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打架-----这个词属于我孩提时代的事情,基本忘记了该如何应对,但是昨天中午位遇见了。

上个星期天中午在姐姐家吃了饭,和姐夫一起也喝了点酒,就打算回去休息一下。

天气非常好,我象散步一样的慢慢走向车站。在路过湖北省武汉市《原来的--图书大世界--大门的时候,现在这里在拆迁,行人不怎么多》。我想抽烟了,便掏烟点火,我行走的速度就更加慢了。就在这时候,迎面走来个男人,和我擦身而过,将我的左肩轻轻轻的碰了下,我也没在意,但是我听见对方说了声:“走路注意点啊。” 我还是没在意,又 继续走,又大约走了十几米吧,这时候我是抽烟走路。迎面又走来个男人,拦着我了,我的思维还是在莫名其妙,心理想为什么拦着我 ?

对方有点凶狠的对我说:“你将我的老大撞了,他现在很不高兴,你也不道个歉,就这样离开,太没礼貌吧?” 这时候,从我的身后又走来两个男人,还是说让我去道歉。一瞬间,我的头脑开始清醒点,知道自己遇见了骗子。武汉人俗称---撞猴子。但是情形对我很不利啊,一对四,没赢的可能性,当时路段没行人。

很镇定,我笑着说是小事情,咱们这就去吧。在他们对我的推搡中,我走了过去。他们可都是有四十岁左右,应该和我是同时代的人。

那个老大开口就骂我:“你 TMD 走路没长眼睛啊?” 等等脏话吧,不停的说着,我听清楚了一部分话语。他说自己是做拆迁的,在北湖一带是个混社会的老大,没人敢对他这样。另外的三个男人也在打电话,说是要对方开车来,带小弟过来收拾我。

我依然陪着笑脸。

一会,话语就切如正题了,问我打算怎么处理今天的事情。我说尽可能让他们满意,说他们需要用什么方式解决,我一定答应的。

那个老大就让我去买烟,我就问他喜欢抽什么牌子的烟。这个时候的我还存有点侥幸的心理,想着买 2 合武汉产的 25 元每合的--黄鹤楼。事情就算了,我忍,好汉不吃眼前亏。

可是那个老大的话语让我没了退路,他开口就让我去购买两条武汉产1916,这可是需要 一百二十一合,2 条就是2400元.

我继续陪着笑脸说,请两为哥哥去看看什么地方有,咱们就去什么地方买。

其中的两个男人就走了,等他们走出几十米远后,我对另外两个男人说,哥哥,咱们也跟他们去吧,看见了就买。

真是 TMD 几个丘八,点卯,操练,行军,就这样的被我很无意的指挥着。就这样的水平还出来做混混,不可思意。

就在 这两个男人转身的时候,我走在他们的后面。可能是我酒壮胆,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我一脚踢向那个男人的腰间,瞬间就踢倒在地了,接着转身就左手一拳击中那个老大的下巴,再右拳击中他的左脸。非常的快速,他们什么反应都还没有,估计是 晕了,根本就没想到,我会主动的攻击他们。接着我就迅速的向反方向跑开了,等我抛出大约五六十米远,在回头,看见一个男人还躺在地上,那个老大手捂着脸,都没看我,我多马路到对面的交通银行门前拦了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一路上,自己的心理是敲击着得胜鼓的心情,几个臭瘪三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