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万绿从中一点红--女兵(2)

万绿从中一点红---女兵(2)


我们基地刚成立时,通信营分为3个连队:有线连(1连)、无线连(2连)、架设连(3连)。有线连内有机务、报务、话务、摩托通信;无线连全部是无线报务员;架设连主要任务是架设电线,最辛苦。三个连队里,只有1连有女兵。

因为无线电信号容易暴露位置,我们2连长时间住在基地之外进行实习,偶尔会回到基地参加一些活动,不知不觉中间,1、2连就成为竞争对手,从唱歌、队列、连队演唱组、篮球等等都在竞争。2连的兵都是优选的,年轻有文化,而且很多像我这样的城市兵或大院子弟,在所有方面都是奋勇争先,“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气壮”,我们那时正是一批精力充沛,只差上房揭瓦的半大小子,而且帅哥相当多,在所有竞争中,1连在队列、唱歌、演唱组方面大幅落后,可2连的篮球确总打不过1连,原因让我很多年后才恍然大悟。1连的女兵对我们连队还是有些神秘和崇拜。

纯男兵的连队阳气过剩,篮球场上总是堆满了人,恨不得有30人在打球,单双杠、菜地,反正部队有的是让人发泄剩余精力的办法。

1973年,连队要建立发信台,不知上级怎么考虑的,发信台全是女兵。

女兵还没来,连队就进入一种莫名的躁动和兴奋,表面看不出来,实际很多人都在变化,已经有人开始注意梳头了,还有人添置了雪花膏,有人原来很脏的枕巾也变干净了。

女兵来了,8个,最大20岁,最小17岁,带队的班长是我拉练时的同台四川兵,20岁;副班长是北京的,18岁;拉练时我台另一位湖南兵也来了,17岁;最要命的是其中有一位绝世佳人---来自合肥的18岁女兵。

英语中对女孩子有3个层次的评价:用汉语表达就是“好看“”漂亮“和”美丽“。在我们那个没有人工美女和各种稀奇古怪化装品的时代,这种美丽极为少见,是各种素质的综合,比如晒不黑的皮肤,细腻健康白里透红;弯弯的细眉配上一双纯纯的大眼睛;所有要素搭配在一起都要协调才能构成那种打动人心的美丽。那个合肥女孩绝对够的上”美丽“这个层次,绝对给我们一种”惊艳“的感觉。很多年后,我在连队网站上第一次用了”惊艳“来对这个女兵进行描述,老兵们都说太准确了。

部队可没有怜香惜玉,短暂培训后她们同我们一样昼夜值班,只是她们值班的地点是离我们收信机房一里地远的发信机房。发信机房内有很多发信机,从150W到1000w,单双边带,整个机房里嗡嗡的都是机器声音。这帮女孩一样分配了菜地,也有上交指标,照样要上肥、除草,而且男兵们谁也不好意思去帮忙。男、女兵之间并不会多交往,只有炊事班里帮厨时才会说笑几声,想想也是,百十人的连队,人人眼睛雪亮,狼多肉少,谁多说一句话都会心虚的,估计那时贼心贼胆都没有,最多活动活动心眼。

我们连队是轮换到炊事班的,我那年当了饲养员,喂猪。

我当饲养员是快乐的,每天打猪草、煮猪食、养狗、养鸭、养水葫芦,给病猪打针,带老母猪去配种,同跳蚤斗争,我乐呵呵的过着每一天。而且这几个女兵很愿意到我这里来帮忙。一是多干脏活累活是表现的机会,二是我同她们的班长是拉练战友,同她们副班长是老乡,那个合肥女兵我们又算是“干部子弟“,我又是天生的故事大王,她们都喜欢到我的领地里帮我打扫猪圈,切草,喂猪。恐怕最主要的就是,我绝没有色迷迷的眼睛,安全感要好些!

喂了6个月猪,我要交班了,接班的是两个女兵:合肥的美丽女孩和北京的副班长。

我手把手的教了一个月,她们第一次看我像杂耍一样挑着桶为水葫芦上肥,目瞪口呆。两个月后,她们一点也不比我干的差了。后来美丽女孩在我们连网站上写了很多文章,其中有几篇是纪念那养猪的岁月和那一塘美丽的水葫芦。

美丽女孩穿上养猪的工作服,挑上猪食桶,可一样美丽。我就觉得奇观,那身工作服在我身上只有脏和邋遢以及肥大,穿到她身上怎么就变得协调和耐看了呢。

有一次北京来了个部长,到炊事班洗碗,正好美丽女孩挑着猪食桶进来,这个部长一下子呆住了,很长时间盯住这个忙于干活的女孩,我在旁边也有一种震撼,在凌乱的连队厨房内,出现一个天使!

过了几年,我们都提干长大了,二连的小帅哥们没有一个追这个美丽女孩。后来她同我开玩笑,你们怎么没有一个找我?我认真考虑后回答:我们都不敢。她在我们眼里,就是女神,我们都自行惭愧,不敢高攀。

我太太是她带的兵,一共跟了她8年,从新兵到离开部队,活脱脱是比她小一号的“靓女“,我跟她先生也是战友,我们一直保持友谊至今,来来往往从没断过。


新兵和带兵干部合影,其中有来自合肥的美丽女孩和后来成为我太太的上海女孩


万绿从中一点红--女兵(2)


1连的女兵


万绿从中一点红--女兵(2)





下一篇:神勇无敌的小女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gaof0501 在第3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山鹰2007 在第30楼的发言:
......

有点像。但我们是空军,建制归通信雷达站却在外面满山跑的地图兵。那些个兵MM像是话务,其实她们是基地作战司令/导演部‘总机’;机务处电讯。主要工作就是管理数据库,构建数字化图标。如果她们有丁点儿马虎,绝对会较一群参战/参演部队成千上万号爷们儿跑断腿、挨饱揍。

开玩笑,那些个兵MM可绝对真是一个加强团环绕,首长们的贴心小棉袄。没陆战MM英姿飒爽,却绝对是兵MM中知书达理、最带女人味儿的三高群体(学历高,清一色最低学本科学历;军衔高,本科学院兵出生不难想象;待遇高,军衔自然有的,还包括跟首长们的距离近带来隐性的待遇)。

总的来说,除了不切实际的护士或文艺MM,她们才最适合满军中群狼的龌龊心思。除了男女彼此距离上的,其实在政策纪律上不是严禁在本地搞对象更别提什么在队伍内,而反倒默许乃至变相积极鼓励。当然,地皮没捂热就走人的2、3年兵就做梦了;不符合‘二八五团’指标的人同样是做梦了。当然,这年头二八五团之所以打引号,倒不真是那些个所谓灰色潜规则;以咱前嫂子是部队堂堂上尉军官,咱一老组长就是给部队宰了10年猪的混蛋。呵呵……

咋说呢?不论是怎么个样子,只要懂了点心思在那些兵MM身上,结果都只有两个字:泪奔。听得到,看不到,更别提把得了会泪奔。不怕牺牲,排除万难,终扯票上车了,确绝对会发现是挤上贼船;照样会得泪奔二字。

当然幸福不幸福各人心里清楚。反正我那上了车的老组长是绝对没性福;现在三十都几快不动了,还是光荣的丁克一族。我想既然早过个参军体检,这绝对不可能是身体原因吧……

看来老弟不如意呀,其实女兵毕竟是少数,只是在一群男子汉中像众星捧月比较突出,我有一次住医院,那里男兵很少,女护士居多,反倒是那个男兵让我们恨得牙痒痒的:太懒了。

说真的,医务系统的兵MM没什么好幻想的。

一是见那些MM很多人都必须付出相当大的‘代价’,相见不如不见。

二是那里重点监管单位,环境太恶劣,到处都是灯泡,政策不支持,特别容易遭人惦记。

所以,当兵那么多年除了例行体检是在来兵站全性别、全服役年龄的白大褂看看,小病咱根本就不想也不敢去医院(其他的倒是其次,主要是为了去看明显吃不着的MM起码得晕小半天车更是一种煎熬)。更何况咱们那儿天鹅肉就在嘴边,虽然至少有一个加强团外挂半中队飞行员惦记着,绝对架不住狼多;但只要符合‘二八五团’规定,百分百是真有盼头的。

当然,这只是在这方面咱们理论上真有多少盼头;实际操作上,这个‘二八五团’规定基本只是鼓舞地皮都没捂热的愣头青士气。虽然这年头不是真格硬指标的二八五团,不过对男女双方都讲二八上下,至少服役近十年,没团级职称的说法,但男女双方就将来军事生涯评估至少也得干到副团级或享受相同或相似待遇(二/三级军士长)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给首长打报告。

所以,以前我对医务系统的MM基本没什么幻想;对貌似还没塞到的嘴边的天鹅肉倒是想了个够,不过基本也属于做梦。呵……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