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操纵2004年大豆危机 压榨企业集体沦陷

原载:《环球财经》杂志 2010年 8月刊



美国借WTO这一新武器的形式出现,让转基因作物成为世界农业市场居主导地位的基本作物,它可以打开国家间的贸易壁垒,加速商业化转基因的扩散



▲中国,警惕美国“粮食战略”!

△洛克菲勒粮食大劫掠

▲转基因,让人欢喜让人忧

△神奇的孟山都

▲转基因的安全问题是全民族问题

▲保障粮食安全 各国各出招

▲转基因的利益“基因”

▲白益民眼中的转基因






用转基因控制全球

中国,警惕美国“粮食战略”!


■环球财经特约记者 王维


今年4月上旬,在面粉和大米零售价格骤然暴涨的冲击下,近20个国家政局出现动荡。殷鉴不远,在某种意义上,美国的“粮食武器”比它的原子弹和航空母舰更适用、更具威力,可以兵不血刃地颠覆和分裂一个国家




在中国,高盛养猪,孟山都播种,黑石卖菜,从麦当劳的早餐到美赞臣的奶粉,从沃尔玛冷柜到7-11货架……只要稍稍留意一下就会发现,似乎到处都有美国嘉吉(世界上最大的动物营养品和农产品制造商、贸易商)的烙印。

民以食为天,“天之骄子”美国人企图为13亿中国人打理餐桌上所需的一切,柴米油盐酱醋茶,如今柴火进化成了天然气,米、油就成了排名前两位的生活必需品,卡住了“油&米”,也就相当于卡住了中国人的“命脉”。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有一句名言,“如果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如果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人。”基辛格的这番话谋在往昔,但意在今日,肆无忌惮与狂妄的言语间透露出的是“商权”的重要性。

怎样理解控制?形象地说就是在一个叫地球的“羊村”里,符合狼的利益就让你活,但经常也会拿你当“替罪羊”;而违背狼的利益,可能就直接面临断草绝水、扼你小命的境地。

农业是安天下的战略产业。谁试图打理中国人的餐桌,我们就必须提高一份警惕。


不简单的WTO农业协定

1995年成立的WTO,其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一个看似中立、平和宁静的地方。然而,在这个假象背后,WTO一点也不平静和中立。WTO充当国际警察的角色,一个主要宗旨就是,帮助每年价值上万亿美元的全球商业农业贸易“攻城战略”,为扩张私营农业综合企业巨头利益的计划服务。

由国家科技部中国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赵刚主译的美国经济学家恩道尔的《粮食战争》一书中,有对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这样描写: WTO的规则由“四国集团”(即美国、加拿大、日本和欧盟)所主导。它们举行闭门会议,为所有134个国家制定政策。在四国集团内部,以美国人为首的农业综合巨头企业控制了重大政策的制定权。由嘉吉、ADM、杜邦、雀巢、联合利华、孟山都和其他农业综合企业起草了《WTO 农业协定》,并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意图,瓦解各国法律,保护农业综合企业巨头的强大定价权。

农产品贸易谈判历来是关贸总协定谈判和WTO谈判中最困难的部分。而中美签署的《中美农业合作协议》,是中国为加入WTO与美国应该达成的双边协议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中美双边谈判一直难度很大,中国做出了重大让步。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温铁军曾撰文,《中美农业合作协议》协议签字之后,美国农业部长格利克曼当即指出,中国在农产品贸易上做出的让步主要是“同意取消这些针对我们的谷物、柑橘和肉类的长期存在的有争议的壁垒,将给我们带来相当大的好处,使我们可以向中国巨大的市场大幅度扩大这些产品的出口。”他称赞这份农产品贸易协议是“美国农业的一个重要突破”。

据美国方面公布,中国方面承诺加入WTO不对大豆进口实行配额制,不对大豆出口实施补贴,大豆和豆粕关税下调到3%~5%以下。而美国大豆、玉米都是转基因产品,同时大多数美国肉类都含有激素、抗生素.”如恩道尔所说,美国借WTO这一新武器的形式出现,让转基因作物成为世界农业市场居主导地位的基本作物,它可以打开国家间的贸易壁垒,加速商业化转基因的扩散。


“曾经那么多的中国豆都去哪儿了?”

2010年3月11日,韩国最大报纸《中央日报》发表文章质问,“曾经那么多的中国豆都去哪儿了?”

在农业大国中国,黑龙江省被称为“农业大省”。广阔肥沃的黑土地培育着中国最大的粮仓。这一带是生产中国原产大豆最多的地方。中国栽培大豆已有5000多年历史,大豆自古就和茶、丝绸一起成为了中国代表性的出口产品。而时至今日,中国已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当被中国人戏称“高丽棒子”的韩国都在为中国叹息、惋惜之时,中国是否应该抠心自问,外强是如何进入中国的?

大豆由于被视为非粮食作物,国家对其贸易关税控制一向较松,这就为外资粮商提供了机会——从巴西、阿根廷等地低价收购南美孟山都种下的转基因大豆,运至美国港口,然后美国粮商将这些大豆销售至世界各地,其中最多的就是中国,一时在中国的大豆进出口领域出现了“阿根廷人种大豆,中国人用大豆,美国人决定转手利润”的格局。

大豆开始出现变局是在中国加入WTO的2001年前后,大豆关税大幅下调,配额取消,作为WTO的承诺项目,中国允许了美国向中国出口大豆,而美国由于科技化、规模化程度较高等因素,优势明显,从此中国大豆产业便是了另一番天地。“1995年以前中国一直是大豆净出口国,2000年中国大豆年进口量首次突破1000万吨,从那之后大豆进口一直呈直线上升,成为大豆进口国。中粮集团油脂油料部总经理王印基在“2010中国—马来西亚国际棕榈油研讨会及展览会”上透露中国2009年进口的大豆数量为4100万吨,而2010年甚至将达到5000万吨。从巴西进口的转基因大豆每吨价格为3400元人民币,相比之下,中国国内产的大豆价格为3600、3700元人民币。

大量进口带来的是中国农户生产的大豆的价格下降,大豆产业陷入了生死危机。更严重的是,国产大豆种植面积也在不断下降,黑龙江省农委公布数据显示,2010年黑龙江大豆种植面积比上一年减少560万亩,中国大豆产量已由原来的世界第一位,退居为继美国、巴西和阿根廷之后的世界第四位。

在中国大豆种植面积大幅下降后,美国大豆很快就占据了中国市场。据中国海关介绍,自美国进口的大豆多数为转基因大豆,同时美国进口大豆在政府高额补贴政策资金支撑下,生产集约化度高,成本低廉,严重挤压国内大豆的市场空间,美国通过控制转基因大豆的核心技术,逐步垄断豆粕以及炼油等下游产业链。 国家粮食局调控司副司长周冠华在接受采访时说,对进口大豆的高度依赖,导致中国在大豆的定价方面早已失去了发言资格,目前掌握全球粮食运销的是4家跨国公司,分别是美国的ADM、邦吉、嘉吉,以及法国路易达孚,在业内被称作“ABCD”四大粮商。

跨国粮商通过控制仓储、物流,掌控采购主动权,进而控制农民种植意向,并欲实现转基因大豆的本土化种植,以在中国上演其掌控南美大豆市场手法的翻版。

一旦进口的转基因大豆占领黑龙江市场,危及的将不仅是当地世代以大豆种植为生的农户的利益和生存,黑龙江大豆的原产种源、环境也将遭到破坏,更严重的是,这将影响到国家的粮食安全。目前,中国进口大豆的主要港口有:辽宁大连港、天津港、山东青岛港、浙江宁波港、江苏张家港、广东黄埔港。大豆到港预报显示,进口大豆的多是A(ADM)、B(邦吉)、C(嘉吉)、D(路易达孚)以及其合资公司。


美国人怎么掐中国大豆的脖子?

2003年以前,小包装食用油在市场推广后,中国形成了一个规模达200多亿元的食用油市场,全国各地分布了上百家压榨企业。与此同时,这个市场以每年20%~25%的速度快速发展。然而好景不长,2003年全行业全年实现利润21.89亿元的食用油行业,突然在2004年进入冰封期。而标志事件正是让国内大豆压榨企业记忆犹新的“2004年大豆危机”,美国人利用期货玩了中国企业一把。

2003年8月,美国农业部以天气影响为由,对大豆月度供需报告作出重大调整,将大豆库存数据调整到20多年来的低点。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大豆价格连续上涨,涨幅近一倍,大豆价格从2003年8月时的最低点约540美分,一路上涨到2004年4月初的约1060美分。这种涨幅相当于中国境内价格从每吨2300元人民币涨至4400元。中国压榨企业在恐慌心理支配下,纷纷加大采购力度。2004年初,中国企业在美国“抢购”了800多万吨大豆,折合平均价格在人民币4300元/吨的高位。但随后,2004年4月,美国农业部又调高产量数据,国际基金紧跟反手做空,大豆价格突然直线下降,跌幅近50%。于是,巨大的价格落差一下子将众多中小企业逼向绝境,中国油厂每1吨进口大豆亏损达500~600元。

一直坚持非转基因大豆加工的企业九三油脂集团总经理田仁礼对“2004年大豆危机”事件揭开了谜底,2003年8月,美国大豆产区天气干旱,其后美国农业部的月度供需报告出台,对行情形成推波助澜。此时,正值白宫对中国纺织品设限,为缓和中美经贸关系,中国向美国派出农产品采购团,采购了150万吨大豆。当时中国代表团在4100元/吨左右的价格上签下订单,此后一个月,大豆价格跌至3100元/吨。

“当时中方由于信息不通畅和缺乏国际贸易经验,片面听信美国公布的虚假研究报告,从而在国际豆价大幅下跌前夕在高价位上吃进了大批大豆。”田仁礼说。而中国国内期货界绝大多数更是质疑,提出“美国农业部和大豆协会是否提供虚假数据误导市场”。

2004年大豆危机带来的是一个产业的整体洗盘,并进一步导致“产业失陷”。因为大豆压榨企业的资金大约有95%将用于原材料的采购,因此大豆价格至为关键。在“2004年大豆危机”之后,国内压榨企业损失惨重全行业亏损,有近70%的企业停产,大量企业倒闭。而此时在全世界控制着粮食生产运销的“ABCD”开始趁机低价收购中国破产的压榨企业,参股多家大豆压榨企业,跨国公司并购中国企业之后,完全控制了中国大豆采购权。世界四大粮商进场收购了我国70%以上的停工企业,从此中国的大豆市场受制于四大粮商。

此外,国际粮商嘉吉、邦吉、丰益国际都在暗地行动,不惜巨资向东北大豆根据地进发,志在彻底扫荡惟一的大豆非转基因市场。跨国粮商在东北大豆产区大规模的布局,不仅击垮了多家内资油脂厂,他们又在图谋全面控制整个东北大豆产区。

如何把农业技术的炮弹装上物流战车?跨国粮商通过与国内一些大的种子公司合作,并利用他们的转基因技术、资本等优势,通过控制农民,实现转基因大豆种子的强势渗透,从而助力ABCD在全产业链上的开进。

按《中国经济周刊》2010年一篇文章数据所述,“目前,国内大豆市场进口依存度高达70%,国际大豆产业五大巨头A(ADM)、B(邦吉)、C(嘉吉)、D(路易达孚)、丰益对我国压榨行业的控制达到了空前水平,他们垄断着我国80%的进口大豆货源,其旗下的企业压榨能力已占国内总能力的70%以上,并将触角向大豆全产业链延伸。”

另据美国农业部预计,2008年中国90多家国内榨油企业中,64家已变成外资独资或合资,控制了中国85%的实际加工总量,外资占据了我国八成小包装食用油市场份额

以嘉吉、邦吉、ADM和路易达孚、丰益国际为代表的跨国资本,利用资金优势,通过资本运作消灭对手,垄断市场,从而实现操控价格,牟取巨额利润的目的。来中国之前,他们已经用同样的办法控制了拉美等地的粮食市场。

如果大豆加工和贸易被外资全面掌控,那么,我国的大豆供应及饲料工业、畜禽、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将全面受制于外资,而传统豆制品、肉、蛋、奶及水产品供应将面临挑战,严重危及到国家食品安全。比如,2010年3月22日嘉吉与邦吉位于阿根廷的码头发生工人罢工,美国资本通过夸大有关供应受阻的消息致使CBOT大豆期货价格上涨,最终直接推升了亚洲的谷物价格。从这个情况来看,转基因大豆生产国阿根廷、巴西已成了中国的“脖子”,美国要掐很容易。


阿根廷为转基因哭泣

第一个含有RR基因的商业品种应用于商业领域始于1996年,由美国超级农业综合企业孟山都公司开发。1996年,阿根廷向孟山都公司颁发许可证,允许它在全国独家销售转基因大豆种子。阿根廷与美国和加拿大一起成为了首批获准这种大豆入境的国家。

孟山都开发的转基因大豆名叫抗农达。“农达”是孟山都公司拥有专利的一种除草剂的名字,也就是一种农药,因此,转基因大豆“抗农达”的意思是说,这种大豆能够抵抗“农达”除草剂。从科学的角度说,“抗农达”大豆的安全性还没有任何结论,阿根廷人就开始成为一大批做活体试验的人类。而最关键的是,“抗农达”转基因大豆和“农达”农药必须一起使用,农田里除了孟山都的产品,几乎没有任何杂草,只有孟山都的大豆种子对其有耐受性。

美国孟山都公司一开始用各种很优惠的条件吸引阿根廷的农民,而且宣称产量很高,收获以后由孟山都公司全部收购等等。按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没有榜样》一书所述,除此之外,当孟山都的种子被走私进一些国家时,它不闻不问。并且孟山都公司通过向阿根廷官员贿赂、甚至亲自操纵自己转基因大豆种子的走私活动,不仅向阿根廷走私,还通过阿根廷向巴西等周边国家走私。有例为证的就是孟山都的合作伙伴、利益共同体——美国嘉吉公司就受到了非法走私转基因大豆种子的指控,说它将转基因种子与非转基因种子混在一起,从阿根廷走私到巴西。

在近十年的时间内,阿根廷完全满足着孟山都公司的胃口,使孟山都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但在这十年,转基因大豆也让阿根廷的农业经济毁于一旦。一垄垄玉米地、麦田和广阔的牧场被迅速改变成了种植单一农作物的地区。传统的谷物、小扁豆、豌豆和绿豆田几乎消失殆尽。到2002年的时候,孟山都转基因大豆就已经占据了阿根廷大豆种植面积的99%。

孟山都公司依靠种子和除草剂的销售在市场中占据了一定份额,阿根廷种子公司支付了孟山都公司各种专利权引发的费用(即使他们没有侵犯其专利权)。然而,在孟山都公司已经接受而且心满意足地利用了阿根廷这段时期之后,又做出这样的决定,要求农民支付转基因专利使用费。孟山都要求阿根廷农民要为每吨大豆支付高达15 美元的补偿金,一个如此高额的数字,如果执行,结果将会导致大量的生产者破产。

农民不愿交费怎么办?孟山都自然有办法。随着转基因大豆种植面积的扩大,转基因大豆的出口成为阿根廷农民的主要收入,但是,大豆出口权掌握在了美国人手中,阿根廷的主要码头掌握在ABCD手中,并且美国嘉吉、邦吉是阿根廷最大的出口商。

在此条件下孟山都宣布,如果阿根廷农民不交费,他们就在出口市场上收费,而且收得更高。如是,阿根廷大豆将失去国际市场,农民也就失去了收入来源。阿根廷政府不得不与孟山都达成协议。大豆从种植到出口,有一个加工储运过程,这也在孟山都等大公司的掌控中。

于是阿根廷政府规定,在加工环节向每位农民收取销售额的l%,作为专利使用费支付给孟山都、嘉吉等公司。农民只好束手就擒。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教授周立在《美国的粮食政治与粮食武器—食物商品化、食物政治化以及食物帝国的形成和扩展》一文中,特别列举了孟山都公司与嘉吉公司通过建立合作关系,控制了种子、化肥、农药、农场信贷、谷物收购、谷物加工、牲畜饲料、牲畜生产与宰杀,以及许多著名的产业化食品品牌的情况。

截至2006年,阿根廷、巴西,加上由孟山都转基因大豆主导的美国,占据了世界大豆产量的81%以上,因而保证了世界上豆粉喂养的所有动物实际上都在食用转基因大豆。

但是,转基因大豆的专利真的给阿根廷农民带来好处了吗?转基因大豆开始产量较高,几年后便开始降低,不再像宣传说的那么好了。成本呢?农民本来种庄稼大都是自留种子,不用花钱。花钱买美国种子的原因是产量更高,还能抗病虫害。但产量递减,利润空间越来越小,后来还多了一个摆脱不掉的专利使用费。几年后,配套的“农达”除草剂的使用量也不得不翻倍,因为出现了一种抗“农达”的超级杂草,连杂草也有了抗药性。除草剂也是有知识产权保护的美国专利,直接成本又提高了,还不算伤害环境、伤害人体的间接成本。最为关键的是,大豆的销售也控制在孟山都手中,收购价格完全由孟山都自己说了算。

不仅如此,靠近大豆种植园的传统农业区受到了从飞机喷洒的除草剂的严重破坏。这种喷洒不仅杀死了附近农民的庄稼,其他牲畜尤其是马匹也受到了伤害。转基因大豆田附近产下的动物出现严重的器官畸形,香蕉和甘薯也变得奇形怪状,湖里突然漂满死鱼。人们也频繁出现恶心、腹泻、呕吐和皮肤损伤等症状。

转基因作物对珍贵的林地破坏则更大。因为大规模地占用森林面积去种植转基因大豆,森林的破坏给当地居民带来了急剧增加的医疗问题,其中包括黑热病(一种通过昆虫传播的寄生虫病),其治疗费用极其昂贵。在阿根廷恩特雷里奥斯省,120多万英亩森林被全部夷为平地。

阿根廷在哭泣,奈何孟山都不相信眼泪。


谁来捍卫中国玉米?

史称,春秋战国时期,越王勾践在敬献给吴国夫差的种子里做了手脚,把种子用文火翻炒了三遍,使得种子只能发芽生长,但是却长不出粮食,靠着古老的“生物战争”以及西施“美人计”等,终于“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东方古老的战争智慧,几千年后在西方的大地重演。不过孟山都的手法已经“进化”到在种子的基因上作手脚。不过实质都是一样,最终是控制和消亡我们的民族实力。

2010年5月,网易财经一篇题为《刘永好:进口转基因玉米主要是用于猪饲料》的文章引起了中国网民的热议,超百条的评论让笔者深切感受到了中国国民对转基因产品的抵触,以及对美国财团资本的警惕。目前中国每年消费1.5亿吨玉米,经历了“国产大豆之殇”的国民显然对转基因玉米的进口显得极其敏感,十年前各路专家学者充满信心之下使大豆产业失陷了,如今专家们“股评师般”乐观的玉米安全论已不能让中国百姓放心。

然而,争议挡不住“玉米新希望”。2010年6月18日,中国农牧业龙头企业新希望集团副总裁王航表示,玉米价格正在挤压企业微薄的利润空间。此前5月,有报道称,“近期中国企业进口玉米的消息不断。先是新希望集团日前和美国一家私营粮食出口商签订合同,一船美国转基因玉米将在8月底之前运抵山东的一个码头”,接着是“中粮集团刚刚购买了6船美国玉米,预计将在7~9月份运抵中国”。而4月底,美国农业部公布的进出口数据显示中国企业和美国私营出口商签订了进口11.5万吨美国玉米的合同。不久后,美国谷物协会又透露,中国可能又向美国订购了25万到30万吨玉米。

美国农业部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上次从美国进口玉米还是4年前的2006年。而更敏感的是,据媒体报道,这次中国从美国进口的玉米都是转基因玉米。

如若中国玉米“失陷”,后果可能比“大豆失陷”更加可怕,因为大豆只控制了油脂,但玉米则控制了鸡鸭猪等家畜,相当于控制了中国35%的CPI。

先用低价抢占中国市场,谋取垄断地位,最后抬高价钱,这是ABCD的一贯做法。

一旦市场拱手于人,就意味着失去了定价权,可以想见的后果就是:高价饲料时代在不远的将来到来,鸡、鸭、猪、牛等肉类全部涨价……通胀!通胀!

除了即将长驱直入的转基因玉米,笔者着手将了解的信息与资料全部整理之后看到的是一个触目惊心的局面。前文所述目前我国的大豆、食用油市场已被外资垄断已不必多言,但这仅仅是外资布局中国农业的一个小环节,外国资本实际已经参与到了农业产业链条中的每一环,农业的每一个产品。

种子的渗透

粮食是关系到国家安全的战略性资源,种子是粮食安全的关键,种业更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战略产业,与之相关的配套产业链,种业安全几乎等同于粮食安全、农业可持续发展。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国,中国种子公司之多亦是全球之最,仅国有种子公司就达2700多家,但这些企业中没有一家的市场份额达到10%,没有一家净资产超过10亿元或种子年销售额超过5亿元的公司。

2009年,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综合发展研究所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全球种业10强公司占全球种业市场份额的35%,国内种业10强公司占全球市场份额的比例仅为可怜的0.8%。而跨国种业公司早以蔬菜和花卉种子为突破口进军中国种子市场,目前已有70多家外资种业公司进驻了中国。数据表明,东北地区尤其是吉林省,仅美国先锋公司的先玉335一种外资玉米种子,已占据当地玉米种植面积近50%。中国种业的危机感因为先玉335的冲击再次凸显,而国内种业公司与国际种业巨头的差距实在让人心酸。

蔬菜种子市场的命运,与粮食作物种子市场几乎如出一辙。国外公司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已控制了我国高端蔬菜种子50%以上的市场份额,几乎涉及到所有蔬菜作物。国内主要规模化蔬菜生产基地,特别是出口型蔬菜生产基地,国内种子品种面临全线失守、全军覆没的困境。


美国用“粮食战略”掣肘中国?

“谁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人类”,前几年美国高盛投行斥资2~3亿美元,在中国生猪养殖的重点地区湖南、福建一带一口气全资收购了十余家专业养猪厂。近日,美国黑石投资集团牵头的基金财团与中国最大的农产品市场运营商之一的寿光物流园达成协议,对其进行约6亿美元的投资,占寿光物流园30%的股权。另外,美国摩根大通,国际四大粮商中的邦吉、路易达孚和ADM公司,已经开始通过彭博社的信息、农产品市场调研报告等,关注中国大蒜、辣椒等农产品的涨价空间。另外还有农药业,还有……

这一切的一切放在一起,已经绝不是“农产品成资本宠儿”这样单纯的产业问题。资料显示,近年来以美国为首的外国资本进入我国农业领域的项目和资金数量均呈高速增长态势,已进入的108家国家重点农业龙头企业中,有99家集中在粮油、林特产(含水果)、肉类(含鸡、牛、猪)、牛奶、水产、蔬菜产业,比重达到91.7%!


美国人到底要干什么?

日本的《选择》月刊(2008年6月号)发表题为《美国用“粮食战略”维系世界霸权》的文章说:操纵世界粮食市场的美国“大粮商”,实施以粮食为武器的世界战略。美国内政外交的大前提是“以粮食为国家根本”,而不是核武器和金融。美国的“大粮商”们建立了遍布世界的信息网络,其信息收集能力超过间谍机关,与军工联合体相比,它们更多地左右着美国的内政和外交。

今年4月上旬,在面粉和大米零售价格骤然暴涨的冲击下,近20个国家政局出现动荡。殷鉴不远,在某种意义上,美国的“粮食武器”比它的原子弹和航空母舰更适用、更具威力,可以兵不血刃地颠覆和分裂一个国家!

中国,你准备好了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