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虎将许世友的十杀令:直接杀到谅山城下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79年初,我所在的部队从中原急急开赴中越边境,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在边境线上,全连集中在一起,由指导员张世伟宣读广西战区司令员许世友的十条战场纪律。当时我是步兵班长, 30年过去了,依稀还记得许司令十条战场纪律的大部分内容:




不前者,杀!




临阵怯逃者,杀!




延误战机者,杀!




投敌叛变者,杀!




泄露军情者,杀!




违犯战场纪律者,杀!




... ...






用刀子杀!




十条纪律,嘎嘣响,没一个余字,没丝毫回旋余地。犯了那一条,都是死路一条,而且是“用刀子杀!”




指导员在宣读这《十杀令》时,全连鸦雀无声。直到结束,排长喊“向后转、跑步走”的口令,平时整齐的步伐变得有点乱,我想那是士兵们的思绪还没从震惊中平定下来。




许世友是什么人?




是抡着着大刀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的天兵天将,是冷热兵器混杂时代的关羽。




他许世友绝不怕死,他的士兵,当然也不能怕死!许世友打了败仗,会提着头去见毛主席,也要求他的部下打了败仗提着脑袋去见他。




作为指挥我国迄今为止最后一场战争的指挥员,若不下达《十杀令》,就不是许世友了。








... ... ...




攻克谅山剑指河内



守卫谅山的是隶属河内第一军区的越军第3师。这支部队又称为“金星师”,1965年9月组建于越南南方,取名为“金星师”,意为南方的一颗金星,象征胜利之意。在抗美战争期间,该师是越军在南方对美军作战的主力师。在越军中,除组建于五十年代抗法救国战争中的312、316、304、308等历史最悠久的头等师外,便数这个第3师了。第3师下辖2团、12团、141团、炮兵68团,其中12团曾获“英雄团”称号,擅长进攻,能打近战、夜战,在与美军作战中功勋赫赫。141团则能攻善守,曾获越南”人民武装力量英雄”称号。




第3师从上到下,兵骄将傲,曾喊出过“打到友谊关吃早饭,打到南宁去过春节!”的狂言。但正如兵家所言,骄兵必败!越3师出师不利,在同登挨了我五十五军狠狠一拳,在同登地区的所谓“英雄12团”没有逃脱覆灭的命运,基本被彻底歼灭。其余主力1万余人猬集谅山,企图利用谅山周围的险要地形,大量的明碉暗堡溶洞岩穴,与我军决一高下。



谅山正面,只有一条经同登向南至谅山的公路,周围则尽是山地丛林。越军第3师将主要兵力摆在了谅山外围的各个山头高地上,俯瞰公路,形成密集的交叉火力。若我军机械化兵力通过公路经达谅山,越军凭险据守,张网以待,会给我猛烈击,越军正是打着我军自投罗网的如意算盘。




我军要攻克谅山必须另出高招,让越军的希望破灭。




2月27日清晨,谅山战役开始。东集团军首先进行10分钟的火力急袭,然后兵分三路,以一六三师四八七团猛攻扣马山,四八八团进攻四一七高地;一六四师四九一团直取巴外山。当时整个谅山周围大雾弥漫,天上又下着细雨,能见度很差。



我军在坦克引导下发起冲锋,步兵跟着坦克逐次跃进,不断向纵深插入。越军集中“冰雹”火箭弹和高射机枪进行火力打击,关键时刻,我军炮兵进行了纵深炮击,以密集弹着点开辟进攻道路,同时发射大量燃烧弹,为茫茫雨雾中的坦克指示攻击目标。进攻部队也改变了打法,将密集队形组成不同梯队,以营为单位,采用班、排疏散队形,交替掩护,多路攻击。炮兵观察所紧随步兵前进,随时为炮兵提供射击坐标,呼唤炮火支援。步兵每攻下一个制高点,便发射信号弹,炮兵部队则立即进行向上200米火力突击,将越军的下一个火力点置于火网之下。然后,步兵再发起冲击。这样,我军像梳头一样密集推进,拔点攻击,一个个打掉了越军的火力点。



激战至2月28日,谅山外围防御要点基本被全部扫清。我军队从东、北、西三面直逼谅山市区。越军统帅部举棋不定,既没有使用预备队增援谅山守军,也没有下令三师撤退。越军迟迟没有调动预备队进行反攻,仅靠谅山孤城的守军是无论如何挡不住我军进攻脚步了。然而谅山又太重要了,失了谅山,越南首都河内就将直接面临兵锋之下。因此,“金星3师”只有负隅顽抗孤注一掷,在此作最后一搏,实现其豪言壮语与谅山共存亡了。



攻打谅山之前,许世友指示军区司令部:告诉东集团再接再厉,坚决夺取谅山市。




他特别指出,谅山是越南首都河内的北大门,非常重要,是要塞性质,工事坚固,又有山洞。要先用炮火突然猛烈地轰击市区,把军事建筑彻底摧毁,打出国威,打出军威。




他决定打谅山依然用打同登的办法,集中猛烈炮火摧毁敌人的各种设施,大量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而后再用坦克、步兵突击。



3月1日上午9时30分,许世友一声令下,东集团集中军直炮团、163、164、165师炮团、炮26团合计二十多个营的300余门火炮猛烈轰击谅山,急袭30分钟发射炮弹一万余发。地动山摇,房倒楼塌!谅山市顷刻间变成一片火海。刚刚盖起的越军营房顿时化为平地、城内坚固的军事目标被摧毁、弹药仓库连续暴炸,变电所、邮电大楼、公安厅等建筑被打得千疮百孔,整个供电系统被摧毁,联系河内的通讯中断。



号称王牌的越三师用无线电明话向河内呼叫:“敌人从上午8时30分(河内时间比北京时间早一个小时)开始炮击,火力非常厉害,简直不可想象,炮声隆隆,从未见过这样猛烈的炮火,炮弹一直不停地轰,数不清有多少发,所有的道路都被他们封锁了,我们简直无法抵挡,要撤退只有爬山。”



随着最后一发炮弹落地,五十五军兵分数路,以一六三师为主攻,其四八九团主力沿铁路向谅山奇穷河大桥实施主要突击,一部兵力沿铁路西侧展开向谅山北市区攻击;四八八团沿279高地向奇穷河大桥攻击前进,协同四八九团歼灭铁路以东、谅山以北地区之敌。一六四师和一六五师则紧靠一六三师左右两翼协同进攻。越军3师依托防卫阵地节节抵抗,猛烈程度堪称空前。



许世友听到情况汇报,明确指出:打这种地形的敌人,不能用野战战法,而应用攻坚战法,严密组织发挥直瞄火炮的威力,直戳敌人的山洞,步兵分成小组,使用手榴弹和爆破筒,夺取敌人阵地。




东集团连夜调整部署,要求四八八团坚决以攻坚战法攻占谅山北市区,四八九团歼灭大小石山之敌,控制奇穷河大桥。一六三师也迅速做出决定:四八八团首先夺取279高地,然后直插大桥头;加强四八九团85毫米加农炮1个连、高射机枪1个连、152加榴炮1个排,主力沿铁路西侧向大小石山攻击,另以一部兵力直插大桥头,断敌退路。并指示该团把坦克和直瞄火炮前推至距敌500—800米处,实施抵近射击,掩护步兵小群多路从侧翼接近,用打、炸、烧的方法将敌人消灭。



2日清晨,我炮兵群实施了10分钟的火力准备。随后,四八九团采取“穿插迂回,顽强攻坚,各个击破”的战法,二营主力沿铁路、公路直取谅山大桥;一营配属二营六连向小石山发起攻击,于9时45分占领了表面阵地。团指即令二连肃清残敌,六连向大石山东南侧迂回;一连由北向南攻击大石山,三连直插其防御要点三青洞。三青洞,原是谅山市西郊的一个疗养胜地,绿草如茵,山清水秀。在此驻扎的越军第二团团部和一个营,利用这里“深邃曲折,洞洞相通”的有利地形,硬是把三青洞修成了一座碉堡群。我指战员在猛烈炮火掩护下,将一个个炸药包、爆破筒塞进洞里,刹时间,烟火冲天,山鸣谷应,崩塌之声,不绝于耳。洞中越军死的死,伤的伤,有的憋得喘不过气来,惊呼着刚挤出石缝,就被我活捉。11时许,我四八九团攻占大石山。四八八团则攻占了279高地,随即以二营搜剿残敌,三营直插谅山大桥,肃清了大桥以北地区之敌,在奇穷河北岸转入防御。



一六四师和一六五师也突破谅山市区。其中,一六四师四九一团三营直扑谅山省府大楼。城南高地上的越军以密集火力封锁了路口,炮弹爆炸声震耳欲聋。八连七班长谢中清带领全班,在越军火网中灵活跃进,仅用5分钟就冲入了省府大楼。谅山市省府大楼的办公室里硝烟弥漫,火光熊熊,一片狼藉,省府官员们南逃时丢下的大印摔在屋角,文件、纸张随风乱飘……



紧接着,四九一团又攻占了谅山市公安局、国际旅行社、奇穷河大桥……。谅山市北区已在我军牢固控制之下。



谅山市分为南北两片,奇穷河以北是新市区,以南是老市区,我军攻克谅山市北区,占领了省府大楼。越南政府肉烂嘴不烂,此时却通过宣传工具向全世界宣布:“中国军队没有占领谅山市!”“谅山市坚不可摧!”



许世友听到这个情况后,坐在作战室里深思着:按照军委的意图,我们对越自卫还击是惩罚性的,是有限目的的行动。拿下谅山市攻占省府大楼,歼灭越军第三师就达到了预定目标。现在越南向全世界宣布,我军没有占领谅山,好像我军无力攻克谅山。在这种情况下,我军应该攻克南市区,戳穿越军纸老虎原形。但这必须请示军委。事有凑巧,正在这时军委发来了“争取自卫还击作战的更大胜利”的指示,与许世友的想法不谋而合。许世友看过电文,高兴地告诉司令部:“通知东集团,准备打过奇穷河。”并命令司令部迅速拟定打过奇穷河的作战计划。



广州军区前指连夜拿出了作战计划,并通知各参战部队勘查渡河地点,准备渡河器材。并命令炮兵向前推进,准备支援步兵、炮兵的火力计划;通知后勤补充弹药和物资。



许世友看了作战计划后说:以命令形式发给有关部队。各部队要奋勇前进,打过奇穷河,占领南市区以南一线高地,向南再进五公里,造成对河内威逼的态势!




本文内容于 2011/12/13 14:05:36 被小编a12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