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杂志社如此记者,你能hold住吗?

《祖国》杂志社如此记者,你能hold住吗?


我叫李二宝,是山西省乡宁县的一名出租司机,经常在乡宁华安宾馆拉活,收入还算过的去。2011年10月份的一天,有两位自称是北京来的记者从华安宾馆里出来,见我的车在宾馆门口等着拉客人,便走到我的车跟前,问我知不知道山西乡宁焦煤集团东沟煤业有限公司怎么走,我说我跑出租的哪会不知道呀。这两个记者就同我谈起来,说他俩要在乡宁呆上很长一段时间,想长期包我的车。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双方商定:我每天不再拉其他活,就固定拉这两个记者,不管每天跑多远,我必须随时听候这俩个记者的使唤,他们每天给我五百元的包车费用,先付我一千元作为定金,最后结束的时候一起结算。

就这样,我拉上他们俩去了乡宁焦煤集团东沟煤业公司,我在路上同这两个记者聊天的时候得知他们俩是《祖国》杂志社的记者,一个叫李宜桦,另一个叫郭俊领。李宜桦和郭俊领到了东沟煤业公司后,我就一直在车里等着,后来他们俩兴高采烈的提着一个包出来了,包里还方方正正的,我估计很有可能装的是钱。在返回乡宁县华安宾馆的途中,李宜桦和郭俊领同我讲,他们今天收获很大,心情分外高兴,想找个小姐乐呵乐呵,问我哪里有不错的小姐,我就给推荐了几个地方。他俩吩咐我到了晚上拉上四个小姐到华安宾馆陪他们俩过夜,小姐出台的费用他们给小姐结算,并承诺将来会额外给我小费的。我当然是满心欢喜,晚上就去夜来香歌厅拉了四个小姐到华安宾馆,第二天早上再负责把小姐送回去。第二天晚上,我又到另外一家歌厅拉上四个小姐交给李宜桦和郭俊领,次日早上再把小姐送回去,每天如此。

那段时间,我这心里可是老高兴了,每天不用再同各种各样的客人磨嘴皮子,只要拉着李宜桦和郭俊领到各个煤矿办事,每天晚上再去歌厅、洗头房这些地方拉上小姐,第二天再将小姐送回去就行。虽然每天面对这些小姐,我也不免要流口水,有点想潇洒一下的想法,但又想到咱挣钱养家不容易,便就打消了这些歪念头了。不过我就纳闷,李宜桦和郭俊领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怎么每天还能够同两个小姐来个双飞呢?看起来人不可貌相哪,这两人这么棒的身体我还真没瞧出来。

就这样,我拉着李宜桦和郭俊领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跑遍了乡宁县的大小煤矿,油钱也贴进去四五千块钱的样子,车也折腾的够欠。不过我想想自己有一万来块钱的利润,心里甭提多美了。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11份的一天,我按照惯例到华安宾馆门口等着李宜桦和郭俊领,到了将近中午了,这俩人还没有下来,我分别同他俩打电话都是关机。我心里嘀咕,这俩人别出什么事吧,就去宾馆前台问了一下,一问之后真是犹如睛天霹雳,原来李宜桦和郭俊领在昨天晚上就已经退房离开了乡宁。我不仅没有得到我应得的一万多块的包车费用,我自己还贴进去几千块的油钱,你说我招谁惹谁了?李宜桦和郭俊领在这一个来月里挣了有几百万,干嘛要吭我这样一个受苦人呢?希望好心的网友朋友们帮我要一下这笔钱,哪怕是光把我贴进去的钱给了我也成呀,我的老婆孩子还急等钱用呢。同时,也希望广大的哥朋友们,千万要记住这个教训,不能相信这些记者们,只能是先给钱我们才能拉他们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