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指数排名没谱,中国疼痛指数世界第一名?(图)


幸福指数排名没谱,中国疼痛指数世界第一名?(图)

据中新社报道中国内地大约有80%的慢性疼痛患者尚未获得足够的药物镇痛治疗;有的患者由于长期遭受疼痛折磨,引发焦虑、抑郁,甚至造成自杀、自残等社会问题,长此以往将影响中国社会幸福指数的提升。这是疼痛治疗专家、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研究员徐国柱教授今天提出的新看法。


徐教授提供临床资料显示,超过60%癌症患者伴有的中重度疼痛,带状疱疹患者的长期剧烈神经痛以及中老年性骨痛都严重影响生存质量,造成严重的生理和心理伤害;70%以上晚期癌症患者的最大痛苦就是疼痛。而发达国家把疼痛列为高度重视治疗对象,吗啡已成为平常止痛药物,慢性疼痛患者可获持续数年的吗啡治疗,患者一天使用吗啡最多已达27克。


他透露,发达国家使用吗啡、可待因等镇痛药物的量都远高于中国:澳洲医用吗啡年消耗量是中国的160倍,英国是中国的133倍,法国是中国的98倍;医用可待因的消耗量,澳洲是中国的327倍,英国是中国的197倍,法国是中国的153倍。


徐教授认为,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并非国人比外国人更能忍痛,而是使用止痛药观念。至今仍有很多人把止痛药误解为“毒品”,因怕“上瘾”而不敢使用。其实常用的吗啡、可待因等阿片类制剂属于受管制麻醉镇痛药,其成瘾的发生率仅为万分之四到六,而且从技术上完全可避免成瘾。但由于基层医生对止痛类药品存在误解,使用阿片类药物谨小慎微,普遍存在“院长不敢放权、科室医生不敢开药、药房不敢给药的情况”。


为此,徐教授提出,止痛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将影响到中国人的幸福指数提升。中国迈向小康社会,必须改变80%的中国患者遭受慢性痛苦却不能得到足够治疗的局面和“止痛药是毒品”的错误观念,在公众中开展科普教育的同时加强对基层医生和医学院校的相关培训。


北京肿瘤医院康复科主任张宗卫认为:所谓成瘾是一种心理依赖,而镇痛是一种生理需要,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中国人对于吗啡有着很多特别的看法,因为我们经历过鸦片战争,我们对吗啡有太多的误解,有资料表明我们13亿人口的吗啡应用量甚至于不如一些小国家如丹麦。实际上吗啡在晚期癌症患者的镇痛方面有很好的作用,而且很少有成瘾的现象。

2010年的一项调查显示,以丹麦为首的4个北欧国家,在“全球最幸福的国家和地区”中占头5位,原因是这些国家人民生活富足。中国大陆位列125,香港则排名81。2011年英国“新经济基金”公布的《幸福星球报告》说,哥斯达黎加荣膺世界最幸福、最环保的国家,拉丁美洲国家高踞前10名的其中9席。中国内地排名第20位,中国香港则位列第84位,美国排在114位,幸福指数比伊拉克及伊朗都更低。


虽然中国幸福指数排名没谱,一会儿125名,一会儿20名。各村有各村的评法,很正常。但本博认为疼痛指数与幸福指数不同,尽是数字体现,事实胜于雄辩。一旦有人评疼痛指数,中国还不勇夺这世界第一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