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地方政府债是悬在大盘头上的利剑

指数连连下跌,

跌得我们大多数小散都情绪稳定地爬下不动了。

跌得有些放别人鞭炮从不心疼地机构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跌出了全球倒数第一的奇迹。

跌到了”王”顾左右而言它了。

利空的消息很多.

比如外围经济衰退的说,外围经济衰退对我们是利空的话,那它没衰退时的利多,我们为什么没有感觉到呢?这显然于理不通,于是,我们自嘲般地补充了一个说明叫”跟跌不跟涨”,自己骗骗自己。

同理,如果热钱出逃发引发了没完没了下跌的话,那么热钱进来时应该有的凶猛涨势又在哪里呢?热钱进来时,让媒体忧心忡忡。热钱出走时,又让股市心痛不已。

媒体的神经有点错乱了,正反两方面的消息,只要跟股市搭界,都可看作是利空的了。外围经济形势好,对我们来讲是利空的,因为我们除外税收外,也的确没有别的什么理由敢与外围同喜的。外围经济形势不好,会带动A股的下跌,对我们来讲又是利空的。本来我们的经济形势就欠佳,再被人家一带,那还了得。不跌出个世界第一来,我们自己也会觉得难为情地。

房地产好的时候,怪其吸聚了资金,利空股市。现在房地产也爬下不动了,据说有一部分资金也已离场。但是这批资金也没有迹象要转进股市里来而让大盘戒跌。所以,A股一定是有其它什么隐患,吓住了大玩家们,不敢冒险进股市。

还有大小非的说,大小非者,一不傻,二不穷。我们凭什么认定大小非者一定是因其成本低,所以越跌越会抛的呢?大盘涨势时,谁也不记得有什么大小非了。大盘初跌时,也不关大小非什么事。只有大盘深跌时,才考虑该由大小非同志来承担一下责任,这说法的目地,是为我们的被套后,自己寻找一些自慰的理由。不是我们不会做股票,而是因为大小非的成本太低了。

股市中真正用闲钱炒股的人,在股市太惨的时候忍痛割爱的概率是很小的。与之相反,站在一年后的角度上看,现在也许是真正闲钱该进场的吋候了。或许现在进场还有被套的风险。但是又有谁在”998” 和”1664” 点时发过并引起共鸣的”见底进场”的贴子呢?巴菲特也没有过在绝对底部时进场的案例。当然,那老鬼子也是从来不割肉的朋友,因为人家的资金是真正可以放好几年的闲钱。

跌,就跌了。输也要输了潇洒地。把责任推到大小非身上无意义。普通大小非也不想跌,该走的,早就在走。不会等到跌惨了,才想起来要走的。更不会存心等到跌惨时才出来砸盘。大小非的钱不是桔子皮做的,和我们的钱一样,大家都很珍惜的。

还有猛发新股的说,这话极有道理。但是这话题绕不过其中的”温室树” ,太敏感了。民不知,猜无益。

猛发新股,绝对影响着大盘的走向。但只要一停发新股,这个利空马上又能转化为利多了。能够轻易化解的利空,就不会是股市中最可怕的利空。

按社会常理,重大事件中的表面理由,往往是为了掩盖一个隐蔽的理由而存在的。由此而推论,除了现有的理由外,可能还会有一个隐蔽的理由在影响着A股的走势。或者说,有一个较大地利空,可能在今后的若年中会长期地影响股市。而又正因为影响程度的不确定性,这才容易抅起人们心中的忐忑。夏时雨\来得猛\去得快,雨过了无痕。唯有连绵不断地秋风秋雨才常常愁煞人。

中国股市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有上涨的理由,也都有上涨的可能。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大盘很难走出稍微有点腔调的涨势。

我们假设一个画面“大盘上扬,万民同乐。一旁的政府官员却为还地方债而发愁”。这情景可能出现吗?

窃以为,地方政府债将是悬在A股头上的一把利剑,这把剑要掉下来的概率越来越大了。

地方政府债刚被提及时,着实让人吃惊不小。人大付委员长成思危甚至认为地方政府债可与美国的次贷危机相提并论。美国的次贷危机在全球造成了什么影响,我们还没忘记。当我们也有了相同级别的危机时,能轻易快速化解吗?那么大的洞洞,能从哪里弄些肉去补呢?

地方政府拥有大的低成本资源有襾个,土地和大盘股的股份----没有,可以”融”。

谁最有合法的资格可以”融”------政府。谁肯定不需要承担”融”以后万一时的责任------官员。

现在我们才明白”融” 是为谁制定的工具。这是一把暗藏倒刺的工具,民间人士使用时,发生万一的话,倒刺会让使用者后悔一辈子。而官方人士使用时,即使也发生万一时,也不用担心倒刺会伤手。

土地方面基本上没花头了。那只有请股市帮忙拉一把了----对于急需要用钱的地方政府来讲,还有什么地方能比从股市更快更容易弄到钱的呢?从股市弄到的钱,固然不能一下子补平洞洞,但起码能让在任地方官员喘口气。何况洞洞也不是一定需要在2013年前全部补平的。假如2013年前一定要补平的话,那就可能只好杀鸡取卵了。

地方债将重创股市是一个不带意识形态的假设(其实,这版面谁也无意带意识形态的说话)。

或曰,地方政府可以发行债券来补洞,未必指望股市。问题是债劵到期时,拿什么还,还是不解决问题。而从股市里弄出来的钱,有些是不需要还的。现代官员,有贪淫的,没有糊涂的。哪里的钱最好弄,他们心里早就有谱了。

这个假设如果成立的话,股市可能要拿出三\四倍的对应资金去补洞(除了补洞,还要考虑到同志们的开销\费用\损耗\利润) 。

第一批要补的洞洞也并不一定大,对大盘也不会造成直接致命伤。但会让机构产生越想越担心的不良后果,而机构的情绪又会影响着大盘的走势。

解决地方债,中央给地方再好的政策也无济于事。因为那洞洞必须要用真金白银去补的,而且还受时间的约束。

2013年前,只有平掉一部分地方政府债后,政府的形象和可信任度才能勉强地继续保持光辉。思前想后,现在也只有股市有能力对解决地方债献上一片不得不献的爰心。女人被强奸时,替人家戴套套时的心情,我们很快会相似性地感觉到的。

地方政府债,现在谁也不提不问了,好像没亊了似地,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说明地方政府已想好了从哪里能割到一块肉来救急的办法了。而机构们也似乎明白地方政府会在哪里割肉,也明白自己现在应该做些什么亊。

A股在一定范围内的涨跌是不需要什么特殊的理由,但是超出相当的幅度时,就可能与经济层面以外的理由搭界了。比如为什么会上6000点,在经济层面上,很难找到它的必然性。

-------------------------------------------------------------------------

地方政府债是悬在大盘头上的利剑,是一个毫无依据性的假设,没有任何数据和资料的支持。纯碎是因为”动不了”后的无聊而产生的胡说八道。

昨天,跟朋友小聚闲聊时,扯到鬼魂事上。人怕鬼,因为吃不准鬼到底有多厉害,其实鬼在哪里,谁也不知道。

由此,而联想到机构现在到底在害怕什么呢?如果有一个莫须有的利空会是什么呢?于是就写了这乱哄哄的帖子。


本文内容于 2011/12/14 14:05:37 被海湾乌托邦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