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拉美国家对欧美旧债主扬眉吐气 与中国拉紧手

今年11月25日,巴西总统蒂尔玛·罗塞弗视察本国船厂。

12月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展开了上任以来的首次拉美之行。她在短短一周内走访了秘鲁、墨西哥和巴西3国,向它们寻求帮助,希望这3个经济发展坚实、稳定的拉美国家出资帮助IMF,以控制不断加深的欧洲债务危机。估计没有人能料到,20年前还深陷债务危机、向IMF伸手要钱的拉美国家转眼之间扬眉吐气,在旧债主面前当上了“金主”。

冷对IMF“化缘”

上世纪80到90年代,拉美国家也经历了债务危机,经济停滞、通胀失控,这一时期被称为“拉美失落的10年”。为了减免债务,包括墨西哥、阿根廷以及现在“金砖国家”之一巴西等在内的拉美国家不得不按照世界银行和IMF的要求对国家实行结构调整和体制改革,数次“战战兢兢”地迎接债主的审查、一次又一次地被它们呵斥。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知耻而后勇的拉美国家20年后等来了别人“手心朝上”。

拉加德此次拉美之行安排得颇为紧凑。她马不停蹄地先后走访了秘鲁、墨西哥和巴西,面见了3国的财政部长和总统。秘鲁“讽刺家”评论网站描述称:嘴巴尤其“甜美”的拉加德女士表示她此行是为了向拉美这些从经济风暴中崛起的国家学习,希望“它们能给我建议及忠告”,难以想象上世纪的“颓废拉美”变成了今天的“救世主”。

拉加德在访问期间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IMF手持3900亿美元,但由于欧洲情况大大恶化,必须吸纳更多资金才能加强IMF应付危机的实力,进而为市场提供信心。而拉美国家拥有的7000亿美元国际储备对深陷危机的欧洲来说无疑具有致命的诱惑。对此,伊比利亚美洲组织秘书长恩里克·伊格莱西亚斯称:“史上第一次,拉美不再是个麻烦,而是出路。”

然而,拉美国家面对赞誉却不怎么激动。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在拉加德到访巴西前就明确表示“不准备直接给欧洲做贡献”。欧美国家当年的债主嘴脸让拉美国家无法忘怀,他们更愿意在“翻身农奴把歌唱”之后为自己争取实际的利益。作为拉美经济发展领头羊,巴西在2009年全球金融动荡时一跃成为IMF的债权人。当年,巴西向IMF提供了100亿美元的贷款,换取在IMF中更大的投票权。而这次拉加德到访,巴西和墨西哥虽均表示愿意用资金援助IMF,但不愿给出明确的数额,只是或明或暗地透露“援助数额取决于欧洲的态度”。正如巴西财政部长吉多·曼特加所说:“欧洲人应该端正他们解决问题的态度,他们已经耽误了不少时候了。”

拉美国家对欧美旧债主扬眉吐气 与中国拉紧手

上世纪80到90年代,拉美国家曾经历“失落的10年”,但经过一系列改革,已实现了经济发展坚实和稳定。(资料图)

共同建立“大国家”

就在拉加德拉美之行的同一时间,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全部33个国家的首脑和代表齐聚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宣布成立该地区史上第一个一体化组织——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以此建立一个排除欧美的“大国家”,加强地区内部交往,“抱团”抵御危机。

与欧盟不同,当今的拉美国家显得更有信心和实力共同平安度过这场金融风暴。拉美和加勒比地区拥有3380亿桶石油储量、全球第三的电力生产能力、全球第一粮食生产能力以及丰富的矿产资源。2010年该地区平均经济增长率达到4.9%,是全球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同时,地区内国家宏观经济的稳定性和抵御金融风险的能力比2008年更强,外汇储备充裕,完全有能力抵御新一轮美欧债务危机的冲击。

此外,最近10年来,拉美国家注重调整经济增长模式,严格控制财政赤字和债务规模,同时还积极推动投资和贸易对象多元化以规避经济风险。连IMF总裁拉加德都夸赞称,拉丁美洲目前的增长是脆弱性较低的可持续增长,“这种乐观的形势非常令人羡慕”。

对华合作进入蜜月期

面对欧洲和美国日趋紧缩的消费能力,拉美和亚洲、尤其是中国拉紧了手。拉美地区拥有5.5亿多人口,每年有5万亿的消费额;中国拥有13亿人口,“十二五”期间进口额预计突破8万亿,不用任何经济专家解读,拉美和中国都知道应该怎么做。

2010年,中国与拉美地区双边贸易总额1831亿美元,同比增长50.2%,创历史新高;2011年前8个月双边贸易额1533亿美元,同比增长33.8%;2010年中国对拉美直接投资首次超过百亿美元,达111亿,同比增长24%……这一系列数字显示出中国和拉美真正进入了“蜜月期”。目前,中国已经成为拉美最重要的进口国之一,拉美也成为中国部分进口资源的主要来源地。中国是巴西、智利的第一大出口市场,是阿根廷、秘鲁、哥斯达黎加和古巴的第二大出口市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