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中国减速将殃及世界

11月18日,一些大名鼎鼎的纽约金融圈人士来到纽约皇宫酒店(NY Palace Hotel)的会议厅,参加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CICC)为欢迎前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和一个高级代表团而举办的午餐会。这个代表团成员包括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董事长楼继伟。

前来出席午餐会的有许多美国收购界高管,包括KKR的亨利?克雷维斯(Henry Kravis)和黑石集团(Blackstone)的乔纳森?格雷(Jonathan Gray),以及一些美国对冲基金界人士,包括Maverick的李?艾因斯列(Lee Ainslie)、Eton Park的埃里克?明迪克(Eric Mindich)、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和TPG-Axon的迪纳卡尔?辛格(Dinakar Singh)。华尔街的代表包括前财政部官员、现任职于贝莱德(BlackRock)的肯?威尔逊(Ken Wilson)和瑞德集团(Lazard)的加里?帕尔(Gary Parr)。此外,还有一些美国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出席,包括美国铝业(Alcoa)的首席执行官柯菲德(Klaus Kleinfeld)。



前来参会的多位美方客人认为,中国代表团传递出的讯息明明白白:如果你们国会(Congress)通过法案,将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我们会把你们碎为齑粉。因为你们的政府太难打交道,所以请替我们转达这一讯息。



随着欧洲和亚洲的经济增长放缓,寻找竞争优势变得尤为关键;推动经济增长的一种更为明显的方法是出口,而出口至少部分上依赖于相对较低的汇率。外界认为,中国是唯一试图压低汇率的国家,而中国强烈反对这种看法,认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在操纵汇率。许多中国人认为,美联储(FED)的一切“量化宽松”举措,都不过是在间接压低美元汇率。他们还认为,欧元被设计为一种保持德国工业竞争优势的方式,因为如果没有欧元,德国马克就会升值,如此一来,希腊和意大利(还有中国)的消费者就开不起时髦的梅赛德斯和宝马汽车了。



中国政府对自身的宏观调控能力越来越有信心,这也增强了它的那种怨恨感。其它各国担心随着中国制造业指数跌入负值,中国经济可能面临硬着陆的局面。随着劳动力成本上升,中国的出口机器不断减速,导致许多廉价商品生产商倒闭。住宅地产市场也在急剧滑坡。


而中国政府内部对此似乎不那么担心。90年代末期,亚洲其它新兴市场遭遇危机击,而中国安然无恙。近20年,日本经济节节败退。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显示,美国的模式存在很大的缺陷,其增长很大程度上依赖负债,而中国政府是美国的大债主。如今,随着欧洲步入衰退,很多中国人认为,本国的体系比所有竞争者都要优越得多。



放在以前,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会是个问题。在过去10年,中国新增1.15亿就业人口,为了创造足够的工作岗位以解决就业问题,中国需要保持8%的年增长率。但由于施行计划生育政策,中国的人口开始老龄化,人口条件的变化意味着,在未来10年里,新增就业人口将只有不到2千万。这也就是说,经济增长放缓不会给中国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中国已开始放松紧缩的货币政策,前不久调低了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这是三年来的首次。眼下,随着上述人口统计学变化,加之中国第一大出口市场欧洲的增长放缓,中国必须继续推动经济向内需驱动型转变。



近几周来的数据显示,全球经济呈现两极分化格局,最强的一极仍是美国,而非新兴市场、也(显然)并非欧洲。比如说,摩根大通(JPMorgan)调低了对中国经济增长率的预测,它预计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本季度的年率化增长为7.4%,下一季度为7.2%。摩根大通预测,新兴市场本季度和下一季度的经济增长率将仅为4%。摩根大通的经济学家们表示,这是过去10年间、除大衰退(Great Recession)时期以外的最低水平。



美国的经济状况之所以优于欧洲和亚洲,原因之一在于出口一直强于预期水平。美国受益于以下事实:欧元汇率仍维持在相对较高的水平,而这反映出欧洲的货币、财政和监管政策都比应有的水平更为严格。不过,人们预计欧洲各国政府迟早将扭转这些政策,而欧元兑美元汇率最终也将达到平价。



不过,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世界其它国家也别幸灾乐祸。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意味着其它国家接到的出口订单会减少,且(如午餐会上一些官员私下里暗示的那样)它们所发行债务的买盘也会减少。如果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对世界其它国家的影响,很可能要比对中国自身的影响更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