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网恋日记5 初会网友说他有艾滋

相关链接:


[原创]网恋日记1 纵情狂欢一夜之后 把我丢公寓他走了

[原创]网恋日记2 离婚女人就像破产公司

[原创]网恋日记3

[原创]网恋日记4 我被情人强暴



我想章小云就是个鲁人,根本不顾及别人感受,也不懂得取悦女人。找这样的男人,我---命苦不该怪政府,点背不能怪社会。

可是另一矛盾在于,轻言放弃和轻易给予一样,都是草率之举。也是对自己不负责任的表现。我该怎么做呢?

这是我性格里的与生俱来的弱点。好比看一部电视连续剧,从第一集开始看,一路看下来,发现该片一点意思都没有;然而既然已经看了一半,无论如何总要忍耐着看完,不然总觉得会辜负了谁.

我心里正为章小云这只烂桃犯难,他却十指相扣握住我一只手:“又在想你的华哥?”

我近乎恶毒的说:“想,想的要命,可惜够不着。”

这是我悔不该的错误:视频第一眼,我就告诉他,他极像我曾经深爱的某人。

他燃起一根烟,深吸一口,吐出;看我没反应又挑起眉毛,眯缝起一只眼看我。“这样,这样,就是你的华哥——你说过哦?”

忽然间我热泪盈眶——当然不是被章小云这赝品所打动,而是他燃着的烟卷恰好在我眼睛下面。


************************************************************************************************************


华哥说他喜欢现代诗,可惜不会写。“你那么有才,写一首给哥哥呗!”既然他这样要求了,我决定拼老命写一首承欢他。


临时要客串诗人,少不得一番忙乱。当年梨花祖母的万千诗篇还在怀胎阶段,赵忠祥童鞋也还不曾半道出家,让我在从师方面颇费踌躇。乱七八糟翻阅了一些现代诗人的作品,从技术方面基本领略到现代诗的要义,那就是多用回车键---一言以蔽之:勤断行,既是诗。

接下来是进行无性生殖了。可怜我,午饭吃完就开始长吁短叹的哼唧,好险没把肺吐出来,直到滚热的太阳变成凉沧沧的夕阳,才憋出这么几句:


今夜

枕一席涩涩的孤寂

将思念

融入设想的缠绵

在你的臂弯里

以一朵睡莲的姿容

娇艳舒展


写完后急忙用手机短信发给华哥,他回复问道:“睡好早,你生病了?”我说没有啊,他:“哦,敢情有时差啊!你在南半球写给我的?”

然而调侃归调侃,他无疑被这顺口溜打动了。第二天打来电话说他正在我所在省份所属的H市,希望我能赶去见他。


我惊喜之余,又陷入矛盾,沉吟半晌还是拒绝了。不是不想见,而是出于女人的矜持。第一次相见,应该由他主动找我——他仅仅发出一声召唤,我就狗也似的摇头摆尾逢迎上前,他会怎么看我?以后怎么发展姑且不论,然而第一次,绝对不可以放下身段——这样的见,见既是贱。

华哥并没坚持。隔一天,他发来短信说,他正搭乘火车前往我临近的F市,临时决定前来,没买到软卧,和许多人挨肩靠背挤坐在一起,感觉很不舒服。他说没想到自己这么任性,放下一大摊工作,丢下一大群人,自己一个人跑来见我。

我所在的小县城没有停靠火车的站点,从F市再来这里,还要乘坐一种拥挤如闷罐头的农用车。考虑到华哥已经为我做出了很大让步,我决定赶去F市与他会和。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选择一个中间的城市会见异性网友,被熟人撞见的几率就更少了。

初见华哥,和没见时给我的感觉一样,相对于我闭塞的生活圈子,相对于周边庸俗肤浅的男人,他像是来自另一世界:直率,坦诚,优雅、沉稳、自信,对我而言,这是一种陌生而独特的男人魅力。我这样想着时,他已握着我的手,嘴里熟练而热烈的表述:“终于见到我偶像了——怪不得他们管视频叫毁容镜,你比视频里还要好看,更加清新而且干净,像,怎么说呢,好像你是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

我的第一句话是:“……晚上怎么办?”话一出口才觉不妥,下意识的捂嘴。

他面上表情没变,眼睛里的笑意却更浓了: “我还没决定下一站去哪儿。明天H市有个项目正式签约,我的副总能赶去的话,我就不用回去了,从这儿直接去z市参加一个高中同学会——不过今天,只好在这住一夜啦。”

我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又加了一句:“你别想歪了,我没别的……意思。”

他不再搭这茬:“我已订下酒店啦,先不忙过去,找个地方坐下说说话。”


来自两个世界的高端,亲切会晤后就没把握着的两只手松开。女人有点拘谨,畏畏缩缩的,男人颇有点费力的拖着她前行,两个人一前一后,落后的那个想把手抽出,不遂,时不时向后顿一顿,倒像在遛一只大狗。


此时已经午后一点多了。我习惯不吃早饭,十一点挤上车朝F市赶,午饭也没吃。然而华哥嘛,既然来自另一世界,他好像没有我们世界人的习惯,也就是见面后问对方吃了没。他只管端详我,犹如仔细验收一件新开箱的物品:我是一路站着过来的,车厢太矮,一直顶到头部。头发揉来揉去,这会儿早已乌云蓬乱。华哥提议先找一家发廊给我弄弄头发。他自己也想做个头部按摩。

来到发屋,服务员递上一个本子,让我选择合适的发型。我用饿得发绿的眼睛打量:卷发让我想起烫软了的方便面,离子烫出的直发,和火锅里的粉丝何其类似……我边看边吞口水,服务员小姐轻声提醒:“选中哪一款?我来给您做?”我转头看她,她娇艳欲滴的脸蛋也是可吃的,像水晶红富士……

我再也忍不住,蹬蹬走过去拖起已舒舒服服躺下的华哥:“我快饿死了,两顿饭还没吃哩!”

华哥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一只手向我鼻尖上轻轻一点:“傻孩子,一早怎么不说呢。好了咱们不做头发了,先填肚子去!”走到门口,他又转回来,拿起一把梳子递给我,让我把头发梳理了一下再出门。


我实在饿极了,吃相很凶,几乎可以用风卷残云来形容。在我吃的时候,华哥一直饶有兴味的看着我。我放下筷子后,他出言评点道:

“据说人的吃相和睡相,因为无法掩饰,最能反映出一个人的品行。你吃饭的样子很可爱,像个小馋猫,欢欢喜喜的。我一点不饿,可是看得我也想吃了。”

他果真捡起筷子,吃我剩下的食物。我有点目瞪口呆:“还是重新叫吧,我……我有丙肝,传染的。”

当然我和他在Q聊时就经常胡说,这位已经有了免疫力,完全不动声色接口道:“没关系,我还有艾滋病呢!”


下接 网恋日记6血色拥吻




本文内容于 2011/12/17 12:52:38 被fallrain36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