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领导生殖器成女下属“升职器”

流逝的年华沉沦了沧桑的岁月,熟悉的旋律陌生了喧嚣的篇章。遥望昨天,历史长河里那些曾经触动过人们视野的“明星贪官”,仿佛贪婪地仰卧在摇椅上舒展身 躯,总给人一种惆怅的思绪和深深的不安。2011年5月12日,原杭州市副市长许迈永在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被“一锤定命”,众所周知,许迈永因钱财多、房 产多、女人多被网友冠以“许三多”的“荣誉称号”。


透过副市长级的许迈永看“许三多”,人们看到的是权力的放纵与蔓延,毫不遮掩的讲,“许三多”就是爬进下流女人裤裆里“超度”的寄生虫,而这种“超度”模 式,恰巧是“工作需要”惹的祸,是一群机关女公务员为了升职设下的香艳圈套。领导的生殖器成了女下属的“升值器”,这显然在当下形成了一种潮流和风气,这 种风气在畸形权力的扩张下显得更加张牙舞爪横行霸道。据相关报道消息称,许迈永被“双规”后,首先供认与其有过特殊关系的女干部、女公务员以及女明星共有 两位数共计99位情妇,其中大部分来自西湖区政府。一位与许迈永共事过的官员曾向记者表示:“许迈永跟这些女下属发生关系时还经常晚上加班,通常情况下, 许迈永会让办公室的灯亮着,自己悄悄打车到某个酒店,完事之后再回到办公室继续加班”。因贪腐1.98亿被查处的“许三多”最终离开了这座曾经的香艳城 市,他的离去,跟女人有着藕断丝连密不可分的瓜葛。


“许三多”的情妇与众不同,大多数来自于下属女公务员队伍,不论是强行索要还是明取暗拿,其中有一个中国特色的升职怪圈,那就是“坐在椅子上老老实实干工 作不如躺在床上让领导干”。“坐在板凳上干工作不如躺在床上被领导干”成了一种默认的中国式升职宝典,这种带有邪恶魔力的“升职器”是法律与规章制度的失 衡器,是畸形权力滋生和泛滥的摇篮,是一切腐败祸水渗透侵蚀的发源地。纵观以往或眼下一些单位部门,靠姿色吃饭靠艳色升职,成了圈子里公开的秘密,有“思 想”的女人都知道,想要得到领导的赏识,就必须先学会“勾引学”,声音上得嗲一点,穿着上得艳一点,各种场合得露一点,床上功夫得深一点,这些往日勾引领 导的技术活,冲散了一些女干部正常的思绪,充当了其眼下正当的活儿。一些公务员级别的职场“三陪女”如雨后春笋般崭露头角,盛装赴“宴”,夜夜销魂。不务 正业、不谋本职、在岗不在位、在位不办事,形成了一种职场和官场的特殊群体、特殊潮流,这种群体潮流一度吹得百姓气喘吁吁。而可笑的“养家糊口”遮掩下的 “升职器”,则是这些女人给老公和男友或者未来丈夫微笑着戴绿帽子的“善良”借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在“升职器”的协助下,一些机关公务员晚上当狐 狸精,白天念“糊弄经”,导致百姓抱怨声不绝于耳。


领导的生殖器与女下属的“升职器”,说白了就是权力与交易。权力是人民赋予的,一切人民赋予的权力都是为人民服务的,怎能轻易拿去为女下属保驾护航充当生 殖器交易下的“升值器”?领导生殖器袒护下的“升值器”,该由谁来监管,谁去监督?问路2012,别让权力被“生殖器”遥控,莫让生殖器再成为女下属的 “升职器”。



本文内容于 2011/12/14 16:35:26 被yky编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