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0年10月12日,原系中国工商银行南京市浦口区高新技术开发区支行副行长的金年,在家属的陪同下,神色憔悴地来到玄武区检察院举报中心自首。1999年,因伙同他人共同贪污单位公款事发,在纪委调查期间出逃,来自首时已经逃亡整整11年。“我原以为可以得到自由身,换来的却是十年的“心灵苦狱”,等于自己给自己判了十年有期徒刑。”金年在自首后写下《悔过书》,对自己十多年的逃亡写下这样的感悟。(2011年12月12日《扬子晚报》)


一个堂堂的银行副行长,在主持工作期间,因为与该行另一副行长、办公室主任三人私分单位小金库而得到8万元,原本以为可以心安理得,没想到却东窗事发。在纪委调查期间,没有选择投案自首,而是选择了“逃亡”,原以为可以得到自由身,换来的却是11年的“心灵苦狱”,过着非人的生活。实在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侥幸心理自欺欺人。大凡贪官都有着侥幸心理。无论是在贪污腐败前,还是贪污腐败后,总认为天知地知我知,只要伪装的好、部署的密,不会有人知晓自己的所作所为、胡作非为。于是,不该伸手的时候,伸手了;不该贪婪的时候,贪婪了。身为主持工作的银行副行长,不好好地经营管理好银行,却私设小金库,并伙同他人私分私吞,原本以为可以瞒天过海。殊不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侥幸、伪装,只能是自欺欺人,不但掩盖不了自己的恶行恶性,反而会使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大,“手段”越来越毒,到头来,只会让自己越陷越深,越走越远。做人要有人品,做官要有官德。为官理政,只有始终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始终恪守党纪条规、国家法律和职业规范,始终不越雷池半步,才是正道,也才能保证自己走好走远。否则,一旦心生邪念、行有的事,即便再侥幸、再伪装,也无济于事。


权力失控祸国殃民。权力向来是把双刃剑。运用得好,可以报效国家、造福人民;运用得不好,则会祸国殃民。国家工作人员,尤其是身居要职的领导干部,必须始终做到谨慎用权、规范用权。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因此,要想使国家公职人员不致成为权力的附庸、金钱的俘虏,必须强化监督、硬化监督,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使其不越位、不越权、不滥用职权。不难看出,金年的私设小金库以及私分小金库,之所以能够得逞,归根结底,还是对权力监控监管的不够、不力、不严,而使得权力得以凌驾于其他公务活动包括财务制度之上,不但使国家和人民财产受到损失,同时也葬送了领导干部的前途。当然,纵观其他一些贪官的堕落轨迹和腐败历程,基本也都与权力的失控、失范有关。因此,强化、硬化对领导干部手中权力的监督,一刻也不能大意和疏忽。


逃避惩罚灵魂难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违法犯罪,唯有认罪伏法,才能拯救自己的灵魂、赦免自己的罪行。任何企图采取逃跑、逃亡、逃避的做法,只能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尤其是在逃避期间,由于担惊受怕,还要忍受心灵的谴责和煎熬。正如金年在悔过书中所写,11年里背井离乡,到处漂泊流浪,整日过着隐姓埋名、东躲西藏的生活,内心深处几乎天天经受法律、道德、灵魂、骨肉情、思乡情的折磨和压迫。一想到有名不能叫,有家不能回,有病不敢看,有苦无处诉的境地,真是痛不欲生……一个人活到这种地步,真不如死了算了。这里也奉劝那些还企图逃避惩罚的贪官们,不要再游走于灵魂之外,还是老实认罪伏法吧。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贪污腐败、渎职犯罪,迟早是要受到法律的严惩和道德的重判的。唯有正直、公正、廉洁,心胸坦荡,才是正道正途。告别不法行为,才能彻底成就自己。否则,等到东窗事发、锒铛入狱时,再后悔也已晚矣。(倪洋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