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农民的打假决心竟然这么强烈

圣斗士

你看我像脑子有毛病的人吗?

不像吧?就是嘛!我说话说得清楚,车也开得这么好,哪里就不正常了?可偏有些人说我这个人有毛病,要不然谁会这么傻啊,为了一件跟你啥关系也没有的事,全国各地到处跑,吃尽苦头,受人白眼,花了钱,妻子还跟我离婚……

想起来,唉,是有点儿犯傻。要不然,我怎么叫“老土”呢?

老太太问我这鸡里填了沙没有?我支支吾吾,说填了。别人说,“你这个侠子么,不晓得好歹!”

人家早就说我傻了。17岁初中毕业,我跟人去贩鸡。那时候贩鸡,跟现在不一样,我们去乡下收了鸡,拿到市场上卖,人家买回去自己杀。有一天我去贩鸡人家里,很奇怪,干吗呢这是?他把细沙、水和面粉和成泥,搓成细条,扯着鸡的脖子,掰开嘴就往里塞,一塞一条,一塞一条,你猜一只鸡最多能塞多少沙啊?告诉你吧,七八两!

我都看傻了,人怎么能这样呢?

那是我们家一个亲戚,可以叫叔叔。看我愣着,一拍我脑袋:“傻呀,还不帮忙。”

后来我知道,贩鸡利润太薄,不这么做一分钱也赚不到,市场里谁都这么做。

我也这么做了。可我不会说谎。一个老太太来买鸡,问我,侠子(孩子)你说实话,你这鸡里填了沙没有?

我一听就脸红了,支支吾吾,说填了。老太太还是买了我4只鸡。第二天,市场里的人就来找我了,说你这个侠子么,不晓得好歹!

那是我干的第一件营生,跟吃有关系。以后我还卖过豆腐,做过水发产品,种过葡萄,开过小厂,什么活儿都干过,人家开玩笑说我“老改行”。我做的这些,都跟吃有关,前前后后就是为了一个“吃”字。

后来我跟村里的老人学做豆芽。开始养家糊口没问题,后来发现,我的豆芽越来越不好卖了,人家的豆芽,总是比我的漂亮,水灵灵的,我的豆芽根本没法比。经过打探,知道人家用了一种“保鲜粉”,很神奇:倒在水里化开,淋在豆芽上,从早卖到晚上还是水灵灵的,我们没淋过水的豆芽,明显没有卖相。

我知道那东西不好,人家那豆芽自己都不吃!


这菜吧,就跟做人一样,不能光看外表漂亮。卖相越好,你越要警惕。


我跟你说吧,卖菜,这里头的奥妙大了!有一年我在外地,吃到一种很好吃的脆豆腐干。我们那儿没有这种豆腐干。我找了好几个地方,终于联系上了做脆豆腐干的村子,揣着谈好的3000块学费,去学。

你猜怎么着,最后一步,师傅把工业用的双氧水、工业碱加进去,还告诉我自己最好不要吃。

我也问师傅了,这种东西吃下去,会不会有危害。师傅丢下一句话,“反正吃不死人。”他们整个村都做这种豆腐干。

做了半个月我就没做了,缺德啊!第一天收入就是230块,可我发现自己的手都脱了皮。

那都是化工产品,吃下去慢性中毒。人家做不做我管不了,我自己坚决不做了。

后来我开了一家饮料厂,人家也叫我在果奶里面加一种叫蛋白精的东西,能提高蛋白质含量。他说否则你赚不着钱。我不能那么做,良心上过不去。

从2004年开始,我就关注食品安全。订了很多报纸,看到有关的报道,我都剪下来。你们浙江,还出过戴着防毒面具做豆芽的新闻呢。

这么跟你说吧,菜场里的豆芽,不是100%也是99%用过保鲜粉。学名叫什么硫酸钠,我没什么文化,记不住。但是我告诉你,鲜鲜亮亮、白白嫩嫩的豆芽以后你就不要吃了。生产时还放过激素,可那种激素是有厂名、厂址的,也不知道国家允许不允许。本来一斤黄豆出三斤半豆芽,用了激素,黄豆芽能出到十斤!

像剥好的马蹄,我们自家剥出来一放是不是会变黑掉的?菜场里卖的,雪白雪白,不要买,泡过的。河藕,雪白的,也泡过的。水发产品,牛百叶、竹笋那些,又有光泽又漂亮,不要买!听我的没错。要想吃,就买干制品回家自己泡,就是时间久点。


今天没吃死,明天没吃死,总有一天会吃死!不行,我得干点啥。


反正一下子吃不死人,这就是那些无良奸商的心态。都说民以食为天,可要是你吃啥都有毒,那还让不让人活啊?

哎,这些黑心的商人,怎么赚钱的人就这么**,你也想下你自己每餐吃到这些东西是什么感觉,赚钱也不能这样赚呀。哎,现在到超市购物都是先用食品安全黑名单手机软件检测,对着食品条形码扫描下,确认没有问题了后才敢买!

2007年5月17日,我在楚州县城的一个广场上,挂了条横幅,印了点宣传单,就摆开了摊子。几个朋友在帮我,他们也看不懂。他们说,“老土呀,文屁冲天!”

我没读过什么书,可他们都觉得我这个人文绉绉,一天到晚不晓得在想什么。

摊子才摆出去,就有人来了:“谁批准你在这儿搞的?”穿制服的人拿个摄像机前后一通拍,凶巴巴的。我想我这又不是干坏事,犯得着这样吗!

第二年5月17日,我又准备出去搞宣传。为什么都选这一天?零五一七,您我要吃,这个日子有意义。

早上吃完早饭,刚要出门,妻子问我干吗去。我就说去做食品安全宣传。你猜怎样,她拽着我的裤腰带,硬是拽了一整天!哎,音箱啊,拱门啊,我都联系好了,300块钱租的,她不让我去,有什么办法?真是哭笑不得。

她反对,当然反对——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知道,你自己不吃、不做,就得了。可我不这样想,我觉得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人就应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你来到这世上,你总要为社会尽点儿责任吧。

这年秋天,三鹿奶粉事件爆发,我那个恨啊。不是吃不死人吗?几千个孩子吃出肾结石,好多孩子吃死了。中国做食品的人还有没有良心、有没有道德?这个行业还讲不讲责任?


我买了一辆厢式小货车,做展板,印资料。要走遍中国搞食品安全宣传。妻子跟我离婚了。


走遍全国,宣传食品安全,开始的想法也简单:让更多知情者站出来,揭露那些有毒食品的真相。

只要大家知道哪些东西不能买,不去买,有毒食品就没有市场了。我也希望能唤起更多人的良知,让大家能吃得更安全,更健康。

对妻子,我一个字都不能讲,她绝对不会答应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