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90后大学生激辩白毛女应否嫁黄世仁 1/4称该嫁

胡强俊 画


白毛女该不该嫁给黄世仁?最近在云南大学滇池学院,该校中文系2010级对外汉语专业的一堂文学课上,90多名90后大学生围绕此话题展开热烈讨论。现场结果显示,3/4女生认为喜儿不该嫁给黄世仁,1/4女生认为应该嫁。


生动的课堂带动了学生的兴趣,但该校青年教师刘应全认为,少数90后女生盲目下嫁给黄世仁的观点,还是需要缓行和慎行,否则就意味着主流价值观的滑坡,同时,也表明当今学校教育可能正在遭受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调 查


1/4女生认为喜儿该嫁


这是一堂名为“语境与文本:经典文学的坚守性和传承性”实验课,核心问题是“白毛女该不该嫁给黄世仁”。


该校青年教师刘应全不给任何先决条件,列出两个观点:A、喜儿不应该嫁给黄世仁(正方),B、喜儿应该嫁给黄世仁(反方)。接着,他以“假如你是喜儿,你会不会嫁给黄世仁”的问题问在场93名同学(男生8人,女生85人),讨论前请大家举手表明自己的立场。


最初结果显示,8名男生中,有6名表示“不嫁”,占75%,2名赞成“嫁”;85名女生中,64名表示“不嫁”,占75.3%,21名赞成“嫁”,占到1/4。


经过激烈的讨论,课堂结束时,85名女生举手斟酌思考后再次表明自己的观点,65名表示“不嫁”,剩下20名赞成“嫁”。几乎与讨论之前没有太大变化。需要说明的是,在赞成“嫁”的20名同学中,没有因为“权钱”这一单一因素影响而选择“嫁”。其中,更多的因素是在“以退为进”的权衡后选择了策略性的“嫁”。


课后反思


当今学校教育正受到挑战


讨论课结束时,教师刘应全对全程讨论作了总结。他认为,在当今多元化的社会,允许有多种多样的价值追求和利益诉求,开明而又宽容的时代允许每个人有向往幸福的自由,但是作为一代校园新青年和中国新公民,有义务也有责任坚持和弘扬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牢记使命,不忘教诲。


刘应全认为,当前如何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融入国民教育中,转化为广大师生的自觉追求和自觉行为,成了一个重大的校园课题,也是一个亟需建构的社会课题。作为一堂文学课,将“白毛女该不该嫁给黄世仁”贯穿于经典文本与现实生活之间,让学生真正发现问题、参与讨论、认可主流、付诸实践,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转化为当代大学生的自觉追求和自觉行为,不失为一种可行的授课方式。


各方观点


学生意见不成熟可以理解


讨论中,大家一致认为如果时代仍是在1940年,那么喜儿就绝对不应该嫁给黄世仁。


王雪同学说,在那个特定的时代中,喜儿绝不能嫁,因为她背负“三层仇恨,首先是阶级之仇,其次是杀父之仇,最后是被辱之仇”。李婷同学从同甘共苦的角度认为,“喜儿完全能与心上人大春一起共克艰难,偿还父债,不必忍受社会道德的煎熬之苦”。


对此,有老师说,不论学生持何种观点,但必竟这只是一个课堂,在课堂上学生可以自由发表自己的观点,虽然这些观点辩证思维还不到位,说的也不一定对,但这是当做一种课堂教学模式的尝试,学生嘛,还处于成长期,可以理解。


激辩交锋


A 不该嫁


价值观任何时代都不能变


到场的93名同学以小组或个人形式上台表明各自观点和立场。赵茜文同学首先发言,她认为喜儿绝对不应该嫁,原因是中国自古以孝为先,黄世仁逼死了自己的父亲,这种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这种价值观,无论是在什么时代和什么社会,都不应该改变。”


紧接着周运芳同学的发言赢得了阵阵掌声,她为喜儿的不该嫁给出了五点原因:一是嫁给黄世仁,并不意味着能过上好日子;二是从年龄上看,两人差距大,会有代沟;三是以当时时代背景看,就算喜儿嫁给他,有可能会受到其妻妾的排挤;四是从文学角度看,黄世仁本身就是反面形象,而喜儿的不嫁让我们看到斗争,看到了反抗;五是以当今的眼光看,嫁,喜儿就变成了小三,在当今社会道德准则下,她也会遭世人唾弃。最后,周运芳总结说:“我认为不嫁才是最好的结局,既符合了传统道德观,也是当时社会价值体系的最高表现,是先进历史观的表现。”


B 应该嫁


嫁给黄世仁可以自保


反方中,李佑宸同学最先申述立场和理由,他给出的两点理由也引起了不小反响,一是杨白劳是因为欠债而被黄世仁逼死,如果喜儿提前嫁给黄世仁,杨不至于被逼死;二是文本中的喜儿选择了不嫁,但没有改变家庭的悲剧。喜儿如果嫁给黄世仁,这不失为一种以退为进的生存方法,至少可以自保。


同一立场的曾娉婷同学则设定了一个时间域,即“在杨白劳未逼死之前,如果她的嫁与不嫁直接决定着父亲生死的话,她完全可以选择嫁。这体现了小我与大我的区别,也是小爱与大爱的折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