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航一飞院:大使馆被炸催生新飞豹等一批撒手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中国航空报图片)


这里是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


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中国定点的大中型军民用飞机设计研究基地。


国家利益,民族复兴。这里,承载着国家众多的使命、民族的希望。这里,创造记载了中国航空史上许多个第一。


2011年11月13日,一飞院迎来了五十华诞。


翻开岁月的影集,展现给我们的是一飞院人50年青云不坠的信念!


让我们一起去探寻一飞院过往的足迹,寻找那一个个不寻常的春夏秋冬。


上世纪60年代初,国际形势严峻。刚刚从硝烟中走出来的新中国,在许多领域还一穷二白,但以毛泽东为首的共和国第一代领导核心还是以深遂高远的战略眼光,作出创建我国独立完整的国防科研力量的决定,从陆海空武器到“两弹一星”,在提升我国国防体系的同时,构筑自己的强国地位。


1961年11月13日,一飞院的前身——国防部七院十所,一个海军特种飞机研究所在江苏省南京市应运而生。


从此,一支身着军装列入人民解放军建制的特种部队,以研制水上飞机、轰炸机、运输机为己任,朝着“富国强军”的目标,开始了攀登国防科技高峰的伟大长征。


建所初期,一飞院的前辈们经历了太多的坎坷。所址多变、归属多变、任务多变。他们辗转过城镇、驻足过乡村,1975年,才在荒草遍野的渭水之滨——阎良,扎下了深深的根。


“干打垒”的苦涩年华,“瓜菜代”的劳碌辛勤,还有那动荡无序困惑的岁月,纵然百亩荒滩野草凄迷,怎能挡住祖国奋发图强的壮志雄心。


时光,总是在小小的细节上扑面而来,像一位老人告诉我们这里的往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飞院老照片(中国航空报图片)


这些发黄的老照片,似乎还在向我们诉说着当年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这些为了崇高理想聚集在一起的前辈们,我们今天已不能清晰地一一叫出他们的名字,但我们知道的是,当一飞院的历史走过50年后,这瞬间的定格在时刻提醒着我们,不要忘记自己为什么出发,以及从哪里出发。


“创业艰难兮筚路蓝缕,山重水复兮壮心不已”。


短短十多年,一飞院的前辈们与兄弟厂所一起,干出了一件件带有开局性的“国防伟业”。


1963年,一飞院的前身一飞院组建“轰6工作队”,支援西飞公司,实现轰6飞机国产化,1970年,首架轰6飞机在阎良飞上蓝天,从此中国有了自己的战略轰炸机。


1965年8月,一飞院接受了一项国家重点任务:设计研制与核武器配套的两项重点工程。1966年5月9日,我国加强型原子弹爆炸成功。1967年6月17日,轰6甲型飞机挟持惊雷,扶摇凌霄,在我国西部某地上空成功投放了我国第一颗氢弹。其中一飞院圆满完成的重点工程功不可没。值得一提的是,1978年,这两项成果在全国首届科技大会上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


1970年,由一飞院测绘设计的运7飞机在阎良首飞成功。从此,中国有了自己的国产支线客机。


1971年,由一飞院改装研制的我国首架预警机在武功首飞,又经三年试飞攻关,宣告成功。


1975年,由一飞院改装研制的电子侦察机首飞上天,获得圆满成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飞豹”战斗轰炸机试验样机(中国航空报图片)


如果说,这一项项型号的成功是一飞院一步步成长的阶梯,那么,中国“飞豹”的横空出世,在标志着中国飞机设计结束了测绘仿制历史的同时,也让一飞院从此有了直挂云帆、风行万里的自信。


中国工程院院士 、“飞豹”总设计师陈一坚指出:“飞豹”的研制成功,标志着中国航空工业实现了从测绘仿制到自行设计的历史性跨越,在中国航空发展史上树起了一座丰碑。”


“飞豹”是在没有原准机参照的情况下进行全新设计的机种。


1977年,战幕刚刚拉开不久,就经历了大风大雨的考验,实际处于“下马”的状态。


三番两次的下马让一飞院的前辈们很受伤,但不屈的他们从没轻言放弃,他们坚信,祖国的领海、领空需要这样的进攻性飞机,祖国的需要就是他们最神圣的使命。


他们提出:国家要量力而行,但我们要有所作为。


一句有所作为,让一飞院在方案论证时定下了“20年不落后”这一设计目标。


克服了无数难以想象的困难,以一飞院为龙头的协作厂所,在各级军方组织和上级领导的支持、帮助下,突破了新技术一般不超过20%的设计禁区,创造了我国飞机研制史上多个第一。


一飞院原副总设计师詹孟权回忆往事:当时大家的想法就是要干出一架好飞机来,所以白天晚上连轴转很正常。加班都是自愿的。有的双职工孩子没人看,把孩子带到办公室,孩子睡在图板上,自己专心工作,孩子从图板上滚下来,这样的事情都发生过。加班是一分钱也没有的,当时大家也没想到加班费,只觉得这是自己的责任,是应该的。


有多少历史,就有多少疑问。


从燕子矶旁石头城中一路走来,是什么力量支撑着这支队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飞院工作人员(中国航空报图片)


一飞院后来总结,将支撑他们的这种力量,冠名为“飞豹精神”。概述为“报国、拼搏、求实、创新、团队”。这种精神来源于对祖国的爱,来源于对理想的献身,也来源于中国古典文化的传承。精神难得,坚守不易。


它是乱云飞渡时的沉着冷静,物欲横流时的甘愿寂寞,坎坎坷坷中的刚毅执着,大起大落中的心平气和。唯有对这份精神的坚守,才会有此一番作为。


1988年,“飞豹”飞机首飞成功。中国从此有了自己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歼击轰炸机。


1998年,经国务院、中央军委一级定委批准全武器系统设计定型。


1998年11月15日,中国“飞豹”在珠海撩开神秘面纱,从此享誉天下。


“飞豹”飞机荣获1999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


20世纪90年代初,以美国为首发动的三场战争为标志,第三次军事革命开始发端。


这次革命的显著标志是:空中力量时代的来临。


第三次军事革命来得如此迅猛,影响如此广泛,起点如此之高,以致于让落后的我们,颇有些“望尘莫及”的感慨。


1999年5月8日,北约的导弹精确地“误炸”了中国使馆。


这一天,痛心、愤怒、受辱的感觉席卷了整个中国,街上曾是旗帜的海洋,人们的脸上热泪奔流。


“落后就要挨打”,事实又一次露出了它残酷的面目。


本文内容于 2011/12/13 15:32:50 被战场雄鹰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中航一飞院:大使馆被炸催生新飞豹等一批撒手

空警-2000预警机(中国航空报图片)


台独走上了前台,东海、南海波谲云诡,一时之间,国际局势大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党中央、中央军委火速确定研制一批全面提升我军军事威慑力的“撒手锏”航空武器装备。一飞院责无旁贷地承担起“新飞豹”研制的光荣使命。


也许是初生时就与国家民族的使命密不可分,在一飞院的生涯中从来就没有什么平坦的道路。这是一个注定在困难和考验中九浸九泡、九蒸九煮,而淬炼成钢的队伍。


一飞院确定做国内“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全面与国际先进技术接轨,采用全机三维数字化技术虚拟装配,研制自主知识产权的综合航电火控系统。


今天的我们已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言语去描述那段岁月的艰苦卓绝,我们知道的是拥有“飞豹精神”的一飞院人最终按照自己的意志书写了历史,创造了中国航空研制史上新的纪录。


中国第一架全机数字样机在一飞院诞生了,同时一飞院打破了西方的高技术垄断,研制成功自主知识产权的综合航电火控系统。


当三维数字化设计终于取得突破性进展的那天深夜,攻关组成员那一刹那竟都像孩子一样蹦了起来,欢呼雀跃地满走廊报告喜讯:图出来了,图出来了!


这些为祖国的航空事业付出自己最美好的青春乃至生命的同志们,祖国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生命之歌、不死之魂,已装点了一飞院的行色,他们开创的道路,正在我们的脚下灿烂地延伸。


2001年3月的一天,法国巴黎。


一飞院工程技术人员正在达索公司学术访问。


当向法方展示了一飞院自行研制的中国全新的电子样机时,法方从总裁到每一位员工一起起立开始热烈鼓掌,总裁命令马上在公司门口升起一面五星红旗。


一飞院总体气动设计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王勇表示,当时确实很激动,过去一直觉得西方很牛,很神秘。但这一刻,我觉得在他们面前我开始有了自信,这一点对我们很重要。


当“新飞豹”研制取得突破性进展时,又一项具有全局战略性意义的重点型号研制重任向一飞院压来,这就是——研制空警2000大型预警指挥机。


1986年6月9至10日,以叙贝卡谷地大空战。拥有预警机的以方与没有预警机的叙利亚,两军两天战绩为0∶72,以方零伤亡。双方飞机在空中连一个格斗动作都没有做,叙机甚至都没有发现对手。


而在世纪之交由美国发动的三次现代化战争中,美军更是领风气之先,系统化地将预警指挥机的作用提升到更高层次,以之为系统核心对敌方进行着一遍又一遍的“电子屠杀”。


2000年戴维营会议,美国总统克


林顿向以色列总理巴拉克发出最后通牒:不许以任何形式向中国出售或提供帮助研制预警机!不能让中国人拥有它!


随后,屈服于美国压力的以色列撕毁了与中国签定的合同。


中央军委随即指示:研制部门要争口气,否则迟早要被别人卡脖子!


又是一场没有硝烟但处处又充满了火药味的艰苦卓绝的战役!


一飞院人上北京、赴长春、下当阳,用辛劳汗水换回工程的主动,三维数字设计,数据管理,网络传递,以信息化超越时间的羁绊。


这群饱含忧患意识的知识分子们将落后视为耻辱,他们不甘再过衔耻而生的日子,下定决心一定要让中国人拥有自己的现代化大型预警指挥机!


一飞院人用自己的智慧、汗水、意志换来了幸福时光。


2002年7月7日,“新飞豹”如同一头插上了双翅的豹子,奔跑中轻盈一跃冲天而起,圆满实现首飞。


2010年度,“新飞豹”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中航一飞院:大使馆被炸催生新飞豹等一批撒手

号称“空中小轿车”的通用飞机“小鹰”500(资料图)


2003年11月11日,在人们的屏息注视中,空警2000跃升蓝天。温家宝总理闻讯欣然批示:意义重大,特此祝贺!


空警2000荣获2010年度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号称“空中小轿车”的通用飞机“小鹰”500,被称为中国民用飞机“最后一颗火种”的支线客机ARJ21,也在一飞院的手中被托上蓝天。


2007年“和平使命”上合组织俄罗斯联合军演,“新飞豹”作为中国力量首度飞出国门,以其出色性能扬威域外。“新飞豹”还顺利完成了“和平使命—2009”上合组织联合军演和海军建军60周年会演任务。


2008年8月8日晚8时,当焰火流动如瀑布潮隐潮落,晶莹剔透的五环轻盈的飘然而上似有天外之音弥漫时,一飞院人比国人更多了一份幸福和自豪。此刻,空警2000作为顶尖装备,正保卫着中国的百年奥运之梦……空警2000飞机在我军多次重大军演中表现出色,获得军委领导和军方的信任和好评。


2009年10月1日,一个令人难忘的日子。


北京,天安门,晴空万里,一碧如洗。空警2000领航,“新飞豹”箭形编队米秒不差的飞跃天安门,接受了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全国人民的检阅。


如今一飞院令人心旷神怡,风景这边独好。鲜鲜亮亮的绿水翠地,丰丰满满的姹紫嫣红,细柳含烟,修竹俏立,徜徉其间,怡然,恬然,于是,心底便荡出几许清幽,一种亲切的美丽如水涌来……与当初曾经的流离失所、夹缝生存相比,时隔几十载,一飞院今非昔比。


今天的这里专业门类配套齐全,国内领先水平的大型综合试验室,西北地区最大的超算中心,功能完整的网络系统数据管理中心,主干万兆,桌面千兆园区网以及1000核高性能计算集群……建成了军民用大中型飞机、特种飞机设计平台、风洞试验和飞行试验数据库,形成了基于型号经验、现代数值模拟技术、风洞试验技术和飞行试验技术的气动力综合设计体系。在国内首次实现了飞机三维数字化关联设计、协同设计。先进的超临界机翼气动力设计技术,重载长寿命大型结构件设计技术,结构快速优化设计技术,复杂空间机构设计技术,先进电传飞行控制系统设计技术,全机有限元应力分析技术,基于知识工程开发的强度自动化设计平台,歼击轰炸机、运输类飞机、大型预警机等综合航电火控系统、大功率、高可靠性机电系统设计技术,建立了满足飞机研制需求的全数字和半物理的仿真试验环境,建成了门类齐全的试验室。50年的历程,一飞院积累了丰富的军、民用飞机设计研究经验,先后取得国家级科研成果21项、省部委级科技成果267项,获得国家发明专利377项。


还有他们,这些行业内的专家,科技的领军人,他们的身上,闪耀着一飞院蓬勃的生命之光。


人才强院,用事业造就人才,用文化凝聚人才,用创新吸引人才,一飞院,为每一双想要飞翔的翅膀创造了广阔的天地


在集团战略指引下,一飞院聚焦战略,开始实施“四个转变”战略构想:深化由单一事业型经营向高科技产业化经营模式转变;深化由任务型向技术型创新能力型研究院转变;深化管理模式由被动跟进式向未来导向型转变;深化文化建设由战略支撑向战略导航转变。树立“全面客户观”,一飞院实施了以IBSC作为顶层架构,以流程再造、知识工程,多通道成才为支撑的一体化管理创新工程。开始全方位优化配置资源,快速提升员工技能,苦干实干,全力保


住了一个个型号研制节点。国家重点项目等多个重点任务高速推进,同时继续加大预研工作力度,探索采取适当组织模式,高效突破一批未来关键技术,确立竞争优势。


中航一飞院:大使馆被炸催生新飞豹等一批撒手

进行试飞的ARJ-21支线客机(中国军网图片)


“寓军于民,分业经营”,一飞院在军民机线进行不屈不挠奋斗的同时,大力发展民品和第三产业,形成“一体两翼”的大发展格局,自有经济产值,规模年年递增,全院综合实力大幅提高。


强国梦,傲苍穹,惠民生,今天的一飞院已然有了胸容百川,气吞八荒的气象……


从运7到“飞豹”再到“新飞豹”,空警2000,国家重点项目……


时间有了变化,一飞院的速度也有了变化,这速度不正是今日中国航空工业的速度么?


历史的长河中,冯如、徐舜寿一代代航空伟人走过,他们有着共同的信念:航空救中国。如今,伟人已成为永恒,这方土地上的莘莘后辈们也有着共同的理想:航空报效国家。


“飞豹”文化建设已将“航空报国,强军富民”的宗旨熔铸在一飞院人的生命之中,成为一飞院生命中最根本的以前从来。


从诞生的那一天起,一飞院就在国家领导的关怀,嘱托和期望中成长,就在各级领导一如既往的关爱、支持、帮助中壮大,如此,才成就了这一番番事业和今天的天地。


温家宝到一飞院考察时对航空人寄予厚望:你们的身上肩负着国家的意志,我衷心地希望你们勇敢地把这个担子挑起来!记住,用百折不挠的精神和钢铁般的意志来完成和实现它!


林左鸣亲切勉励干部员工:既是航空人,就知责任重!既做新装备,就得多辛苦!


在国家、民族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在这里迎难而上。熟知历史的人会明白,我们过去曾遇风浪,我们的前方依然会有风浪。但,总有一种力量能带领我们破浪前行。


今天,我们是幸福的。一个航空工业生机勃勃的春天正在我们怀抱之中。伴随着国家的昌盛,民族的复兴,承担着多项国家重点任务的一飞院,全面贯彻集团战略,在“四个转变”的战略构想下,再造管理流程和技术流程,实现研究院战略转型和能力转型,一飞院,正走向更加辉煌的明天!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