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否定魏延“子午谷奇谋”浅议

诸葛亮否定魏延的

“子午谷奇谋”浅议

太保山武侯祠是诸葛亮足智多谋、事主保国、平南开边,扬威抚夷事迹常传常新,融入保山文化的见证。我常游于斯,总为诸葛亮“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的忠贞和执着而感动,也以自己的方式,为他身后留下的“不用魏延奇谋”争议进行过探索和思考。总觉得凭诸葛亮的卓越智慧,既然能欣然采纳马谡平定南中“攻心为上”的良谋,魏延“兵出子午”若属有利于北伐灭贼的善策,应该不至于被故(恶)意否定。禁不住想以自己的愚见,为诸葛亮私辩几句。

公元223年刘备去世后,蜀汉势力集团在诸葛亮主导下,经过平定南中、稳定后方和多年休养生息、积聚国力,于公元228八年,趁着曹丕死去不久、年轻的曹睿刚刚即位,曹魏势力集团主少国疑这一有利时机,计划向曹魏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以完成刘备的遗愿:北灭曹贼,光复汉室!

这时在蜀军的智囊机构里,有两个作战计划:一个是诸葛亮自己拟定的:派一支疑兵出斜谷吸引魏军注意力于关中地区,然后自己率主力部队从岐山坦道穿插而出,攻取魏军守备空虚的陇右地区,切断曹魏关中与河西地区的联系,为进一步攻取河西与凉州打下基础。后世的军事家和史学家在分析这个作战计划的时候,都普遍认为这是一个比较保险稳妥的方案。

另一个,就是魏延的从子午谷出奇兵偷袭关中的计划。

历史上诸葛亮最终是采取了自己的第一个计划,舍弃了魏延的子午谷奇谋,而这么做的结果如果,大家都知道了。为此,魏延生前一直耿耿于怀;一千多年来,层次不同的历史爱好者们也对诸葛亮的选择不乏议论。

魏延的子午谷奇谋计划到底是怎样的?两个计划本身的优劣是什么?魏延计划的关键因素是什么?魏延计划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少?历史上是否有类似的战例的可以参考比较?

先说说魏延的“子午谷奇谋”,大致是用一万人左右(其中作战部队五千、负粮运输的后勤部队五千)轻装部队高速行军出子午谷,用闪电战的方式突袭关中。突袭部队进入关中平原后,可以有两项选择:或是直接夺占长安,待诸葛亮主力从斜谷出来会合,目标就是一举拿下咸阳以西的关中地区;或是攻击目标不锁定长安,而是效仿当年韩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抢占潼关、武关等天险关隘,将曹魏从中原调来的援军拒于关外,切断潼关内外的联系,由诸葛亮的主力部队扫清驻扎于关中的曹魏军主力,进而占领整个关中地区。

按照魏延的子午谷奇谋,如果真的能够实施成功,则整个关中地区将全部落入蜀汉之手,其战略意义和价值当然远远超过诸葛亮的先取陇右再夺凉州。

问题是,“子午谷奇谋”的风险不小,既然没有实施,这里也不好断言其成败,只是历史上先后有过几个与魏延子午谷奇谋非常类似的战例,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可以作为参考。

历史上最成功的汉中偷袭关中的战例,就是魏延要模仿的韩信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了。我们知道,这个战役的成功,使刘邦完全占有了关中地区。当然,韩信之所以能够成功,项羽对关中增援迟缓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魏延如果要学韩信偷袭潼关,曹魏的增援速度绝对要比项羽快得多。因为当年的项羽野战主力远在齐地(今山东一带)镇压叛乱,腾不出手来,而此时曹魏在今河南的许昌一带即有重兵养精蓄锐,闻警即可及时支援,路线也比项羽支援关中近得多。

再看看现代的,1950年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志愿军第38军所担负的就是类似魏延在子午谷计划中的任务(魏延军任务还带有些战略性),其目的就是要突然、秘密的抢占敌后方的三所里、龙原里,切断联合国军退路,阻击南面敌军增援,玩了一个漂亮的关门捉贼。穿插成功的38军,被彭德怀情不自禁地称为“万岁军”。

再来看看失败的战例,也是汉中,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高迎祥从四川进攻陕西,走的就是子午谷,明朝将领孙传庭以新招募4个月的新兵(2万多人)伏击高迎祥主力(5万人)。战斗结果,高迎祥部基本被歼灭,其本人受伤被俘。

回头再说魏延的子午谷奇谋,这里先不说其实施风险,只说如果实施完全成功会产生的影响。一是肯定不至于一战改变曹魏和西蜀的实力强弱对比大局,当年曹操经历赤壁大败后,仍然在三股势力中最牛,就是铁的证明。二是可能引起曹魏、孙吴两家的连锁反应,西蜀一方不一定能占便宜。当时的政治军事局面是三足鼎立的战略平衡,往往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诸葛亮采用魏延的子午谷奇谋得手,曹魏在关中、陇右等地即使完全失守,被迫退出潼关、武关等要隘,但因诸葛亮总兵力有限,没有实力一举扫平中原,曹魏政权根基尚难根本动摇,只是统治中枢许昌一带对于来自西蜀方面的军事压力会更加敏感。曹魏为了应对危局,必定全力组织反击,保障中枢安全。军事是政治的继续,曹魏还可能从扭转形势考虑,通过政治手段与与老对手孙吴修好,解除后顾之忧,再从多年重点防守(孙吴)的东线合肥等战略要地调集重兵西进(此时,与张辽、徐晃等勇将年岁和名望相当的勇将张郃还于不久后的街亭争夺战中击败马谡)救急。甚至通过订立攻守同盟,讨价还价,鼓动孙吴沿前几年蜀吴夷陵之战中陆逊火烧连营(公元222年)战败刘备的三峡方向进兵威胁成都。孙吴方面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也不会乐见诸葛亮得势后打破战略平衡,进一步威慑自己,倾向于对曹魏做顺水人情,出兵配合的可能性很大。如此,就会让西蜀两面受敌,成都危急。届时,国小力微的西蜀会难于招架,野战主力都随诸葛亮远征关中去了,刘禅靠谁却敌?当然,凭诸葛亮的足智多谋,也不至于亡国,他要保国救主,自然得放弃“子午谷奇谋”取得的成果回兵。这样,夺下的关中等地保不了,反而多一番折腾。当年(公元219年),关羽从荆州出兵北上攻击曹魏得胜,引起连锁反应,孙吴为制约关羽势力,暗中政治转身,背盟毁约,与曹魏联手夹击而使关羽势力迅速瓦解,就是前车之鉴!

可见,魏延的“子午谷奇谋”,从战将的角度看,应该是略地建功的好计谋,但从统帅的全方位战略层面考虑,却难说万全。诸葛亮谓之“悬危”,是从大处着眼,深思熟虑啊!

诸葛亮不用魏延之计,那么,他要完成刘备的遗愿“北灭曹贼,光复汉室”何以谈起呢,难道是存心修正甚至放弃吗?非也!

以当时的情势看,曹魏势力仍维持着稳定,而且魏强蜀弱,实力悬殊,曹魏即使遭受局部军事挫折,双方实力对比也不会逆转。但从长远看,曹操后人已“一代不如一代”,军事政治方面后继乏人,这一点,刘备在世时就有所察觉。而以司马懿(公元228年前尚在荆州方向与孙吴对峙,公元229年奉调防蜀,与诸葛亮军对峙)父子为代表的士族势力及其控制下的军事集团乘势崛起,发展成了曹魏政权的重要支柱,只要设法消灭于前线,曹魏政权的大厦就会失去支柱!即使一时不能消灭,只要自己一方稳扎稳打,不出大的闪失,让曹魏长期处于军事重压之下,司马父子就得在前线效命,从而被控制权力中枢的曹氏代表人物猜疑、挟制甚至清除。司马失势,曹家也后继无人,曹魏势力根基动摇,北灭曹贼才会出现转机。诸葛亮不遗余力六出祈山,却不搞头脑发热的军事冒险,目的正在于此。只是天不假年,诸葛亮于公元234年病死军中,他为司马懿(比诸葛亮大1岁,诸葛亮死后还活了17年)父子精心设计的归宿也化为泡影。

诸葛亮去世后,曹魏势力在西线的军事压力骤然减轻,早受猜忌的司马父子便被解除兵权,入朝受困。司马懿为了释嫌自保,不得不装瘫卖傻,韬光养晦。后来又瞅准时机,咸鱼翻身。施展各种手段打压曹氏集团中猜忌而又糊涂的实权人物曹爽等,一个个赶尽杀绝,株连灭族。连夏侯焉(早在刘备攻取汉中时战死)的儿子夏侯霸也被司马懿的政治追杀逼得走投无路,投了蜀将姜维。还有那个可能影响司马懿夺权的曹操在世时的爱将张郃,也被司马懿在前线时寻了个机会,用军令把他逼进蜀军的伏击圈中送命。司马父子一步步夺权谋位,把曹操苦心创下的基业变成了自家的天下,“三国归晋”就明朗起来了。

司马氏篡魏,“曹贼”也算灭了,虽然不是灭于诸葛亮之兵,但与他不遗余力六出祈山,致使曹魏集团权力核心顾不上曹操有过不可重用司马懿的警示,反而饮鸩止渴,对司马懿父子过度依赖,军权逐步落入司马懿之手,使之拥兵坐大,最后造成曹氏(夏侯氏)家族头面人物一个个任之宰割的局面密不可分。这与近代史上的太平天国起义虽没能摧毁清庭,但造成大清军权从满人手里落入汉将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及后起之秀袁世凯等人之手,造成大清没落,为后来的辛亥革命减少了阻力同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