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银广夏重整存在明显问题。”一位来自湖北的小股东任女士表示。


2010年9月,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银广夏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并指定以宁夏国资委主任黄宗信、副主任陈银生担任管理人小组组长、副组长。12月9号,地方法院强裁,不“避嫌”的关联利益方宁东铁路提供3.2亿重组资金入主银广夏。旷日持久的*ST广夏重组尘埃落定。


在管理人公布的重整计划草案中,银广夏将剥离现有全部资产,重组方宁东铁路将提供3.2亿元的资金,并承诺通过定向增发等方式向银广夏注入净资产不低于40亿元的优质资产,且重整计划完成后上市公司连续三个会计年度净利润合计不低于10亿元。


这样做的前提是,银广夏全体股东按照一定比例让渡其所持股份。其中,浙江长金实业有限公司(或其受让人)让渡70%,其余股东持股数量在50万股以上的部分让渡18%,50万股以下(含50万股)的部分让渡12%。全体股东共计让渡10043.02万股股份,平均让渡比例为14.6%。


“我们不能接受的就是必须让宁东铁路进行重整,前段时间跟黄宗信在北京见面的时候还说有宁东铁路、丰源煤业等四个备选,最后却把另外三个全否决了,只选了宁东铁路。铁路股票什么价?煤业股票什么价?这样的重整方案我们要遭受多大的损失?”任女士说。


业内人士分析,按照宁东铁路三年10亿元净利润承诺以及增发后的总股本计算,银广夏未来每股收益在0.22元左右,由于大秦铁路、广深铁路等铁路股目前的市盈率均不足15倍,即便按15倍的市盈率来估算,其复牌价格也仅为3.5元/股左右。“即使不算时间成本,我7元/股的成本加上需要让渡的股份算下来也差不多要8元/股,5万股股票复牌就要跌去20多万元,今天一起来的有人还持股50多万股,这一下就是200多万元,普通百姓谁能接受人为造成的这么大损失?”任女士说。


在股市如此低迷的情况下,与铁路股相比,煤炭股的想象空间确实也更大一些。以大秦铁路和大同煤业为例,前者一年来的最高价为9.41元/股,而后者为22.15元/股。目前,银广夏中小股东维权委员会正在努力筹集10%的股份持有者,以便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