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律。闻南京建秦桧博物馆而感

被骂了一千多年的大汉奸、大卖国贼秦桧现在终于可以舒口气了,因为在他的老家南京起了一座博物馆,名曰“秦桧博物馆”。开馆前,馆里还特地请上海一位艺术家为秦桧夫妻塑了像,一改这对男女的跪姿,让他们“坐了起来”。艺术家还为这个雕像起了一个名字,叫《跪了492年,我们想站起来歇歇了》。

据说秦桧的后人,清乾隆十七年(公元1752年)文武双科状元秦大士,曾书一联:“人从宋后少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看来,虽然秦桧嫡传子孙不孝,但是秦桧的外传子孙还是很有孝心的!


七律。闻南京建秦桧博物馆而感




频梳旧案事何堪,借古说今魂又还。


搅乱池塘鱼后跃,混淆意念印宜翻。


当朝主政心怀异,在野村夫壁上观。


浪卷鸥飞人老去,如诗如画镜中悬。



凤鸣岐山云:秦桧投降外族,而后潜回南宋,在金国的有效配合下,成为朝中大员。此后携金国余威,与金国互动,攫取了除皇帝外的最高权力并充分利用手中权力,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一系列领域实行变革,成功的瓦解了南宋君臣的斗争意志,培养了南宋军民的奴才心态,有力地维护了金国对南宋的绝对统治和宗主地位,成为汉奸卖国贼的优秀代表!杀害岳飞只是瓦解南宋抗金斗志的一种手段,是杀鸡儆猴。秦桧在南宋实行的一系列的政策无一不是配合金国的统治,是金国“养猪杀猪”政策(欲杀猪必先把猪养肥)的策应。在此策略下,南宋君民整日沉浸在灯红酒绿歌舞升平之中,忘记了驱除鞑虏恢复失地的家仇国恨,甘于外族统治,把自己置身于世界劣等民族之列,背叛民族,背叛祖宗,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秦桧打着和谐世界、民族平等的大旗,为自己的卑微龌龊的肮脏心态找理由。这里主要强调的是:没有金国的有力配合和秦、金互动,南宋军民对秦桧的怀疑不会被消除,秦桧也不会爬到权力的顶峰。正是在与金国一系列有预谋的外交政策的互动中,才使得秦桧得到南宋的认可和信任,而这正是金国实施下一步策略的关键所在。


秦桧翻案了,现实生活中类似秦桧一样的汉奸卖国贼就会活得舒服,就不会有背刺针芒的感觉,接下来再有亡国灭种的大事发生,国内民众就不会再有深度抵抗,而是披着麻痹的神经,像无忧无虑生活在圈中被人养肥的猪一样静静地等待宰杀。


有专家提出所谓真实秦桧和历史秦桧的问题。其实秦桧已经成为一种符号,这种符号本身就是代表汉奸卖国贼,这也是一千多年所凝结成的民族共识。其实所谓真实秦桧还是历史秦桧已经没有争论的必要了。否则打着历史中和真实中的旗帜区别秦桧、研究秦桧并妄图把秦桧从汉奸卖国贼的泥潭中拔出来是变相为秦桧翻案的一种手段,是对经过一千年形成的民族共识的一种否认,也是对先民的侮辱与背叛!这种大是大非和某些小事小非的争论不同,因为这种争论带有颠覆性性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