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接到警情,有人举报“某某幼儿园校车超载”,鉴于前段时间新闻上报导的甘肃幼儿园校车车祸二十名儿童死亡的重大新闻,我和同事都察觉到问题的敏感性,在确认对方位置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报警人自称是教育局的工作人员,一上来就说这车严重超载了,之前的惨剧教训没有吸取什么什么的,那校车司机也乖乖地站在一边听着,讲的确实是有道理,我们开始打心里是有点偏向报警人的。在程序性地检查了司机的证件,简要记录了情况,清点了车上的孩子人数后发现仅超载了一人。那报警人开始也不清楚这辆校车可以载多少人,以为面包车就只能载9个人,但是车辆行驶证上写明是可载14人,所以就超载了一个人。他一看这情况,挂不住了,说车上原来人更多的,有19个,我们询问司机,司机并不承认,报警人也拿不出证据证明真是有19人。那我们就只能在出警记录上写明“到场发现车载15人,超载1人,报警人称第一时间车上有19人”,够客观了吧!

正当我们准备依照规定对司机进行超载处罚时,这位报警人爆发了,说:“你们警察怎么能这样?这罚一下就了事了?我要投诉你们!”然后好嘛,各个投诉电话打过去“110指挥中心、交巡大队领导,市局领导,派出所领导”(倒是难为他有这么多领导电话),搞得我和同事真是有点懵了当时,搞不懂他到底要干嘛。他主要投诉我们两大错误:

一.“出警太慢,二十几分钟才到现场”听得我差点想抽他两个大嘴巴!!!!我们从接到110指挥中心派警到抵达现场前后不过六、七分钟,你怎么算的二十几分钟!!!说话这么不负责任的人,你认为他会是什么仁义道德之辈吗?我们当时就在边上,当面说瞎话,简直就没把警察放眼里。

二."包庇司机",我们包庇什么了,一切都走的法定程序,公开透明,按交规进行处罚嘛,法律又没规定超载就能扣车关人什么的。你有什么其他要求可以提嘛,对司机的教育,对幼儿园方面的提醒我们都会去办,并即时反馈,这服务够好了吧。你啥都不说就是一通投诉,明显是欺负人嘛。

不过“人”的电话确实起作用了,领导要求我们特殊处理,我们只好“憋屈”地都带回所里做笔录。“人”顶着“大道理”,气焰非常嚣张,还说已经联系记者来采访云云,给我们施压,好像我们做了啥亏心事似的,好笑!做完笔录,“人”心满意足离开了,还一直说自己非常忙,这件事情占去他多少宝贵时间云云!妈的,耽误的是其他需要帮助人的时间啊!我们当然还是对司机按规定进行了处罚,领导也找幼儿园负责人了解情况。这件事暂时就告一段落。

虽然是件小事,但回想起来,觉得现在的民警太委屈了,以前是人民的保护神,现在是人民的保姆,保姆嘛自然可以随便欺凌。原因就是上层领导对基层民警管束太紧,各类不怀好意的投诉伤透我们的心,领导骂群众骂,卖力还被骂谁不难受?

今天这个“人”是教育部门的,明显就是拿我们警察当枪使,给学校施加压力,其背后的涵义就不难猜测了,凭那家伙的德行绝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而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虚伪小人。

罢了罢了,以后我要当上领导一定要顶基层一线的兄弟,警察就是保护神而不是保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