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的可耻一幕:南京保卫战中国军队为突围自相残杀

根据宋希濂将军回忆:在南京保卫战国军部队大溃退之时。包括八十八师,八十七师,教导总队,宪兵总队在内的国军精锐德械虎贲试图通过挹江门处往下关方向夺路而逃,而当时负责防御挹江门阵地的就是宋希濂指挥的三十六师。当败兵溃逃至挹江门时,三十六师部队以未接到撤退命令为名拒绝让城内的败兵通过挹江门逃跑出城,上述部队的败兵随即向三十六师官兵开火,结果双方在城门处展开激战,最后还动用了重机枪、迫击炮和坦克车。直到把防守城门的三十六师官兵击溃!!!!!!!,以上各部队逃兵才从挹江门杀出一条血路,撤退至下关码头准备渡江。

惨绝人寰的下关大屠杀,就是日军在快速挺进穿过南京城之后,在下关码头附近截获俘虏国军官兵数万人后直接枪杀的。

而造成这一惨案的直接责任人就是战前主动请缨要求与“南京共存亡”的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

作为防守南京的最高军事长官,这厮明明知道,南京城内有十几万大军和近百万市民,而南京城当时已经三面被围,惟有长江一条退路。他却命令把南京江面所有渡船和渔船全部凿沉,将仅有的2艘轮渡调走。然后关闭通往江边的挹江门,封锁逃生通道,禁止人员进出,致使大量南京市民滞留城内无法疏散转移!!

更为不要脸的是,这厮为了展示“誓与南京共存亡”的“决心意志”,在挹江门和长江北岸分别布置督战队,拦截擅自撤退的守军,格杀勿论。南京开战后不到3天,唐生智就意识到顶不住了,匆匆命令参谋部给各部队下达了一道含糊不清的撤退命令,就跳上自己事先私留的小火轮渡江逃跑,而在逃跑之前竟然没有通知挹江门和长江北岸的督战队。于是乎,当城内守军崩溃纷纷涌往挹江门逃命的时候,作为督战队的宋希濂三十六师竟然不知道部队已经奉命开始撤退,死命挡着不让溃军通过。溃军为了夺路逃生,动用本来准备用来打巷战的坦克、迫击炮和机枪进行强行突破,双方在挹江门展开“激战”。

当溃军终于杀散督战队打开一条通路夺路而逃时,地上的尸体已经不知堆了几层,后来被追晋为少将的教导总队第一旅二团团长谢承瑞就是在挹江门突围时因为跌倒在地而被溃兵活活踩死的。

更可恶的是,唐生智这厮布置在江北做为督战队的炮兵也没有接到撤退命令,见众军在下关丢盔卸甲,溃不成军,纷纷往长江岸边奔逃。以为是城内守军擅自撤退,于是遵照长官命令,对着正在抢渡的溃军万炮齐鸣,狂轰烂炸。溃军在河上也为争抢渡船,展开激烈枪战和搏斗,不少人抓着一根树枝、木板等漂浮物企图游至对岸,结果江水冰冷,寒彻骨髓,冻死无数。等幸存的溃军游至对岸时,已不知冤死了了几多人于江中。

由于没有渡船,到13日凌晨的时候,仍有2/3的守军部队无法渡江,只有第74军组织较好,事先掌握了一条小火轮,得以过江5000人,其余部队只有小部分过江,大部滞留南岸,纷纷被追击而来的日军优势火力射杀,数万人葬身滔滔大江,鲜血浸透了江水,浮尸弊江,塞江而下,惨绝人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