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2月13日所有中国人都不能忘记的日子

1937年12月13日,日军进占南京城,在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和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等法西斯分子的指挥下,对我手无寸铁的同胞进行了长达6周惨绝人寰的大规模屠杀。

日军占领上海后,直逼南京。国民党军队在南京外围与日军多次进行激战,但未能阻挡日军的多路攻击。1937年12月13日,南京在一片混乱中被日军占领。日军在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指挥下,在南京地区烧杀淫掠无所不为。

12月15日,日军将中国军警人员2000余名,解赴汉中门外,用机枪扫射,焚尸灭迹。同日夜,又有市民和士兵9000余人,被日军押往海军鱼雷营,除9人逃出外,其余全部被杀害。

16日傍晚,中国士兵和难民5000余人,被日军押往中山码头江边,先用机枪射死,抛尸江中,只有数人幸免。

17日,日军将从各处搜捕来的军民和南京电厂工人3000余人,在煤岸港至上元门江边用机枪射毙,一部分用木柴烧死。

18日,日军将从南京逃出被拘囚于幕府山下的难民和被俘军人5.7万余人,以铅丝捆绑,驱至下关草鞋峡,先用机枪扫射,复用刺刀乱戳,最后浇以煤油,纵火焚烧,残余骸骨投入长江。令人发指者,是日军少尉向井和野田在紫金山下进行“杀人比赛”。他们分别杀了106和105名中国人后,“比赛又在进行”。

在日军进入南京后的一个月中,全城发生2万起强*、轮*事件,无论少女或老妇,都难以幸免。许多妇女在被强*之后又遭枪杀、毁尸,惨不忍睹。与此同时,日军遇屋即烧,从中华门到内桥,从太平路到新街口以及夫子庙一带繁华区域,大火连天,几天不息。全市约有三分之一的建筑物和财产化为灰烬。无数住宅、商店、机关、仓库被抢劫一空。“劫后的南京,满目荒凉”。

后来发表的《远东国际法庭判决书》中写道:“日本兵完全像一群被放纵的野蛮人似的来污辱这个城市”,他们“单独的或者二、三人为一小集团在全市游荡,实行杀人、强*、抢劫、放火”,终至在大街小巷都横陈被害者的尸体。“江边流水尽为之赤,城内外所有河渠、沟壑无不填满尸体”。

据1946年2月中国南京军事法庭查证:日军集体大屠杀28案,19万人,零散屠杀858案,15万人。日军在南京进行了长达6个星期的大屠杀,中国军民被枪杀和活埋者达30多万人。

中华民族在经历这场血泪劫难的同时,中国文化珍品也遭到了大掠夺。据查,日本侵略者占领南京以后,派出特工人员330人、士兵367人、苦工830人,从1938年3月起,花费一个月的时间,每天搬走图书文献十几卡车,共抢去图书文献88万册,超过当时日本最大的图书馆东京上野帝国图书馆85万册的藏书量。 南京大屠杀惨绝千古人寰!

......

......

沦陷黑云压城城欲摧

1937年12月13日至1938年2月,日军进占南京城,在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大将和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中将的指挥下,对我手无寸铁的同胞进行了长达6周惨绝人寰的大规模屠杀。

南京市政府1937年11月23日致军事委员会后方勤务部公函:“查本市现有人口约50余万。”直至12月13日南京城沦陷时,南京在册总人数仍为50余万人;加上留在南京的中国守军,以及从各地涌入并滞留南京的外地难民,南京总人数应为60余万人。

1937年11月20日,唐生智受命担任南京卫戍区司令长官,率11万人固守南京。南京守军的防御部署是:以4个军的兵力,组成以市郊汤山、栖霞、淳化、板桥等地为重点的外廓阵地;以3个师1个教导队的兵力,组成以幕府山、乌龙山、紫金山、雨花台及环绕全城的城墙为依托的腹廓阵地;宪兵团和警察总队在城内维持秩序,并就地防守。

12月7日,松井石根起草了《攻占南京要略》。12月9日,日机在南京上空散发《投降劝告书》,限中国守军次日正午答复。12月10日下午1时,日军因劝降不成,开始对南京城发起总攻。日军用步、炮、空火力协同作战,猛攻中国守军腹廓阵地。中日两军在雨花台、上新河、紫金山及光华门展开激战,城垣多处被敌炮摧毁。12日,日军占领雨花台,并向中华门、水西门、通济门发起进攻,战斗相持至暮。中国守军阵脚已乱。同日下午,唐生智根据蒋介石的命令,向守城各部队下达了撤退令,本人随即脱离危城。13日上午,日军第六、第一一四师团首先从中华门侵入城内,光华门、中山门、和平门也相继被日军攻入。日军占领国民政府。午后2时,日海军第十一支队溯江而上,抵达下关。午后4时,日军国崎支队沿长江北岸攻占浦口。南京遂陷敌手。南京城空前劫难降临了!

证言铁证如山千夫指

李秀英(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12月19日上午9点钟,来了6个日本兵,跑到地下室,拉走我和其他十多个年轻妇女。我趁机握住刀柄,用牙咬住日军不放。隔壁屋里的两个日军听到喊声,就跑过来帮助这个日军。我一人对付这三个人,紧紧抓住刀柄不放,其他两个日军就用刺刀向我身上乱戳,我的脸上、腿上都被戳了好几刀,立即失去了知觉……

袁世丰(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1937年12月13日,我们五六百人都被捆起来,赶往一座大屋里,然后用机枪扫了两个钟头,我侥幸没有射中,但日本兵又用汽油一浇,放起火来。五六百人,大都烧死,我的衣裳也着了火,赶紧脱去,站到屋里一水缸里,晚上敌人向屋里扔手榴弹,听到屋里没有声音了才走。我趁天黑,从水缸里爬出来,藏到一户没人住的阁楼上,躲了三天。

田村良雄(战犯)

我从个人体验出发,坚决反对把侵略战争正常化或美化。

我认为,不知道战争的家庭是让人愉快的。因为,这正说明和平在继续着。这些家庭的人们是战后民主主义教育培养的,不像我们那样拿着武器侵入他国,随心所欲地侵害当地居民,还以为这是“正义战争”。我希望战后成长的人们知道战争的实质:战争是邪恶的凝固体。

陈德贵(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1937年12月17日,日军在下关将10人1组拉出去枪毙。我趁机跳进了河里,亲眼看见六七百人被枪杀,然后推进河里用机枪扫射。

吴璇(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一日凌晨我去厕所,发现厕所外草丛中有一个小册子,捡起后发现该册封面上画着一颗人心,还画有一把沾有血迹的刺刀,地面上滴有血印。相册内全是日军暴行照片,当即收藏怀中,为怕日军搜出,于夜间执勤时把相册藏入大佛座垫下面。

后来设法带出毗灵寺,一直收藏在身边,等待胜利的一天。

1945年审判日本战犯时,我将这本相册交到南京市参议会,作为审判日本战犯的有力铁证。

贝茨(M·S·Bates)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致信友人

你曾对《纽约时报》说,日军屠杀是虚构的。现在我告诉你……中国慈善团体从事掩埋工作的负责人告诉我,从1月23日到3月19日,已掩埋尸体30104具。1937年12月16日,当我们正在难民区一个地方举行简陋的宗教聚会时,就被抓走了14个男人,这群人在江边被机枪扫射致死。还有一次,我来到一个房屋,那里有11个人被杀死了,除了三个男人外,其余都是妇女和儿童,一个儿童的母亲被强*,阴户插着瓶子。这个妇女的两个女儿,分别为十四岁和十六岁,被绑着强*数次,然后杀死。大女儿阴户插有木棍。我护送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到医院,她告诉我事情发生的经过。她的哥哥、嫂嫂、姐姐和父母,全部当着她的面被刺刀捅死;然后她被带到一个军营,那里有二百到三百士兵。她被关在一间房间里,脱光衣服加以强*,每日数十次,如此将近一个半月,直至她得病,不敢再接触她。我曾与一个七十六岁的妇女谈话,她被强*两次,一位查经班的妇女告诉我,她与一个八十一岁的老太太同住,(日本兵)命令老太太脱光衣服,她帮助这位过于年迈的老太太,但老太太终被枪杀了……我还可以花费更多篇幅告诉你此类事例,但我认为我所写的已足以使你知道暴行故事绝非夸张……

审判何日缚住苍龙

1945年8月15日,日本被迫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9月9日,在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礼堂,举行了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日本代表冈村宁次在投降书上签字。

中国军事法庭于1946年12月15日设立,除收审在中国捕获的日本战犯外,还将南京大屠杀重要罪犯谷寿夫、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军吉等先后引渡来华受审。12月31日,该庭检察官对谷犯起诉:集体屠杀28案,零散屠杀858案。1947年2月6日至8日,中国军事法庭在励志社对战犯谷寿夫进行了为期3天的公审,有80余名证人出庭陈述谷寿夫等日军在南京的暴行,其中外籍证人3名。3月10日,中国军事法庭在进一步调查、核实的基础上,确认:“我被俘虏军民遭日军用机枪集体射杀并焚尸灭迹者,有单耀亭等19万余人”,被日军零星屠杀“其尸体经慈善机构收埋者15万余具。被害总数达30万以上”。“谷寿夫在作战期间,共同纵兵屠杀俘虏及非战斗人员,并强*、抢劫、破坏财产”,被判处死刑。4月26日,在南京执行枪决。此后,中国军事法庭又对从无锡至南京沿途进行“杀人比赛”的刽子手向井敏明、野田岩和屠杀南京同胞300余名的刽子手田中军吉等3名战犯,进行审判。1947年12月18日判处死刑,1948年1月28日在南京执行枪决。

东京军事法庭于1946年1月在东京设置,由中、美、苏、英、法、澳、印度等11国的11名法官组成,澳大利亚法官韦勃任审判长。中国的梅汝?出任法官。在历时两年半的时间里,对东条英机等28名日本甲级战犯进行了审判。其间,法庭花费大量时间,对南京大屠杀案进行调查和取证,并且审讯了松井石根,确认侵华日军在南京的暴行是在日本官方默许和支持下进行的,“日军在占领南京后最初的六个星期内,不算大量抛江、焚毁的尸体,即屠杀了平民和俘虏20万人以上”。东京军事法庭于1948年11月12日判处南京大屠杀案主犯松井石根绞刑,12月22日执行。

至此,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事件铁证如山。但是,限于当时的历史条件,南京大屠杀直接指挥者朝香宫鸠彦等人逃脱了历史的审判,这不能不使中国人民特别是南京人民引为 深深的遗憾。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极尽能事粉饰罪行,甚至为那些双手沾满无辜者鲜血的刽子手唱赞歌。但历史不会被涂抹,历史罪人也不会被饶恕,终有一天,历史将被彻底清算!

法庭上的日本战犯 屠城万户萧疏鬼唱歌

据《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判决》和《中国抗日战争图志》披露――

12月13日上午,日军分别从中华门、光华门、中山门、和平门入侵南京城。11时,日军第一次闯入安全区,当即枪杀20名因惊吓而奔跑的难民。在消灾庵内,枪杀尼姑4人、难民7人,对幸存者用刺刀戳毙。1人幸免于难。在武定门正觉寺集体枪杀17个僧人。在外龙华寺,将避难地下室的30个难民枪杀和刺杀。下午日本海军抵达下关,另一部分日军沿长江北岸攻至浦口。

12月14日,日军在太平乡将15个农民集体枪杀,在石观音17号内将8人集体枪杀。

12月15日,日军将2000余人押至汉中门外,将他们捆绑后用机枪射杀,再用木柴、汽油焚烧。晚,将1300人中的每100人分为一组射杀。夜,在鱼雷营屠杀9000余人。后又在宝塔桥一带屠杀3万余人。在中山北路防空壕附近枪杀200人。14至15日,日军投入江中尸体3万余,运到掩埋地和烧毁地的有3万多。

12月16日,日军在中山码头前杀5000余人,后将尸体推入江中。在四条巷屠杀400余人,在阴阳营屠杀100多人。自本日起,日伪南京下关区区长刘连祥组织人力到下关、三汊河收尸掩埋,到1938年1月共收尸3240具。12月17日,日军将3000余人押至煤炭港下游江边集体射杀。在放生寺、慈幼院将避难的400余人集体射杀。12月18日,日军在下关草鞋峡集体屠杀57400人。在下关南通路北边的麦地里射杀300余人。在大方巷难民区射杀4000余人。投入江中尸体3.5万具。5天内,日军处埋尸体5万。12月19日上午,日军在龙江桥江口射杀、焚烧500余人。尚有气息者,刺刀戳毙。12月,日军在燕子矶江边,屠杀5万余人。在鱼雷营屠杀3万余人。在凤台乡、花神庙屠杀7000余人。12月24日,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共掩埋尸体22683具。12月26日,日军在金陵大学进行难民登记,将300余难民拖出屠杀。12月26日至1938年5月1日,慈善机构崇善堂共掩埋尸体104718具。12月31日,日军在宁海路难民登记处,屠杀200余人。在上海路广场屠杀2000余人。

1月2日,南京市民芮芳缘、张鸿儒组织难民30余人掩埋尸体7000余。湖南木商盛世征自费雇工,将上新河地区死难同胞尸体28730具埋葬。鸡鹅巷清真寺王寿仁用“南京回教公会掩埋队”的名义掩埋回族尸体400余具。慈善机构同善堂掩埋尸体7000余具。

据统计,世界红十字会在城内外掩埋尸体总计43121具,南京红十字会收埋22371具,崇善堂收埋112267具,同善堂共埋尸7000余具,回民掩埋队埋尸400具。仅此5个慈善团体收埋尸体就达18.5万余具。

1939年1月,伪政权为掩盖日军罪行,整理市容,防止瘟疫,对尸体也进行了掩埋。如伪下关区公所在下关、三汊河一带收埋尸体3240具;伪第一区公所在城东南一带收埋尸体1233具;伪南京市政公署命伪卫生局于1939年1月收集中山门外灵谷寺一带遗骨3000具,葬于灵谷寺之东。伪南京市政公署督办高冠吾为之立“无主孤魂碑”,并记述埋尸经过。

当时驻南京希特勒法西斯德国代表在向其政府的报告中写道:“他们(日军)是兽类的集团。屠杀、劫掠、纵火、*杀……甚至以杀人竞赛的方式对南京城血洗。他们是一架正在开动的兽性机器。”据战后国际法庭认定,日军侵入南京后,一个半月内发生2万起以上强*事件。据统计,被集体屠杀的达19万人以上,被零散屠杀的超过15万人,总计30万人以上。

......

可是到现在有几个中国人记得这个日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