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考证:毛泽东祖先毛太华的惊险经历

独家考证:毛泽东祖先毛太华的惊险经历




洪武十四年的“云南之战”,牵涉到许多普通老百姓的命运,其中就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领袖毛泽东的祖先—毛太华。




2002年版《韶山毛氏五修族谱》载:“我族始祖太华公,元至正时人也,避乱由江西吉州龙城迁云南之澜沧卫,娶王氏,生八子。明洪武十三年庚申,以军功官入楚省,携长子清一、四子清四与之偕行。解组时居湘乡北门外绯紫桥。十余年后,清一、清四两公卜居湘潭三十九都,今之七都七甲韶山家焉。”



叙述相当简短,与历史相校却又自相矛盾,令人疑窦丛生!



首先,按照毛家的说法,明洪武十三年毛太华已经带着自己的长子清一、四子清四从云南之澜沧卫迁居湖南。云南之澜沧卫?这是一个什么地方?在今云南程海湖(笔者注:近年来以养殖螺旋藻而知名)附近的永胜县,紧靠金沙江北侧。



问题是,明洪武十三年这个澜沧卫的名称并不存在,因为这个地方还控制在大元梁王政权的手中,更确切地说,是控制在靠近大理的当地少数民族头领的手中。朱元璋当时的势力根本不可能跨过乌撒、乌蒙等彝族地区达到今永胜县。否则,明洪武十四年的这场仗也根本没有必要打了!



难道是毛家对于自己家的历史记忆有误?不是明洪武十三年,而是以后的若干年才迁移来湖南的吗?仅仅是有这种可能。在没有充分证据和合理推断之前,毛家的记忆是唯一有价值的资料。我们注意到,毛家提到的迁徙年份“明洪武十三年庚申”,经笔者查证,该年确为庚申(猴)年。在民间族谱常犯的年代错误上,毛家使用的纪年是准确的。这说明他们在明洪武十三年迁入湖南的时间,决不可轻易否定。



这就奇怪了!按照《毛氏族谱》,毛太华传到毛泽东,计20代,约500年。在毛泽东出生的500年前,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岁月,毛太华身上到底曾发生过什么样的传奇故事呢?



为了还原历史真相,特别是还原元末明初中下层老百姓的生活和曲折命运,笔者不得不进一步进行小心查证。



首先是要解决“澜沧卫”这支部队的历史脉络。小心一翻,在《明太祖实录》中,对于这支部队有明确记载,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澜沧卫的前身实际为西河中护卫,是岷王朱楩(笔者注:读pian,此人是前国务院总理朱鎔基的祖先)的护卫军,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编成,开始驻守于南京附近的南直隶,部队人员以湖广籍为主。由于老朱最初本想把朱楩派往西北的甘肃,所以起名西河中护卫。西河中护卫驻防南直隶期间,曾与大将蓝玉的庄客之妻发生过民事纠纷。原来,西河中护卫的一匹怀孕母马不慎踏坏了秧苗,庄客之妻大怒,顺手抄起镰刀,当作飞刀掷了过去,伤了马足,此马不久感染而死,一尸两命。当时明朝缺军马,因此比较值钱。西河中护卫军士大怒,遂向上控告农妇,要求将其治罪!一直闹到了老朱那里。老朱怎么处理呢?把农妇放了!只是骂其愚蠢!反把看马的军士一顿仗责!此事就此了结!



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老朱改了主意。领导嘛!经常这样。将岷王封地从甘肃岷州调整到了云南昆明,并开始筹建岷王府。显然,干儿子沐英没有亲儿子朱楩放心!一年以后,因考虑到云南的经济承受能力有限,一度停止营建。



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夏四月,老朱命令“岷府西河中护卫并仪卫司官军校尉往云南镇守,赐钞四万锭”,为朱楩就藩先行一步。同年九月初三命令朱楩之国云南,西河中护卫改称云南中护卫,其首领为指挥同知贺安。这是这支部队进入云南之始。19天以后,老朱就又改了主意。撤消了一些战斗力强的部队作为护卫军的决定,云南左、右二卫复原。云南中卫,即原西河中护卫,调往北胜州(即今云南永胜),置澜沧卫。这是澜沧卫之始!



这个时间跨度充分说明,毛太华本人不可能在澜沧卫当过兵,开始在澜沧卫当兵任职的,是其留在云南永胜县的次子毛清二等。而在澜沧卫,今永胜县凤羽毛家湾村,至今生活着毛清二的后代3000多人。毛清二等应该是洪武二十八年底澜沧卫进驻永胜县以后,改土归流,由当地武装合并到澜沧卫军户的。当然,毛清二在入户澜沧卫以后因功还提了干,成了革命干部。澜沧卫的进驻,使得在此之后,澜沧卫之名除了指这支部队以外,还同时成了一个地名!



那么,毛太华又是怎么从江西老家万里迢迢抵达云南北胜州这个极为偏僻的少数民族地区的呢?



按照很多已有的说法,我们试想,元末一个未婚(笔者注:实际难以确定毛太华在江西老家是否结过婚)的普通“南人”小青年--毛太华,社会地位不高,为了避乱,与三五个朋友从江西跨越数省,远赴云南,不但语言不通,又缺乏资金和盘缠,还要跨越仍处于奴隶制时代的彝族地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直到1949年,被解放军打败的国民党败兵及其家属还在这里被抓过奴隶。某些考证者,想当然地解释其走马帮经商,或者沿途打工而至,这是一种充满现代感的猜测,过低地估计了当时的困难。很可能掩盖了一个秘密!



笔者认为,只有借助集体的力量,才能完成这种远距离的迁移!那么什么能把江西吉州与云南北部的北胜州连接在一起呢?徐寿辉的天完(大宋的变体字)政权!



至正十八年(1358)四月,徐寿辉手下的陈友谅军向东南掠地,攻占江西吉安,九月又攻陷赣州。另一位将领明玉珍则在同年克嘉定(今四川乐山),连同前一年攻取的重庆,已经奄有川蜀全境。天完政权控制区域达到全盛时期。这就建立了一条从江西经湖广、四川的通道。而明玉珍渐次从湖广等地增兵,调入四川的天完政权军队达10万之多,笔者猜测,小青年毛太华正是这个时候,从家乡江西被裹胁当兵入川的!至正二十年(1360)夏,陈友谅叛变,杀徐寿辉自立。四川的明玉珍闻变大怒,天完政权分裂,通道被切断。



至正二十三年(1363)春,明玉珍派出3路人马,又南征云南。(笔者注:时间参考明邓士龙《平夏录》)



中路军,司马万胜(即义弟明二)带领仅3万兵,从界首出发进攻云南昆明(元中庆路,鄯阐府)。西路军,司徒邹兴,从建昌(今西昌)南攻;东路军,芝麻李由八番(今贵阳)南攻。但是邹兴、芝麻李两路被阻不得进。明二本名万胜,湖北黄陂人,作战智勇双全,深受明玉珍喜爱,曾把自己的弟媳许配给他,想必是亲弟弟战死了。万胜军,势如破竹,一个多月的时间,经乌撒、马隆,于当年(至正二十三年1363)三月攻下昆明,但成孤军深入之态势。元梁王等为避其锋芒,退居昆明东二十五里的金马山,美丽的“押不芦花”-公主阿盖想必当时也在金马山!



据清初的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记载,万胜攻取昆明以后,又经楚雄向西面的大理进兵。大理总管段功则率众头人之兵向东迎击,进军至吕阁驿(楚雄西四十里),两军遭遇,击败万胜于关滩江。万胜退往古田寺,又遭遇段功等的火攻,只得又兵退九十里,又再次被追击于回蹬关(今禄丰县境内),被彻底赶出大理势力范围。这期间,连续三败,应有不少红巾军战士被俘!笔者推测,毛太华恐在其中!年龄约在二十三、四岁。



夏四月,万胜败退到昆明以后,自知拿下整个云南的实力不够,且战士多病伤,于是留逯水元帅府千户聂堇等领兵8000人据守昆明,自己带兵经七星关(在今贵州毕节市杨家湾镇)还重庆。



压力减轻,元梁王军从金马山出兵侦察,俘虏了万胜手下的红巾军将领姬安礼,问:“万胜的兵到底还有多少?”,姬安礼说了实话:“只有八千。”于是元军信心大增,与大理段功的兵汇合,夺回昆明,又追击万胜,一直追到七星关,杀伤过半。明初著名的女扮男装的花木兰式人物“韩贞女”就在这支败兵之中,她比那些被俘的战友要幸运地多,逃回了重庆。



万胜带领余部狼狈而回,部队纪律已经彻底无法约束,一路上所过之处大肆抢掠,成为民患,以致于最高领袖明玉珍都难以辖制的地步,足见其失利给这只部队的心理重创。从而,也让远在南京的朱元璋看了笑话,修书一封,挟仁义制高点把明玉珍很是委婉责备了一番。



当然,万胜部队“伐云南”的失败,也成为后来洪武十四年明军出征云南的前车之鉴。比如,万胜逃归重庆的半路上,很可能吃的正是乌撒部的大亏,所以洪武十四年明军出征云南,才对乌撒部如此之特殊“关照”。



我们再来看毛太华,被俘以后,会怎么办?一是被杀掉,二是成为参战土司的私人财产,也就是奴隶。战争俘虏向来是奴隶补充的一个重要来源。于是,毛太华就很有可能成为了奴隶,或者说得好听一点,叫仆人。



当时,北胜州的土司,或者说奴隶主姓高。除他之外,还有章姓、子姓等小一点的土司。高姓土司,与大理的段氏有着世代姻亲关系,大理总管段功的大老婆高氏就来自于这里。很凑巧,俘虏毛太华的就是高姓土司!



在北胜州高姓土司处,毛太华顽强地生存了下来,境况也逐渐好转。在这里,他娶彝族白蛮女子王氏为妻,生子8人,一住16年(1364年-1380年)。到洪武十三年,他应该已经是40出头的人了。长子毛清一约15岁,四子约10岁。思念故乡和亲人,成了毛太华的乡愁!



那么,如何解释,毛太华能在这一年(洪武十三年)从云南北胜州回到大明控制的地盘呢?



这要牵涉到洪武十四年明军正式出征云南以前,大明与大理之间暗通款曲的关系。



元梁王谋杀大理总管段功以后,大理与昆明之间的关系实际已经破裂。继承人正是段功之子段宝,段功前妻高氏所生。为父报仇,成了他的心愿。洪武十三年,段宝的年龄应该在30-35岁之间。



争取大理,是朱元璋策反招降元梁王不成以后的又一个目标,而这一举动得到了大理方面的暗中响应。



建昌土司阿黎氏,娶的正是大理段宝之姐羌奴,与大理方面关系非同一般。因此,为了与明朝政府取得联系,大理方面很可能由其舅家北胜州高氏土司安排,经过建昌阿黎氏的地盘,到达明军控制的四川行省。而在选派人员上,毛太华这个汉族人就被派上了用场。



突然降临的一次归乡机会!毛太华仓促带上了老大、老四,而彝族妻子,老二、老三、老五,一直到老八等儿子只得割舍。



这就是以毛太华为始祖的毛氏分成两支的关键点。很明显,毛太华带着两个儿子到湖南,再看不到其妻子王女士的任何信息。最好的解释是,王女士被留在了北胜当地,她可能仅仅去忙着喂了一下猪或者给土司家干点其他的活计,而汉族老公和两个儿子说不见就不见了,再也没有回来。



明朝正式的移民,绝对没有把两口子拆散的,可见毛太华的这次从云南到湖南的移民,非常反常!



毛太华和两个儿子,后被明朝政府安置于湖南湘乡县,按有功人员对待。16年后,洪武二十九年,长子毛清一约31岁,四子约26岁。按年龄,均已成家立业,又进而乔迁湘潭县三十九都韶山冲。



留在北胜州的毛清二,应该说,成了这个残破的家的顶梁柱。照顾母亲和弟弟们,劳苦功高。



洪武二十九年,以湖广籍为主的明军澜沧卫顺利进驻北胜州以后,建立澜沧卫军民指挥使司,实行改土归流,高姓土司下台,而部队连带家属近1万人,大大地改变了北胜州的民族成分比例,汉族成了多数,土著成了少数民族。这也成了年龄应该不会超过30岁的毛清二翻身的好机会。他有一个汉族爸爸的身份很容易被明军吸收,于是毛清二成为了澜沧卫部队的一员。至今,永胜县毛家奉毛清二为一世祖,尽管他们都知道毛清二是毛太华次子的事实!后来,“始祖宦游北赕(指北胜)越数载,卜居凤山之北”(见永胜毛氏墓碑资料),即今凤羽毛家湾建立之始,这是毛清二子孙的记忆。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领袖毛泽东,正是迁往湖南的毛清一的后代!



云南平定,天下安稳以后,毛清一、毛清二兄弟可能曾有短暂来往。所以云南毛清二知道父亲毛太华、清一、清四等入楚的大致下落。清一、清四等则开始习惯于用北胜新的名字--澜沧卫来称呼自己出生的地方!



好,到此,我们基本破解了毛太华的传奇移民史。虽然,部分关键处属于合理的推理,没有直接的资料,但是推理结果与历史严丝合缝。能够很好地解释许多历史考证者焦头烂额,仍然难以自圆其说的毛氏祖先迁徙经历。



由于毛泽东主席的特殊历史地位,研究毛家始祖毛太华的历史学者众多,对于毛太华的传奇移民史,成果也不少,但在笔者看来,大多漏洞百出。许多考证者因为毛泽东同志的特殊身份,对于毛太华心理上自觉不自觉地给予了特殊的照顾,对于毛太华的曲折命运进行了美化,这不是唯物主义的态度。这一点,也成了他们难以取得巨大突破的障碍所在!



要知道,在乱世中,普通老百姓实际上是很难把握自己命运的。我们想,当时拥有我们上面推理得到的曲折经历的人大有人在!非常感谢毛家,能够留下这么些零星资料,能让我们能窥测一下当时的普通平民的命运。而笔者接触过的许多家族,即便拼了老命,也只能上溯到清朝康熙、乾隆年间。对于更早的家族历史,一无所知。



为什么关于毛太华的更多资料,《毛氏家谱》的早期记录者予以了回避。笔者认为,这是与毛太华参加的是陈友谅、明玉珍系统的天完政权军队有关,与正牌明军相比毕竟在当时没人家那么光彩。况且,陈友谅失败以后,明朝人可能对之有进一步的妖魔化,这都是子孙们回避的原因,可能也是毛太华不愿返回江西老家生活的原因。而为何流落到偏僻的云南北胜州生活了那么长一段时间,也是毛太华的一段惊心动魄的经历。毕竟为人奴仆,供人驱使的生活,又岂是愿意提起的。所以,寥寥数语误导后人,也就不足为奇了。而后世子孙,在先人的寥寥数语的基础上,不自觉地进行一定美化,所以就会有“明故一世祖旌表忠义、武德将军毛公讳用、字清二老大人之墓。”,“吾族原籍江西吉州龙城,始祖太华宦游从戎,屯戍澜沧卫,后以军功奉调,携长子、四子内迁。”事后证明,此碑是清代康熙年间补立的!



我们试图破解山西大槐树移民、山东小云南移民之迷,难度比破解毛太华之迷还要难,这种古人的回避习惯,我们自然要了然于胸!才能看到背后的事情!比如,北京某著名房地产商,长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爷爷曾经是国民党的将军,宁愿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乡下土孩子,最后导致其叔父的愤怒!这才建国60年,可见人类的好恶可以掩盖多少真实的历史!再比如,前面提到的刘伯温刘家,刘琏因罪被捕,被老朱开恩释放以后因羞愧而投井自杀,刘家就绝口不提。为亲者讳,是古人的行为规范。



作为生活在现代的历史研究者,对此可以理解,但是不能相信!


笔者注:本节文章(第75节)发表后,可能由于毛泽东同志的特殊历史地位,引发社会广泛的关注,最起码可能是毛家的关注。我们说,这只是我们探究山西移民之迷的一个无心插柳的副产品!欢迎大家提出不同意见!节选自:山西移民对于北京和明朝政坛的深远影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