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韩国海警12月12日以“非法捕捞”和“抗拒执法”为名围攻中国渔民时遭遇反抗,演变成流血冲突,9名渔民被扣。在韩国“强烈抗议”后,中国外交部表示要“教育渔民”。香港媒体13日评论称,中国外交长年积弱,殃及无辜渔民。

据韩国媒体12月12日报道,今次事件发生在仁川市瓮津郡小青岛西南85公里海域,当时韩国海警特攻队围攻中国渔船,遭到中国渔民的强烈反抗,韩国海警报称一死一伤。韩国为此召见中国驻韩大使“强烈抗议”,并准备召开声讨大会,“强烈谴责中国”。韩国总统府声称要以此案为契机,打击中国渔船。

面对韩国“强烈抗议”行动,中国驻韩大使张鑫森称,中国会加强对渔民的教育。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12日也表示,中方注意到有关报道,目前正核实相关情况,“中方已加强对中国渔民的教育”。

长期以来,中韩之间存在海域争议,尤其对东海苏岩礁的归属,曾经引发外交纠纷,今次事件发生的地点,到底属韩方领海还是中国海域,未有清晰定论。香港《太阳报》12月13日刊发题为《中国外交软弱 渔民成替罪羊》的评论文章指,韩国大动干戈滥扣中国渔船,没有向中国外交和渔业管理部门知会沟通,显然不同寻常。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渔船频遭韩国扣留,仅11月16日、17日,韩国海警就围捕了26艘中国渔船。韩媒还不断呼吁要求对中国渔船“动武”,声称要按韩国国内法,严厉处罚中国渔船。韩国与日本还签订协议,准备联合对付“屡屡犯境”的中国渔民。

文章指,中国渔民成为最悲惨的一群,他们为了一日三餐,与天斗、与海斗,还要与侵犯中国海权的外敌斗,身后却没有国家及军队支持,甚至随时要被国家出卖。以南海为例,中国渔民按照中国海疆图在主权海域捕鱼,却屡遭菲律宾、越南等国的军警驱赶和扣押,单菲律宾一年就扣押近百名中国渔民。

评论认为,中国渔民在自己的海域屡遭飞来横祸,其实是中国外交积弱的恶果。假如中国能够像在亚丁湾打击海盗那样,在南海、东海武装巡逻,周边小国怎么敢对中国渔民棍棒交加?中国海军舍近求远,不去保护自己的海疆和渔民,却劳师远征万里之外打击海盗,这难道不是本末倒置?

文章最后认为,中国渔民在主权海域孤军奋战,受尽侮辱,但北京外交部的官老爷却语带轻佻,说甚么要“教育渔民”,其实,最应该受人民教育的正是这些患软骨病的外交官。中国渔民在异域他乡受苦之时,也是中国无能外交饱受抨击之日。

美国早前宣布在澳洲达尔文驻军,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回应说,美澳此举“不是适合时宜之举,值得商榷”。第二天,刘为民出来澄清称自己之前的表述“值得商榷”,并非批评不合时宜。香港《东方日报》随后刊文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代表中国政府发言,是国家形象的代表,而眼下的发言人可以说是完全不合格,甚至经常闹出大笑话。

附: 太阳报评论

中国外交软弱, 渔民成替罪羊

中國外交長年積弱,殃及無辜漁民。韓國海警日前以「非法捕撈」和「抗拒執法」為名,圍攻中國漁民時遭遇反抗,演變成流血衝突,九名漁民被扣。中國海疆不斷被侵襲,中國漁民不斷遭扣押,中國海軍何時能揚軍威護國民呢?

據韓國媒體報道,今次事件發生在仁川市甕津郡小青島西南八十五公里海域,當時韓國海警特攻隊圍攻中國漁船,遭到中國漁民的強烈反抗,韓國海警報稱一死一傷。韓國為此召見中國駐韓大使「強烈抗議」,並準備召開聲討大會,「強烈譴責中國」。韓國總統府聲稱要以此案為契機,打擊中國漁船。

面對韓國小題大做、上綱上線的抗議行動,中國外交部不問青紅皂白,湊上臉捱打。中國駐韓官員稱,中國會加強對漁民的教育。事實上,是非曲直尚未搞清,中國大使就已主動認錯,這豈不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長期以來,中韓之間存在海域爭議,尤其對東海蘇岩礁的歸屬,曾經引發外交糾紛,今次事件發生的地點,到底屬韓方領海還是中國海域,未有清晰定論。韓國大動干戈濫扣中國漁船,沒有向中國外交和漁業管理部門知會溝通,顯然不同尋常。

海權被侵 國家遭辱

最近一段時間,中國漁船頻遭韓國扣留,僅上月十六日、十七日,韓國海警就圍捕了二十六艘中國漁船。韓國媒體還不斷刊文要求對中國漁船「動武」,聲稱要按韓國國內法,嚴厲處罰中國漁船。韓國與日本還簽訂協議,準備聯合對付「屢屢犯境」的中國漁民。

中國漁民成為最悲慘的一群,他們為了一日三餐,與天鬥、與海鬥,還要與侵犯中國海權的外敵鬥,身後卻沒有國家及軍隊支援,甚至隨時要被國家出賣。以南海為例,中國漁民按照中國海疆圖在主權海域捕魚,卻屢遭菲律賓、越南等國的軍警驅趕和扣押,單菲律賓一年就扣押近百名中國漁民。

中國漁民在自己的海域屢遭飛來橫禍,其實是中國外交積弱的惡果。假如中國能夠像在亞丁灣打擊海盜那樣,在南海、東海武裝巡邏,周邊小國怎麼敢對中國漁民棍棒交加?中國海軍捨近求遠,不去保護自己的海疆和漁民,卻勞師遠征萬里之外打擊海盜,這難道不是本末倒置?

「犯強漢者,雖遠必誅」,西漢名將陳湯率騎兵遠征千里,誅殺扣押朝廷使者的匈奴單于,一戰揚名千古。可惜當今中華民族的血性蕩然無存,北京當局寧可「韜光養晦」當孫子,出讓主權「共同開發」,也不願平遠靖寇。

中國漁民在主權海域孤軍奮戰,受盡侮辱,但北京外交部的官老爺卻語帶輕佻,說甚麼要「教育漁民」,其實,最應該受人民教育的正是這些患軟骨病的外交官。中國漁民在異域他鄉受苦之時,也是中國無能外交飽受抨擊之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