好的东西上桌,和我们一样,没有一句对话。 我甚至忘记了每天必须打回公司的电话,因为只能够使用卫星电话和外界联系,除了可以上网的时候,其他的时间,似乎又回复到以前没有手机时候的生活,因为如果网络不稳定的话,还可以没有电子邮件。虽然有卫星电话,但是和平时不同,因为完全由自己决定是否和外界联系,而不是被动的,必须24小时保持电话开机。一个多月下来,开始习惯了别人找不到自己,只有在必须的时候,才会打电话和必须联系的人讲话,因为线路不稳定,所以也习惯了长话短说,事实上,就像140个字的微博,几句话,已经可以清楚表达。 于是说话,变成了真正的面对面的沟通,和同事,和开始熟悉的同行,新闻中心工作人员,和被访者,和这里的陌生人。也因为这样,更是想要逃避电话,似乎电话的那一头是一个必须要回去的现实世界,而自己,却好想在这个地方,享受多一点这种安静和孤独。 今天会有一场游行,这是班加西的一个商会组织的。原本这场游行放在了星期六,但是主办者很快改变了主意,决定放到星期天,因为时差的关系,他们担心星期天播出的新闻会缺少观众,因为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到的印象,中国的电视观众,周末会比较少,不过确实有一定道理,如果他们是希望中国的官员可以看到这场游行的话,周末肯定会少了一批,在办公室看电视的官员和公务员们。 不过很快,他们发现,星期天有欧盟副主席阿什顿的到访,于是他们最后决定,改到今天。 他们通知了三家中国媒体,事实上现在在班加西也就是三家媒体,凤凰,新华社,以及央视。 沙尘暴天气,对于游行当然不是好事情,还好到了傍晚,风势开始变小。 这些利比亚人聚集的地点在老区市中心叫做“树广场”的地方,这里都是意大利人四十年代的建筑,意大利大使馆就在这个地方,街道两旁全部都是时装店,鞋店,以及太阳眼镜店,不用细看就知道,这些贴着不同品牌的商品,绝大多数来自中国。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参加这次游行的,很多人就是在这里做生意的商人们,他们对于中国一点也不陌生,因为每年都要去中国的不同城市进货。 组织者叫做依桑,穿着熨烫得非常帖服的衬衣以及西裤,他三十多岁,比一般的利比亚人显得要瘦小很多。他告诉我,他做中国贸易已经七年,算了一下他去过的中国城市,从广东到福建,不过去的最多的城市,还是在江浙一带。这很正常,义乌小商品市场里面,早就有了中东社区。看看班加西的那个批发市场,从鞋油到鞋带,全部都是中国产品,不过现在,这个市场只剩下这些存货了。 就在昨天晚上,他特地到酒店,希望和我聊聊,因为他这才知道,虽然有三家中国媒体,但是最终可以报道的,却只有一家。 “你们游行的目的是什麽?”虽然我很清楚,他们对着中国媒体,肯定就是会说,希望得到中国人民支持和帮助,希望得到中国政府帮助这样的话,但是既然是私下聊天,我很想听听,到底是什麽原因,让他们这个时候,要有这样的行动。 “我们要中国政府看到我们。”依桑显得很严肃,“看看俄罗斯政府,他们一开始很强硬,但是现在他们的口气变软了,他们也派人和这里的过渡政府接触了,但是中国呢?” “你说你在中国做了七年的生意了,你应该很了解中国,这是你们的内政,中国政府可以怎样做呢?” “他们至少要看到我们这里发生了什麽吧。而且现在的局势已经这样明朗,应该是时候表个态了吧。” “如果中国政府继续坚持这是利比亚的内政,保持沉默呢?” “我们这里的人是这样,我们看重那些一开始就支持我们的人。看看未来的利比亚,这里会成为投资热点。看看米苏拉塔,百分之九十的城市遭到破坏了,未来的利比亚重建,会有太多的机会的。我们喜欢中国人,中国公司,看看班加西那些中国公司承建的楼盘,他们做的那样出

“我们要中国政府看到我们。”依桑显得很严肃,“看看俄罗斯政府,他们一开始很强硬,但是现在他们的口气变软了,他们也派人和这里的过渡政府接触了,但是中国呢?”


“你说你在中国做了七年的生意了,你应该很了解中国,这是你们的内政,中国政府可以怎样做呢?”


“他们至少要看到我们这里发生了什麽吧。而且现在的局势已经这样明朗,应该是时候表个态了吧。”


“如果中国政府继续坚持这是利比亚的内政,保持沉默呢?”


“我们这里的人是这样,我们看重那些一开始就支持我们的人。看看未来的利比亚,这里会成为投资热点。看看米苏拉塔,百分之九十的城市遭到破坏了,未来的利比亚重建,会有太多的机会的。我们喜欢中国人,中国公司,看看班加西那些中国公司承建的楼盘,他们做的那样出色,但是如果政府不支持我们,那我们又怎末会未来把这些项目给中国呢?”


“但是中国人,中国企业,和中国政府,不是应该分开来看吗?”


够控制非洲,只有通过他,才能够进入非洲。 在微博上上载了几张中文标语,收到一个网友的私信,问“为何当地人如此看重中国的态度?” 我回复他:“因为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那具有影响力的一票。” 中国的影响力,不单单在利比亚问题上,还有叙利亚,苏丹,所有出现冲突争议的地方。 在过去,中国奉行的政策,是不干涉他国内政,但是在今天,不干涉,很多时候会意味着,是不是站在统治者的一边。奥巴马政府在中东过去半年发生的变革中的表现,已经让他看到的后果,也就是他为何要发表这样一篇中东政策讲话,为的是能够把阿拉伯民众的民心再争取回来。 虽然在很多人看来,俄罗斯选择站在同盟者,而不是道义的一边,但是正是因为他们的立场鲜明,使得国际社会,任何人都不能够忽视俄罗斯的存在。但是中国,模棱两可的态度,在现在的国际形势下,往往意味着两头不讨好,当然运气好的话,可能是两头都讨巧,只是很可惜,这样的情况,只有在双方还在博弈的时候才会出现,当大局已定的时候,不会得到任何一边的信任。 在反对卡扎菲的利比亚人看来,卡扎菲之所以还顽强地站在那里,是因为他依然有空间,这些空间来自于不公开反对他的那些国家,包括俄罗斯,和中国。但是至少在过去一个星期,俄罗斯有些动作,而他们的态度,也开始在慢慢转变,这无疑是会增加卡扎菲的压力,因为让他的希望变得又小了一点点。但是中国的沉默,会被卡扎菲视为是支持,至少是默许,既然会有这样的客观效果,那末中国的不干涉内政,其实却起到了影响内政的效果。 收到美国在班加西的联络小组的一封邮件,是一篇新闻稿。虽然美国还没有承认过渡政府,但是早就派出了一个小组驻扎在当地,和过渡政府保持密切联系。第一次采访过渡政府官员的时候,对方就不断反问:“中国为何不也这样做?”,因为不需要付出什麽。 新闻稿宣布美国负责中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的到访,明天会有一个记者会。不过让我感兴趣的,是里面的一段话“卡扎菲必须离开权力,并且离开利比亚。“ 也就是说,美国确实在考虑这样一个方法,寻找一个愿意收留卡扎菲的国家,这样他和他的家人,就不需要受到法律制裁,作为他交出权力的一个交换条件。 说到交出权力,也门总统萨纳第三次反悔,海湾委员会决定退出斡旋,也门首都萨那街头出现冲突。 这是必然的,面对一个死活不下台的当权者,民众的和平示威产生不了压力,那末,只有用反抗的方式了,但是这样的方式,也就是意味着流血和牺牲。

“到时候,不会这样的,分不清的。”


虽然这样的话,听上去有点点像是威胁,但是却不是没有道理。中国现在在利比亚获得的项目,大部分是因为和卡扎菲政府的关系密切,不管是油田还是基建。


昨天收到一个在利比亚工作的中资公司员工的邮件,我们原来在2002年的时候,在的黎波里有过一面之缘。他讲述了这样一件事情:当他们十年前刚刚来到了利比亚勘探石油的时候,遭到了当地人的抢劫,结果卡扎菲排除了五十辆军车,四架飞机,在沙漠中抓到了这批人,并且把这批人的手脚砍掉。他说,他还保留着那段录像,看得他心惊肉跳。


但是,对于投资者来说,至少对于那些,从来不去思考,一个政府用这样的方式对待自己的人民,是不是有问题的投资者来说,这样的政府却是最靠得住的,因为这显示出他们的实力以及诚意,来保障投资者的利益。这也就是和独裁者合作做生意的一个好处,只要不去关心独裁者对自己的人民做了什麽,只要对方不违背承诺,就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而对独裁者来说,当然也欢迎这样的投资者,因为没有把人权和投资联系在一起,生意就是生意。


比宣布开始集会的时间过了半小时,广场上开始聚集了大约五十个人,他们拿着三色旗织,还有不少中文标语。这是我最感兴趣的,昨天晚上问依桑的时候,他显得很神秘,只是告诉我,会有。

色,但是如果政府不支持我们,那我们又怎末会未来把这些项目给中国呢?” “但是中国人,中国企业,和中国政府,不是应该分开来看吗?” “到时候,不会这样的,分不清的。” 虽然这样的话,听上去有点点像是威胁,但是却不是没有道理。中国现在在利比亚获得的项目,大部分是因为和卡扎菲政府的关系密切,不管是油田还是基建。 昨天收到一个在利比亚工作的中资公司员工的邮件,我们原来在2002年的时候,在的黎波里有过一面之缘。他讲述了这样一件事情:当他们十年前刚刚来到了利比亚勘探石油的时候,遭到了当地人的抢劫,结果卡扎菲排除了五十辆军车,四架飞机,在沙漠中抓到了这批人,并且把这批人的手脚砍掉。他说,他还保留着那段录像,看得他心惊肉跳。 但是,对于投资者来说,至少对于那些,从来不去思考,一个政府用这样的方式对待自己的人民,是不是有问题的投资者来说,这样的政府却是最靠得住的,因为这显示出他们的实力以及诚意,来保障投资者的利益。这也就是和独裁者合作做生意的一个好处,只要不去关心独裁者对自己的人民做了什麽,只要对方不违背承诺,就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而对独裁者来说,当然也欢迎这样的投资者,因为没有把人权和投资联系在一起,生意就是生意。 比宣布开始集会的时间过了半小时,广场上开始聚集了大约五十个人,他们拿着三色旗织,还有不少中文标语。这是我最感兴趣的,昨天晚上问依桑的时候,他显得很神秘,只是告诉我,会有。 这些中文标语是打印出来的红字: “我们未来的关系取决于我们当下的关系。” “我们是革命者,不是叛徒。” “中国来了,卡扎菲很快就会离开!!!” 虽然通过这一个多月和当地人的接触,特别是那些想透过我们,向中国政府放风的过渡政府官员,发现他们的表述,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思维逻辑,但是,能够翻译成这样的中文表达,我觉得,一定是中国人在背后教他们写这些内容,因为站在我面前的这些利比亚人,没有一个懂得中文。 不过依桑依然口风很紧:“是我们的朋友帮我们的,通过电子邮件。” “写得好不好?”他很紧张地问我。 “我是记者,不会告诉你好不好,我只负责拍摄。”我只能告诉他大实话。 等了差不多四十分钟,广场上聚集了一百多人,还有几个孩子和妇女,至于中国媒体,除了我们,还有新华社,不过他们只能够写内参。这一点我觉得有些好笑,因为既然我们已经报道了,那末内参的意义又在哪里?因为内参里面的内容,已经是公开的信息。 一切就绪,这一百多人,叫着口号,开始绕着广场游行。我问哈迈德,他们的口号是什麽。 “中国人,你在哪里。”哈迈德听了一会儿,告诉我答案。 当然,中间还会夹杂英文口号:“中国人,欢迎你。” 回到酒店,传送完新闻,接到依桑的电话:“你没有写这是反政府示威吧?” “你们有反中国政府吗?”我故意逗他,其实他们的标语牌,还有他们接受访问,面对镜头的表达,无一不是用正面和善意积极的方式来传递他们想要表达的信息。 “我们没有,我们只是想要中国政府的帮助而已。”听上去依桑有点着急了。 “我明白,我会如实报道的。” 其实依桑作为组织者,他考虑得非常细心,这场示威,他没有通知任何一家非中国媒体,在新闻开始短缺的班加西,这是他主动地放弃了成为国际媒体焦点的机会。他有他的理由,因为他觉得,既然只不过是想让中国政府和人民听到他们的声音,那就对着中国媒体就足够了,而如果被其他媒体报道了,会给中国政府造成压力,而这种压力,会让中国政府觉得没有面子。 在这一点上,我一直觉得,阿拉伯人和中国人至少在文化上有着很相通的地方,不愿意直接的拒绝,担心让对方下不了台,也不愿意直接的批评对方,相信凡事应该留有余地。正是因为这样,我也一直觉得奇怪,为何中国政府不能够采取婉转间接一点的办法,来和这边的人进行接触,至少让对方感觉到,中国政府没有对自己不理不睬。 因为如果看中国在当地的项目,其实并不是核心项目,油田大部分是从欧美石油公司那里承包,而卡扎菲虽然现在把中国看成盟友,但在2006年北京举行中非论坛的时候,如果大家还记得,只有他派出了一个副外交部长参加。他还在欧盟呼吁大家抵制论坛,因为他认为,中国正在非洲实行帝国主义。 和利比亚当地学者探讨这个问题,他们觉得一点也不惊讶,因为卡扎菲在国内,不止一次这样批评过中国,而在这些学者看来,卡扎菲这样做,是为了让美国看,只有他,才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